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譯事趣譚

凌風

 

基督按立

  讀到一份中文刊物,其中有篇文章,說基督被“按立”。
  先是給嚇了一跳;我想,那是新神學理論又出現了;或是甚麼學者玩出奇招,把“按立”的禮儀,給推到創世記之前,算是鑽研教會史的新發現?
  再想想,不禁莞爾,繼則搖頭嘆息:又是翻譯作怪!原來是ordain這個字,是“任命”的意思,教會任聖職人員,有按手禮,所以中文譯作“按立”。但這字也是“命定”,或“規定”的意思,所以翻譯不可膠柱鼓瑟。聖經倒說過,基督為大祭司“是起誓立的”(希伯來書7:21)。誤譯按立,雖然不足以構成褻瀆主名,但足以騰笑外邦。

 

神是牧師

  把牧師當神的錯誤是有的,但把神當牧師就更不應該了。
  有一位朋友,正直敬虔。他倒是受了“按立”的,也稱為“牧師”,或“Pastor”,但拒絕“Reverend”的尊稱,更絕對禁戒自稱,視之為犯罪!
  原因在哪裏?
  他根據聖經!因為詩篇第一百十一篇9節說:“Holy and reverend is His name”(King James Version)。既然“Reverend”是神的尊名,牧師又怎可用來自稱?豈不是奪取神的榮耀了?因此,他終其一生,堅持奉行此原則。現在NIV譯awesome,當然“敬虔”的人相信必須用KJV。
  雖然有些人知道聖經原文不是用英文寫的,但仍然是堅信King James Version是“逐字默示”神口授筆錄的翻譯,尊重到敬畏的程度。
  事實上文字是活的,是一直在改變的。就如:cunning 這個字,是skillful(創世記25:27 作“善於”;出埃及記31:4 作“巧”)的意思;但今天你說某人“cunning”,就很難算是稱讚了,說不定輕則爭論,重可鬥毆呢!

 

目不識十

  “目不識丁”是中國人譏諷人的話,意思是有眼睛卻認不得字,連最簡單的字也不識。信不信由你,世界上儘多“目不識十”的人。“十”字豈不是同“丁”一樣簡單?
  Delta 譯成“三角”或“三角洲”,是取其形似的譯法。“十字架”也是如此。全然不懂中文的人,只知道cross這個字,或crux,卻總無法知道其同“十”的關係,怎也想不到其數字的意義。
  使徒保羅對哥林多的基督徒說:“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哥林多前書2:2)。如果對不通華文的人講,該考慮到如此表達的傳通效果。

 

耶穌誰知

  有一次,去飯店用餐,看見穿制服的墨西哥侍者,胸前佩戴的名牌寫着:“Jesus”。當然,完全不表示他是基督徒。問起來,原來西班牙語Jesus的發因是“海索”。
  這件事使我想起,威克里夫譯經會的創立人金綸.屯送(William Cameron Townsend, 1896-1982),早年曾去戈地瑪拉作售經佈道員。遇到一個青年人,就用剛學來的西班牙語問說:“你認識主耶穌嗎?”
  那人黑臉上露出迷惘的神色,回答說:“我自己也是乍來本地,我並不認得那個人!”原來在西班牙語中的“主”(Senor),也是“先生”的意思;而在拉丁美洲,“耶穌”(Jesus)只不過是個通行的名字。(見于中旻譯:金倫叔Uncle Cam)
  當然他準備好,以為很得體的那套個人佈道詞,完全沒有用上,佈道整個失敗了。他回到住處,極為灰心,在禱告中,幾乎要向神辭職。原因只是他沒有弄清楚文化的背景。
  翻譯不僅是翻譯語文,還要超越文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