舊瓶新酒貴醇醲─新事物入舊體詩之我見

•何瑞麟•

  自序

  舊體文學研討,範疇甚廣。“舉凡詩詞駢散,函札序跋,政論遊記,小說戲曲,代有製作,宜登大雅。”(摘自第二屆香港舊體文學國際研討會邀請函.第一號通知)拙論涉及的,主要是舊體詩作,及其吟詠新事物的港人作品介紹。所介紹的港人作品,多屬近(今)體或格律詩的範疇。其中又以自我作品介紹居多。原因之一是,本文作者孤陋寡聞,新事物入舊體詩的港人作品,坊間所見不多;二是既然辱承王晉光教授之提點,寫新事物入舊體詩之我見,行文為切題旨,唯自“現身說法”,在下獻醜了。
   舊體詩難寫,人盡皆知。更何況是,舊詩新題!難上加難,可想而知。難!難!難!卻非高不可攀。欲攀登高通達天塹,自有蹊徑可尋。形象關聯,是首要蹊徑之一。
   形象關聯,是指人,事,物的形象關聯。例如:唐.賀知章回鄉偶書其一: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詩寫少小離家,老大始回。鄉音無改,鬢毛已衰。兒童相見,兩不相識。笑問訪客,從何處來。大半世紀闊別後,眼前故里之變化大矣。其所生之悲情,用一“笑”字作反襯,極盡“神肖”功能(“笑”之前,曾先後用過“借”,“卻”,都不神肖)。全詩四句二十八字,字字都與“人”相關聯:集形聯,意貫,音諧,神肖,四美渾然以成名篇。

  回鄉偶書其二:

離別家鄉歲月多 近來人事半銷磨
唯有門前鏡湖水 春風不改舊時波

詩寫離別家鄉,虛度了歲月苦多。近來人事,過半都已銷磨。唯有門前鏡湖,永照舊時流水。春風不改,皇恩浩蕩之波(鏡湖一地,是唐玄宗賜與賀知章還鄉養老之恩業)。久別家鄉,一旦回來後,見人世各種事情,都起了驚駭的變化;這一變化所繫之悲懷,襯以比喻皇恩浩蕩的永恆湖水春波,是形象關聯手法的又一體現。如此虛,實相對沖所生的形聯與神肖畫面,比起“其一”全由實景所生的來,就顯得大為遜色。
   至於詩所言之志,“其一”久客傷老;“其二”物是人非,當然也以前者為佳了。
   說到詩的境界,賀絕兩首都有,但以“其一”最為別出,口碑後世流傳也最廣。
   詩人靈感觸發,主意隨之,作全盤佈局之時,首先要考慮的,也是形象關聯問題。他在遣用單字或詞組(舊稱此為“煉字”)的格物求同覓對過程中,會一再權衡取捨,務求使“形”與“意”脫鉤,故有方家稱此為“去意法”。例如:他取了下列單字或詞組入其詩:山翁(山中的醉翁),酒巵(酒杯),霜天(霜飄天時),白菊(白色的菊花),堦墀(臺階周遭),泉下(流泉之下),樽前(酒樽之前),漢臣(漢朝的臣子),苜蓿(餵馬草料之一種),楚客(楚國的人客),江蘺(香草之一種,也作“江離”),郎君(僕從對主公之子的敬稱),行馬(官署前所設,用交叉木條製成,攔阻人馬通行的木柵,類似今時交通警察所設置而稱為“鐵馬”的路障),東閣(東面的樓閣)。
   所謂“去意”,是指去掉單字或詞組出現在辭典中第一或首要定義以外的含意,以便將所有取用的單字或詞組,通過格物求同覓對精巧工序,構成形象關聯純畫面,例如,上述名/實詞,帶著括弧中的含意(即辭典中出現的各自第一或首要定義),再與一定數量的動/虛詞以及其他有關單字或詞組相配合,終於作成了七言律詩一首如下:李商隱九日

曾共山翁把酒巵(1) 霜天白菊繞堦墀(2)
十年泉下無消息(3) 九日樽前有所思(4)
不學漢臣栽苜蓿(5) 空教楚客詠江蘺(6)
郎君官貴施行馬(7) 東閣無因得再窺(8)

由以下注釋可見,此詩作者李商隱,形聯工夫極盡講究之外,意貫造詣也冠絕群倫。
    ──注──

   (1)山翁,指晉.山濤之子山簡。簡鎮守襄陽,常遊高陽池,飲酒輒醉。時人歌曰:“山公時一醉,徑造高陽池。”於是,“山公”便成了山簡之代號。這個山中醉翁,李商隱特意借來指他的恩公令狐楚,形象關聯(飲酒有對手,不醉無歸也)之後,便是意象貫徹(山簡與令狐楚同是隔代社稷重臣)。酒巵(酒器),“巵”,一作“時”。“曾共山翁把酒時”也通。“曾共”時賢主公令狐楚“把酒”言歡,士子李商隱何其恩幸哉!這是意貫的又一層次。
   (2)霜天白菊,飛霜漫天,白菊盛開,重陽佳節即景,用點詩題九日,又應了晉.陶淵明“重九當日飲菊花酒”的傳統風尚。這是形象關聯純畫面層次。加以“繞堦墀”,“霜天白菊繞堦墀”,是說:傲霜白菊漫繞著愛菊(士子義山)之人(即令公狐楚)的府內堦墀;其老師對弟子悉心培育的含意不在話下─意象貫徹的更深層次。李以白菊比自己,冀能得府主重用。
   (3)十年,謂府主令狐楚死落黃泉下,至今已過了十二年,一直全無消息。
   (4)樽前,在形象關聯畫面的佈局中,回顧第(1)句的“─把酒巵”。此第(4)句中的後三字“─有所思”,前瞻第(5),(6),(7),(8)四句二十八字的情景,可謂筆力千鈞也。同時,一任讀者浮想聯翩。
   (5)漢臣,指張騫。詩中惜指李之恩公令狐楚。苜蓿,植物名。張騫出使西域,帶回苜蓿種子,植於上苑離宮之畔,長成後供作餵馬之飼料。“栽苜蓿”,喻有功於國。
   (6)楚客,原指屈原。江蘺,香草名。離騷:“扈江蘺與薛芷兮,紉秋蘭以為佩”,古多以香草喻君子。扈,被。
   “不學漢臣裁苜蓿,空教楚客詠江蘺”兩句,照字面看,就是形象關聯純畫面的情景。但就其寓意所在看,那就迥然不同了。即:少主呀,少主!你為甚麼不學令尊翁那樣愛護和培育人才,以致使像我這樣的人才流落荒野,就如古時失意的屈原,白白地在楚湘唱著以香草比喻君子的離騷!江蘺,據當今李商隱詩注釋權威鄭在瀛教授之高見,此“江蘺”者,“將離”也,即義山造訪少主令狐綯,被拒於門外後,投詩九日,即將離去,永不再見之意。因讀字諧音,並結合李商隱當時處境,有此聯想亦無妨(當時他正預備入武寧軍節度使盧弘正幕府掌判官一職)。此外,楚客,也可理解為“令狐楚的門下客”,即指李商隱本人。留意一點:“一離”與“一蓿”,從形象關聯角度看,不可相對,儘管江蘺也稱江離,此乃為詩佈局有違格物求同覓對原則之故也。若不論押韻與比興,捨江蘺或江離而取川芎,對苜蓿成聯,豈不更佳?據鄭在瀛教授考證,川芎,是江蘺或江離的又一名稱。九日頸聯“不學漢臣栽苜蓿,空教楚客詠江蘺”,還可從意貫的角度向更深一層探討。苜蓿只不過是西域馬草,也能千里迢迢來到中原,堂堂正正進入漢宮內苑,在備受呵護與栽培下生長年年;而江蘺的命運就差矣!這棵有君子美譽的香草,竟然和我一樣流落湖南之江,滿懷離恨無人援手說也徒勞!少主呀,相國大人呀!您就這麼狠心下去,不肯薦拔我上京替朝廷建一番功名大業嗎?
   (7)郎君,指令狐楚之子綯。官拜卿相,故言官貴。施行馬,達官貴人的身分象徵。“一馬”與苜蓿,隔句遙相呼應,又一幅形象關聯情景。
   (8)東閣,宰相招致款待賓客之所,招賢納士之所也。
   (7),(8)尾聯二句,言少主令狐綯一朝飛黃騰達,貴為君側紅人,門高狗惡,連舊僚屬如李商隱者,都不屑一顧矣。李叩而不見之餘,感而為詩。著“思”與“窺”二字,極神肖之能事(怨慕交錯之絕唱)也。

   李商隱九日,是一首唱絕千古的怨詩。他能把這首七律,寫得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全憑其耍弄於掌股間的形聯,意貫,音諧,神肖四美融為一體之絕妙工夫。此等絕妙工夫,與其前輩賀知章的如出一轍。至於其他個別絕技,林林種種難以盡說。千方百計無一不由四美渾然一體之竅門衍生出來,包括李白,杜甫之作品都不例外。
   今人舊體新題詩,也和古人舊體一樣,都要寫到能讓讀者一看便大為感動,此乃四美渾然一體之藝術功力所致;有了這一大前提,詩作即使在典故方面,有待注釋後方始一一理解透徹,也不影響它作為可讀,可吟,可傳的佳構,而富有時代特色的文學價值。
   下舉為例之港人詩作,管窺一斑成就。醇醲名釀,出自王陳妙手。何拙沾香,庶幾舊瓶新酒。

  舊瓶新酒佳釀,別出醇醲之香;新事物入舊體詩,合付淺斟低唱。醇醲如何別出,可問酒翁;斟唱所以合付,請教詩宗。
   前朝文學,至其體制待更,後代稱為舊文學,因新文學已誕生。
   我國韻文情景,源自詩經。其後楚辭漢賦,古詩樂府,六朝駢散,唐律宋詞,元曲雜劇,明清戲曲,三千年遺業,體制各饒特色,言語音聲,一脈相承。歷朝主流作品,若視前者為舊,便唯後者是新。前舊後新,無妨兼容並蓄,取捨由人。諸如駢散入唐,已成末造,反復大行其道。唐律宋詞,有清一代,蔚然又放異彩。
   古人玩句,言傳意會。新舊事物,俱能成其佳趣。宋事可吟唐律,清物猶唱宋詞。往往出口成章,令人過目難忘。古人吟事,輕而易舉。乃因封建社會,上行下效之故。更藉科舉昌興,助長其盛。
   至清光緒三十一年,科舉終於廢除。隨後反清滅虜,初成民國政府。繼而列強兵臨,歐美思潮入侵。時逢五四運動,文言不再通用。的了呢嗎,取代之乎者也。齊標榜新文化,萬眾爭誇。從此社交應酬,講寫流行白話。
   曾幾陵遷谷變,勢易時移。舊體文學建樹,多被連根拔起。剩有唐詩宋詞,有待回復新機。
   今人將新事物,如同性戀IDD,都詠入舊體詩,風馬牛求相接,實在太不容易。
   事不易為,非不能為也。由實踐作見證,其志可嘉。惟舊詩新事同箋,也須符合兩大條件:
   (一)以格律為圭臬;1
   (二)渾然四美成篇。2
   條件(一)最為重要,(二)則關乎藝術指標。依此條件成篇,雜見新舊語言。新不違舊傳統,舊能表新觀念。兩相映襯,乃情理所當然。亦見時代之變,社會之遷焉。
   下文引得品流,同屬舊瓶新酒。各自依循舊道,競獻新猷。

  愛嘀低(IDD)  王晉光

素手輕挑愛嘀低(1) 千言萬語待何時(2)
從今魚雁杳形跡(3) 妾意郎情人不知(4)

   ──注──

   (1)素手,潔白的手。此二字為一章之首,顯得大有來頭。古時十九首之二:“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又唐.李端聽箏:“鳴箏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顧,時時誤拂絃。”
   輕挑,用手指輕輕挑撥。此二言更加有經有典:“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唐.白居易琵琶行
   愛嘀低,是由英語字母IDD(International Direct Dialing)音譯過來的中國普通話單字組合,意為國際直撥電話。三字拆而解之:愛,喜好,傾慕;嘀,嘀咕,有人私底下小聲說話(如:他倆不知又在嘀咕甚麼了);低,低眉,形容女子低著頭打手機講電話的神態。“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琵琶行)低,也解作“低聲”。
   愛嘀低是拿在“素手”中的電話機,女主人一隻素手拿著它,用另一隻素手的纖纖玉指撥弄著代號或號碼,像輕輕地挑拂著琴絃一樣,與愛郎細訴心聲,情話綿綿的時刻開始了!發短訊給愛郎盡表衷懷吧!
   (2)千言萬語,形容說的話很多。唐.鄭谷:“千言萬語無人會,又逐流鶯過短牆。”待何時,以問句來表現急不及待的神態,妙!
   (3)魚雁,魚與雁,水中的魚,天空的雁,是古時傳達音訊的憑藉。如今有了愛嘀低(IDD),所謂“尺素在魚腸,寸心憑雁足”,以及“關山雲夢長,魚雁音塵少”的詠歎都可以休矣!
   (4)妾意郎情,為妾之意,愛郎之情。人不知,沒有別人知悉。在愛嘀低手機中盡訴“妾意郎情”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按一下關閉鍵鈕,那簡直是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多麼美妙的一個私隱天地啊!就讓千千萬萬有情人互通心曲而樂此不疲吧!若PCCW電訊盈科以重金購得此詩稿後,圖文並茂播出推銷廣告,不豬籠入水般財源滾滾來才怪呢。

  總觀王晉光教授的這首愛嘀低IDD七絕詩作,“愛嘀低”三字是新的,即屬現代語言,其餘二十五字,可入傳統詩學用語,即舊的言辭。如此古今語言並存的現象,安排得甚為適當。也就是說,詩作中有舊瓶風貌,又有新酒內涵。存入香港歷史檔案或文學寶庫備供鑑賞,是一樁十分必要和饒有雅趣之事也。

  聞火星上有冰層  陳文巖

星空浩瀚始何時 造物弄人豈得知
天外居然留水跡 莫非昔日有ET

詩寫火星上既發現留有冰層,冰融於水,有水必有生物,想必亦有人也。故結句謂“莫非昔日有ET”。ET是英文Extra Terrestrial的縮寫字母,中譯“外星人”。
   陳文巖先生,格律近體高手。上述作品,見其輕易運籌。四句二十六字,字字珠璣。惟用ET,恐有商榷餘地。於詩學界,怕亦惹人非議也。現先讀清人名篇,想必能助解其然。

  秦淮雜詩  清.王士禛

年來腸斷秣陵舟 夢繞秦淮水上樓
十日雨絲風片堙@濃春煙景似殘秋

詩寫作者對秦淮勝跡,日夕柔腸寸斷,魂牽夢繞,一往情深如此!惟第三(轉)句,用了“雨絲風片”四字,一時被人指摘,說來不無道理。明人湯顯祖,著有牡丹亭,在第十齣驚夢,其中皂羅袍辭云:“朝飛暮捲,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
   如此這般,南曲語言入律,一旦成了風氣,其遺禍大矣。故沈祖棻說,古典文學樣式,有語言風格之別,語言風格樣式,“有共同之處,也有不同之處。要仔細加以區別。這是風格學中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王詩用了南曲語言,尚且被人指摘。陳絕中所用者,乃英文字母ET。不妥之處,傷害格律甚矣。
   試將陳絕結(合)句,改“ET”為“星夷”,“莫非昔日有星夷”,看是否較適宜。
   夷,是古對異族之貶稱。書.禹貢:“島夷皮服。”鄭玄注云:“島夷,東方之民。”春秋以後,有“四夷”,“九夷”,多用以對中原以外各族之蔑稱。今日我輩為詩,秉承傳統,稱“外星人”為“夷”,有別於“地球人”,乃權宜之筆,非歧視之失也。
   改“ET”為“星夷”,看來可避風格之忌。從此舊瓶無瑕疵,新酒風味則更別致矣。

  偶得  陳文巖

戰火年來減未輕 幾將科技毀文明
教君枉使空城計 上有衛星無遁形

詩寫地球多處,烽火蔓延;打高科技之戰,恐後爭先。生化核武,可毀文明於不顧。當今之世,縱使空城妙計;天上有人造衛星,神鬼無所遁形。
   詩中之“科技”,“衛星”,是現代語言,遣用於句埵瘨﹛A吟來有板有眼;瓊章既富時代感,又盡呈典雅風範。
   此舊瓶新酒,屬名家釀造。共饗之餘,人皆津津樂道也。

  劍橋河畔(調寄卜算子)  陳文巖

四野寂無聲,但見鷗來去。春到康橋綠柳絲,鷗逗途人語。
悄問故園春,花盡歸何處?還趁身心未老時,和我搬來住。

劍橋市卡姆河畔,是英國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所在地。康橋是Cambridge的另一中譯名。
   詞寫斷腸春色,不在江南;偏在倫敦以北八十公里外,英格蘭劍橋河畔。在吾人心眼中,此乃新事物之一種。其所成畫面,以鷗,柳為關鍵。上半闋寫春到康橋,穿柳鷗兒聲聲叫;使本來寂靜之四野,變得更加寂靜了。下半闋借鷗之口,說出詩人欲就此終老之情由。“鷗逗途人語”,是承上啟下之樞紐。端憑此五字,牽引關顧大局,並使情景相生,境界全出矣。
   結聯“還趁身心未老時,和我搬來住”,因出自鷗兒之口,故以淺白為優。尤其是末句,“和我搬來住”,屬現代口語範疇,也用得惟妙惟肖。試將之與古人之長短句,兩相比較:“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全闋卜算子詞,引得如下:

  卜算子  宋.王觀

   送鮑浩然之浙東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欲問行人去那邊,眉眼盈盈處。
才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

  詞人王觀,設想送行路上:鮑君見水,即如見妻子之媚眼橫波,見山即如見妻子之蹙眉愁峰了。
   以上兩闋卜算子詞,手法各展所長,盡表創新之意。王詞將送友歸家之愉快心情,活現於俏皮話的行間字堙F陳詞寫劍橋河畔春光,箇中鷗鷺忘機景況,教人油然嚮往。兩詞作者,一古一今;見同曲異工之妙,感人之處亦至深也。

  香車美人  何瑞麟

   購得簇新名車,試而跑之,感而賦之,樂也何如?
香車手駕顯英姿 一派豪情不自持
載得美人遊九陌 城中萬目羨飛馳

詩寫香車手駕,益顯英姿。一派豪情奔放,難以自持。更得美人乘坐,大道飛馳。引來全城目光,艷羨不已。
   詩以“香車”二言,帶起全篇。後遣“飛馳”一語,渾成畫面。考其“香車”意源,領會古今之變。
   古時香車寶馬,即艷麗之車,名貴之馬。唐.王維詩:“香車寶馬共喧闐,箇埵h情俠少年。”張說詩:“商女香車珠結網,天人寶馬玉繁纓。”北宋.歐陽修詞:“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繫在誰家樹。”李清照詞:“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元.華幼武詞:“鰲山聳,香車寶馬,騰踏九重天。”
   指富貴人家女子或任何名女人所乘的馬車,香車之外還可追溯至南北朝時代,南齊錢塘名妓蘇小小所曾乘坐的,是所謂油壁車,因車壁以油塗飾而得名。玉臺新詠.錢塘蘇小小歌:“妾乘油壁車,郎騎青驄馬。”唐.羅隱江南行:“西陵路邊月悄悄,油壁輕車蘇小小。”北宋.晏殊寓意:“油壁香車不再逢,峽雲無跡任西東。”(神女已乘油壁香車而去永不再逢,就像巫峽朝雲無從追跡一任西東。)
   香車一詞至今,有了新的內涵。一輛有美女乘坐,或由她親自駕駛,或由男主人或專門司機駕駛之汽車,皆可稱為香車。如此香車,可以是神速跑車,高貴房車,更有現代化駕駛裝置,當然不須由青驄馬來馱著行走了。車,舊讀如“居”。
   姓何這窮小子,大言香車美人之志,更以此自鳴得意。老來細想,驚不慚於既往。還乞一笑之餘,看官多多見諒。

  假貨天下

魚目混珠難辨假 琳瑯市肆亂紛陳
九州人鬼神同偽 唯有騙徒才是真

魚目混珠,拿魚的眼睛冒充珍珠。典出韓詩外傳:“白骨類象,魚目混珠。”比喻以假亂真,以次充好。當今以假亂真,以次貨充正貨事件,層出不窮,無不巧奪天工。例如以兔耳充花膠,由形狀到肉色,都極為相似,一時難分彼此,論貨價則相差遠矣。此詩原稿中首句為:“兔耳花膠難辨假。”後覺不妥,改正如上。箇中因由,先引讀唐詩一首再說。

  退賜珍珠  唐.梅妃

柳葉雙眉久不描 殘妝和淚污紅綃
長門自是無梳洗 何必珍珠慰寂寥

事緣有外夷使臣貢獻名貴珍珠,唐玄宗因想念別居上陽冷宮的梅妃,特封珍珠一斛命密使帶到洛陽賜之。梅妃婉謝不受,並以上述詩句為答。詞旨悽惋,神情憤懣。逐句逐字讀來,令人不勝感慨。
   梅妃失寵,逼遷上陽宮。其詩轉句,改“長門”為“上陽”,“上陽自是無梳洗”,不更能表現其失寵實情麼?
   工詩的梅妃,深知代詞之遣用,必須秉承傳統:表失寵居冷宮,當以長門為重。漢武帝命陳皇后遷長門宮之故事,距唐八百年前已成經典,後表失寵之遭逢,當然要取“長門”而棄“上陽”也。
   同此道理,上述假貨天下詩,起句四字以“魚目混珠”為宜,亦帶出一段故事:有一個叫壽量的人病倒了,郎中看了病情後說,用珍珠粉末摻合,方能藥到病除。幾日後郎中再來,知壽量病無起色,乃檢視珍珠粉末,發現全由海魚眼睛研碎而成,無良商人賣的是假貨也。比起“魚目混珠”來,“兔耳(充)花膠”是實情,但非成語或經典,更無代表性,然於注文提及此事以供參考,亦權宜之舉也。
   此外,假貨天下結句中,“騙徒”屬現代語言,有助於帶出時代特色。第二(承)句“─亂紛陳”,初稿為“亂紛紛”,上平聲十一真與十二交通押,於音不諧,故改。
   假貨天下以及接連逐一自我介紹的,也都屬舊瓶新酒之作,不敢權充佳釀,請雅士諸翁品嘗。若能以次貨價錢傾而售之,得些微薄稿酬以糊口於願足矣。

  有感

一衣帶水五豐登 欲拯君王恨未能
向使當時堯舜在 楚侯滅莒更何憑

南史.陳後主紀:“隋文帝謂僕射高熲曰:‘我為百姓父母,豈可限一衣帶水不拯之乎?’”乃於開皇八年(公元588)年秋,派五十萬大軍南下滅陳,統一了全國。五豐登,五穀豐登。此指臺灣人民豐衣足食。莒,西周諸侯國之一國名,嬴姓。春秋時為楚所滅。中華民國遷臺後,總統蔣介石曾題碑云:“毋忘在莒”。
   有感詩中,虛詞“向使”,是傳統用語。“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唐.白居易放言五首其三)若改為“假使”,則屬現代語言。

 

中正紀念堂易名

 
不傷不怨 蔣毛昔日兩名揚  
去意法 紀念為君各一堂 去意法成敗與否,中性詞是關鍵所在。
南國已稱民主館
無褒無貶 北朝未改舊時坊  

原蔣氏中正紀念堂,與毛澤東紀念堂,南北遙遙相望。前者今已改為“臺灣民主紀念館”,後者歷三十載滄桑依舊供人瞻仰。詩中的“紀念”,“民主”,是現代語言。

  電腦記趣

無窮視野手中天(1) 一箭縱橫指四邊(2)
學問百科來網上(3) 見聞今古到窗前(4)
瑣煩事務勞相托(5) 虛擬人生樂共延(6)
風起雲蒸卅載後(6) 誰將此物作奇傳(8)

   ──注──

   (1)手握指示器即滑鼠(mouse),眼望螢光幕中無窮視野的天空。
   (2)以食(中)指按著指示器,使箭嘴向縱橫四面八方搜索目標。
   (3)網上,即互聯網上(Internet)。
   (4)窗前,即視窗(Windows)之前。
   (5)勞,假手代勞;相托,將事交托。
   (6)虛擬,不真實的仿傚。“虛擬人生(The Second Life)”,或“虛擬世界(The Second World)”,這兩個電腦專用詞組,現正風行於世。近年有人用電腦設計房屋在網上出售,亦有虛擬股票交易市場等,都是非真實存在的影像而已。但是,買賣交易和涉及的金錢往來卻是真實的。一華籍女子若干年前由大陸嫁往德國,據云她在網上售出“房屋”及“地皮”賺獲大筆利潤,從此再接再厲而變成了富婆。
   虛擬人生或虛擬世界的樂趣,自應不限於賺取金錢。例如,你有傑出的建築藝術天分,和豐富的歷史,考古知識,就可將整個古羅馬城,包括位於中央的圓形鬥獸場,其他如羅馬廣場,公眾論壇,凱旋門,神像巨柱,甚至民宅妓院等古蹟,都由你經手的鬼斧神工,一一打造重現於電腦及觀眾面前,人們可循步移法參觀這些古蹟,體會地牢猛獸出籠的逼真感受。能在網上跟觀眾互動,讓觀眾自行探索感受,正是虛擬畫面比電影畫面優勝之處。
   (7)風起雲蒸,或雲蒸風起,也作風興雲蒸,喻發展迅猛。史記一三○.太史公自序:“諸侯作難,風起雲蒸。”後漢書二八下.馮衍傳自論:“風興雲蒸,一龍一蛇;與道翱翔,與時變化,夫豈守一節哉?”今作“風起雲涌”。
   (8)此物,指電腦。說不定卅載後,此物已不再新奇,會有其它領域的創造發明,在風起雲蒸過程中崛起。例如:超微型機械人,可被吞入人體內,施手術完成任務後自然排出。“聽來痴人說夢,但(中大)楊(重光)教授認為,以科技發展之快,十年八年內出現這樣的技術並不稀奇。”(明報2007-06-22 A23健康版:手術機械人“發展無限”)

   唐賢白居易有云:“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今人何某,身處大時代,親聞大事情,有應時感事之作如下:

  普瞻天下*

   感慨出國游子名報人陸鏗遠近事,兼聞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問吊死。丙戌冬公元貳千七年元月初日作
  一君為虐萬民亡(1) 伐紂何曾筆勝槍(2)
  塞北生涯游陸子(3) 江南絕色遇遺孀(4)
  三河草木同搖落(5) 千古文明各濫觴(6)
  桀死不聞誅罪狀(7) 大聲老病乞還鄉(8)

*,乃表示:詩題是由香港長青社所出,下同。

   ──注──

   (1)一君,一國最高統治者。亡,逃亡。
   (2)伐紂,討伐商紂。紂王是我國商代最末的君主。曾平定東夷,使中原文化逐漸傳播到淮河長江流域。紂材力過人,知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暴歛重刑,百姓怨望。周武王東伐至盟津(今河南省孟津縣以東地),八百諸侯不期而會於此。戰于牧野(今河南湯陰縣朝歌鎮南)。紂戰敗,自焚於鹿臺。若論武功才力過人,知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上世紀我國“一君”,與紂極為相似呢。
   (3)塞北,江南之對。此借指美國,其地在北美洲,故以“塞北”代之。陸子,即中國大陸著名記者陸鏗(1919-)。他坦言曾坐過國民黨監獄四年,又承認1949年後兩次坐共產黨監獄達22年之久。他因此自嘲謂:“一輩子只做過兩件事,就是記者和犯人。”1978年到香港,隨即創辦百姓半月刊,1989年6月4日北京學生請願運動後長居美國,仍操記者生涯。 陸鏗過往的一段風流韻事亦見多姿多彩。詳見(4)“遺孀”注文。
   (4)江南,塞北之對。實指臺灣一個作家的筆名。上一世紀中葉,蔣經國傳一書在美國發表,其作者署名江南。他因此被行刺而死於美國。
   遺孀,指江南死後遺下的未亡人崔蓉芝女士。曾幾何時,此絕色姣婦與七旬陸翁,在臺邂逅相逢恨晚,演成家變,與白髮糟糠離婚後,塞北游子與江南遺孀結為夫婦。老壯少嬌,共築愛巢。
   (5)三河,指中國黃河與中東伊拉克的兩河(底格里斯河,幼發拉底河)流域。
   (6)千古文明,年代久遠的文明。中國與巴比倫(今伊拉克)都曾是文明古國。
   (7)桀,夏代最後一個君主之名。他為古時暴君之典型人物,與商紂並稱“桀紂”。桀在位五十三年,被放逐而餓死。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則以暴虐罪行被判絞刑而死。
   (8)大聲,即陸鏗。他報導新聞以“聲如洪鐘且敢言”而得外號“陸大聲”。時年近九十患有老人癡呆症,終於獲准回雲南故鄉探親。“大聲”是現代語言。

  雷嬉炎景*

聲起豐隆逐電光(1) 呼雲喚雨過江颺
龍舟競渡春流勇   酷吏相煎夏日長(2)
溫室擴軍煊效應(3) 雪山陷落惜冰涼(4)
且調冷氣樓中樂(5) 一任屏風兩岸張(6)

   ──注──

   (1)豐隆,雷師也。
   (2)酷吏,形容當空烈日。
   (3)溫室效應,現代語言。煊,猶煖。
   (4)雪山陷落,冰(川融化),乃現時全球溫室效應擴展所至也。其後果極嚴重;據說不久之將來,人間將再無寒冬季節矣。
   (5)冷氣,現代語言,如謂“冷氣機”。
   (6)屏風,指現代高樓大廈之屏風效應。

  香江歲月*

南陲島嶼彈丸疆(1) 四起煙塵兩度亡(2)
京約城盟英屬地(3) 陵遷谷變大和鄉(4)
凱歌禮樂迎新主(5) 夜雨霖鈴送儲王(6)
已得明珠還故國(7) 不應仍恨李鴻章(8)

詩寫香江歲月,百五十載春秋。聯合聲明後,中英宿怨付東流。
興衰榮辱,任由人細說從頭。珠還故國,舊恨從今作罷休。

   ──注──

   (1)彈丸疆,彈丸般狹小的疆域。戰國策.趙三:“誠知秦力之不至,此彈丸之地,猶不予也。”清廷君臣(包括慈禧在內)多認為,彈丸之地香港,讓與番邦,於天朝亦何傷?
   (2)兩度亡,兩度變成亡地。亡地,在其宗主國眼光看來,即死地,絕境。孫子.九地:“投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香港,前度亡於英國,後曾亡於日本。
   (3)京約,指南京條約與北京條約,史稱兩京條約,前者畫押割讓香港,後者九龍。港九先後成為英屬地。
   (4)陵遷谷變,也作陵谷變或陵谷遷。詩經.小雅.十月之交:“百川沸騰,山冢崒崩。高岸為谷,深谷為陵。”後因以比喻世事變遷。唐.韋莊北原閑眺:“欲問向來陵谷事,野桃無語淚花紅。”時黃巢入長安,唐僖宗奔蜀,韋莊在洛陽作此詩,以“陵谷事”比喻唐王朝興衰若此之變。陵遷谷變,此指香港於1941年12月24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英國守軍敗降後,淪為日本國佔領地之事變。至1945年8月15日日軍全面戰敗無條件投降時止,變為大和(日本人)之鄉,港人經歷了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日子。
   (5)迎新主,迎來的是宗主國新主人,舊主人是滿清王朝統治者。
   (6)夜雨,指1997年6月30日香港主權移交典禮舉行之夜,天不作美下起大雨來。至儀式結束雨勢滂沱,末代港督彭定康凌晨由英兵手中接過米字旗,神色何止黯然,簡直是一身濕透淚雨交流矣。
   雨霖鈴,即唐時教坊名曲雨霖鈴,亦作雨淋鈴。相傳唐玄宗避安祿山之亂入蜀,初入斜谷,霖雨涉旬。於棧道中聞鈴聲與山相應,因悼念楊貴妃,遂採其聲製雨霖鈴曲以寄恨。辭書家按:玄宗自陳倉入散關,出河池,初不經斜谷路。惟雨霖鈴恨曲已成,後又有宋詞雨霖鈴雨霖鈴慢兩調名,柳永更作雨霖鈴.秋別。此詩引雨霖鈴送別英國儲君查理斯王儲,代寄黯然魂銷之意。1997年6月30日晚,香港主權交接儀式在香港國際會展中心新翼隆重舉行,查理斯王儲是移交香港主權與中方的英國最高代表。
   (7)明珠,明亮的珍珠。香港以其城市美麗夜景璀璨,向稱東方之珠。
   (8)李鴻章(1823-1901),字少荃,安徽合肥人。他是中國清末大臣,曾掌管清廷外交事務,以一貫妥協投降為交涉宗旨,多次與外國侵略者簽訂不平等條約,引起國人怨憤;尤以簽訂馬關條約(依約割讓臺灣與日本)一事,最為國人所痛恨。事過百年後,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就香港主權問題曾公開聲言:“我決不作李鴻章第二!”中國港澳辦公室前主任魯平曾是中英香港前途談判中方主要代表。不久前(2007-06-20)在電視畫面上,就香港回歸十年紀念活動的場合,他向香港七百萬市民重覆了鄧氏聲言:“…決不作李鴻章第二”。

  回歸十載*

國人盡道回歸好(1) 香島回歸已十年(2)
酒盡酣時歌盡興(3) 樓同攀市月同圓(4)
莫忘陋巷貧如故(5) 長恨堯封貢未全(6)
且舉瓊杯朝海峽(7) 珠城起奏樂鈞天(8)

詩寫香港於1997年7月1日,由英國屬土變為中國特別行政區,回歸故國轉瞬已過十年。人們依舊尋歡作樂,夜夜笙歌。樓市一度下挫後,又大幅攀昇,商業光景否極泰來。但不要忘記,馬照跑舞照跳之背後,仍聚有一批為數比回歸前更多的失業大軍。東望臺海,興波十載。過半世紀以降,蛟龍不歸禹貢。長恨堯後周封,未竟全功。我炎黃子孫,能無唇齒之痛乎?

   ──注──

   (1)國人,全國的人。孟子.梁惠王下:“國人皆曰可殺,然後殺之。”“回歸”一詞,賦有劃時代的意義,是現代語言,納入新辭典絕無異議。
   (2)香島,代指香港全境,與珠城互為照應。
   (3)此第(3)句有兩個版本。原稿:“舞照跳時馬照跑。”長青詩社長輩多謂不該,咸以犯拗嚴重為理據,要我作全面修改。改稿:“酒盡酣時歌盡興”,少壯社盟多指出:“若用此句入詩,時代氣息盡失矣!“舞照跳,馬照跑。”,或“馬照跑,舞照跳。”,是當時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在收回香港之前,對港人大加安撫,承諾五十年不變的名言。
   (4)樓市回歸後一度大跌,負資產者苦不堪言。不久便轉跌為昇,昇幅以近三年計,更見上揚之勢。
   (5)陋巷,狹窄之街巷,亦指貧家之居處。論語.雍也:“賢哉回(孔子之弟子顏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香港失業率,回歸十年前,截至1997年7月12日的統計數字是2.2%(7.12萬人),以後十年間,失業率在4.7%-7.9%之間有上有落;2007年的失業率是4.3%(14.60萬人)。(以上資料摘自明報.回歸十年.蛻變2007年4月5日星期日A14版)
   (6)堯封,典出書.舜典:“封十有二山。”古史說舜受堯禪,每州表封一山,其地則仍堯之舊,因以“堯封”稱中國之疆域。唐.張說過晉陽宮:“星軒三晉土,樂土一堯封。”杜甫諸將詩之三:“滄海未全歸禹貢,薊門何處盡堯封。”禹貢囊括九州河流,山脈,水利,農產,貢賦之分佈詳情,是古地理圖冊之祖,也代指疆域,與下句“─堯封”互文見意。諸將.三勸諸將務農養兵,不要動輒仰賴朝廷。回歸十載第(6)句“長恨堯封貢未全”,不取上述杜詩之主旨,而從另一角度作引申。此句中之“貢”,是假借字之“功”,“貢未全”,功未全也。“─堯封貢未全”,喻“王制”不行於州地,或“王令”不達於海隅。“長恨堯封貢未全”,若改為“長恨降臺功未全”,則筋骨盡露矣。香港回歸十年,一國兩制求實現,臺人亦樂見乎?新語“降臺”不能說不可用,但要看舊體詩局能否相容。
   (7)瓊杯,玉杯。慶回歸十載瓊筵飲酒之杯也。海峽,指臺灣海峽。
   (8)珠城,指東方之珠香港。與香島互為照應。樂鈞天,樂奏鈞天,紀念回歸的禮儀何等隆重!鈞天廣樂,指天上之音樂。元.元好問(遺山)步虛詞:“人間聽得霓裳慣,猶恐鈞天是夢中。”

  回歸十載一詩,是本文萬字之尾聲。綜合上述作品種種,全都為舊瓶裝新酒,或新事物入舊體詩,竭盡詩人心力。“渾身解數如花錦,雙手騰那似轆轤。”(明.吳承恩西遊記第七十三回)舊瓶裝新酒,能別出醇釀之香與否,端視乎酒翁之渾身解數。詩人將新事物寫入舊體詩,其看家本領一如往常絕無例外,都要通過上述兩大基本條件而發揮出來的。條件一是成詩之方圓規矩,條件二是詩成之水準要求。3
   根據個人創作經驗,在下深深體會到,今人要寫成一首反映新事物,足以令讀者盪氣迴腸的舊體詩,最為嘔心瀝血的是如何遣用適當的代詞;而代詞之遣用又與比興手法迂迴照應;比興手法又離不開典故之傳承;要取典故合為今時之用,萬不可作“尋章摘句老雕蟲”也。

  回歸十載,港人總算息憂。南渡英靈,難免黯然憶舊。上世紀下半頁,遭逢浩劫。北望神州,大量佳作存留。香江水秀山明,本地豪雄輩出。一百五十年來,俊逸瓊章無數。合時含事奇葩,綻放家家。詩壇各為創舉,同揚傳統國粹。融和文化奐新亭,莫冠以沙漠之稱。
   舊文學研討會,今值第二屆相聚。海內外學者七十名,丁亥秋臨中大之城。寂寂何某,恭逢其盛。獲邀赴席,竊幸叨光不淺。宣讀拙論乙篇,與有榮焉。

公元2007年7月1日香港回歸十載紀念日前夕脫稿於九龍漢園

  1. 格律,指包括結構,對仗,音韻,字數在內的詩作格式規律。如格律詩,是指五言或七言的律章或絕句,也稱近(今)體詩。
  2. 渾然四美,是指詩人創作時,在起,承,轉,合的章句行文次序中,達致形聯,意貫,音諧,神肖四美渾然一體的言志藝術功效。
  3. 拙論注2:“渾然四美…”,因篇幅所限,年事已高,語焉不詳,諸君欲深入探討者,請參閱拙者唐詩律絕藝術第六章第五節:“形聯意貫出華章”;拙著格律詩學要領49頁:“四美─四法(形聯,意貫,意諧,神肖)俱美”;以及何瑞麟,王晉光合著的舊體詩立意與佈局研究,三書皆由當代文藝出版社出版。

 

- 翼報 eBaoMonthly.com -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