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買單”和“埋單”

劉炯朗

 

  我生在廣州,長在澳門,廣東話是我的母語,(我在澳門完成中,小學教育,但是從來沒有機會學葡萄牙文,回想起來,亦是錯失了一個機會。)語言,文字是活的,在台灣講國語,許多英文,日文,閩南話,客家話,廣東話的詞彙,都會摻雜使用。這種外來的詞彙,不但有趣,而且往往十分傳神,讓我舉幾個常用的港式粵語的詞彙作為例子。
  我們在餐館吃完飯,會告訴侍應生“埋單”,那就是“結帳”的意思。我問過幾個朋友,都以為是“買單”,表示用錢把賬單“買”回來的意思。這明顯是非常牽強的解釋。在廣東話裏“埋”表示結束之意,與“結賬”的“結”字用意相同,在英文也有close the tab的說法,“食埋飯”就是把飯吃完。在廣東話裏“埋”字亦有關上之意,“閂埋門”就是關上門,close the door。在廣東話裏“埋”字也有接近之意,英文裏close也有接近之意,“企埋來”就是站過來。(“企”就是“站”,餐館的待應生,叫做“企檯”,亦屬傳神。)
  “鹹魚番生”表示死裏逃生,敗部復活。鹹魚是用鹽醃過的魚,“番”是重新,再來的意思,“生”是活的意思,“番生”就是重新活過來。許多人把這個詞聽成“鹹魚翻身”,以為與“睡覺的時候翻身”,“地牛翻身”一樣,是身體翻轉過來的動作。當然,如果一條死了的魚能夠翻身,也可以解釋為死裏逃生的意思。“窮人翻身”表示跳出窮困的環境,得到新的機會。在廣東話裏,“番頭嫁”就是“再嫁”,可是“番鬼”是“洋鬼子”,這個“番”字源於“蠻番”,與“重新,再來”的“番”無關。在台灣叫做“釋迦”的水果,在香港叫做“番鬼荔枝”,那就是指外國來的荔枝。
  當我們說一場競賽或者一次選舉是“五五波”,那就表示競爭的雙方有同等獲勝的機會。香港人十分喜歡(歐式)足球,當兩隊勢均力敵,無法預估那一隊勝面較高的時候,那就是“五五波”。“五五”來自“fifty-fifty”,“波”就是“ball”。所以,“打波”就是“打球”,“波子”就是“彈子”(波子描述其形狀,彈子描述其功能)。古時蘇東坡與王安石對談時,王安石說“波者,水之皮也”,聽起來似乎有些道理,但是蘇東坡馬上問回去:“滑者,水之骨乎?”。在廣東話“水皮”表示“差勁”,“能力低”的意思,所以一場“水皮波”表示一場打得很差的球。不過,“波士”是“老板”,乃英文“boss”的音譯,與球無關。喜歡喝“波霸奶茶”的朋友都知道那是珍珠奶茶的一個變種,源自一位被稱為“波霸”的明星。“二奶”一詞源自廣東話,不過在廣東話“奶茶”的“奶”唸上聲,“二奶”的“奶”唸平聲,“師奶殺手”中的“師奶”,源自“老師的太太”,現在用來泛指中年的婦人。
  為了方便到餐館用餐的客人,餐館多半有“代客泊車”的服務。“泊車”就是“停車”。想起杜牧“夜泊秦淮近酒家”之句,會認為船可泊,車亦可泊。然而,非也,非也,船是待泊,車是代park,泊車來自park car,異源同歸,妙極。講到“車”,在廣東話裏,“腳踏車”是“單車”(腳踏車描述其使用的方法,單車則描述其形狀);“機車”是“電單車”;“人力車”是“車仔”;“縫衣機”是“衣車”;“吹牛”是“車大砲”。
  下面是一個用廣東話音譯英文的趣例:“拿士的,坐的士,去士多,買多士”,士的(stick)指手杖。的士(taxi)已經是整個華人世界通用的名詞。在美國華埠,常常看到稱為某某士多(store)的店名。在台灣,多士(toast)叫做吐司。
  寫到這裏,就此“埋單”。

(原載於中華日報副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