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夏完淳的絕命詩

天涯過客

 

  夏完淳是明末神童,未足十歲便能詩文,十五歲時他參加抗清義師,十七歲被捕不屈殉節。他從故鄉松江(現上海)起解,寫了一首“別雲間”的五言律詩:(雲間是松江的另稱)

三年羈旅客,今日又南冠。
無限河山淚,誰言天地寬。
已知泉路近,欲別故鄉難。
毅魄歸來日,靈旗空際看。

  字裏行間透露出臨危受命,從容赴義的精神,然青年捨命,對人間有無限的留戀,這依依之情,令讀者黯然神傷,不覺熱淚盈眶。完淳留下一懷了孕的妻子,他寫了一首“別妻詩”:

憶昔結褵日,正當擐甲時。
門楣齊闕閱,花燭夾旌旗。
問枕談忠孝,同袍習唱隨。
九原應待汝,珍重腹中兒。

  完淳的岳父錢彥林,飽讀詩書,執當代文壇牛耳,和女婿同囚一室,寫了一首七言絕句:

泣對南冠渡綺霄,江鄉千里客愁遙。
雙星若識人間恨,也便淒然罷鵲橋。

  洪承疇入獄室勸降,花言巧語,錢彥林有點動容,完淳在旁視察到,厲聲說:“今日失節,奈千秋後世何?”岳父受此當頭棒喝,遂拒絕洪承疇,於是翁婿一同遇害。

  完淳殉國時作的絕命詩“別雲間”,頷聯二句“無限河山淚,誰言天地寬?”有排山倒海之氣勢。1965年,好萊塢將俄國文學名著Doctor Zhivago搬上銀幕,台灣文藝界將片名譯作“山河淚”,我拍案叫絕。此譯名便源出夏完淳的詩句。非此不足以畫出那波瀾壯闊的俄國革命大場面,亦難刻下那驚濤駭浪的悲歡離合。夏完淳青年遇害,確是中國文學史上莫大的損失。他詩文的特點是用淺白的文字,不事雕琢,流露出撼人心脾的真摯感情。我們讀他兵敗後寫的一首五言律詩:

戰苦難酬國,仇深敢憶家。
一身存漢臘,滿目盡胡沙。
落月翻旗影,清霜冷劍花。
六軍渾散盡,半夜起悲笳。

  此詩道出他獻身於明朝,雖屢戰屢敗,永不氣餒。因為關係祖國的存亡,丟下家庭,絕不反顧。“漢臘”是明朝正朔,亦可解作漢人傳統風俗文化。“滿目盡胡沙”是遍地清兵。形勢這樣孤單,旗幟倒翻是兵敗後的狼藉。“落月”“清霜”寫出情況的抑鬱蒼涼。“六軍散盡”道及義師潰敗,淪於絕望之境。半夜悲笳頗有“李陵答蘇武書”中的“胡笳互動,牧馬悲鳴”的淒清。從這首詩看出,夏完淳已立下必死之志,心理上早有準備了。
   夏完淳的文章也很出色,他給夫人錢秦篆的訣別信,一字一淚,任何人讀了,定會熱淚盈眶,現節錄前段:

三月結褵,便遭大變,而累淑女,相依外家,未嘗以家門盛衰微見顏色, 雖德曜齊眉,未可相喻。賢淑和孝,千古所難,不幸至今吾又不得不死,吾死之後,夫人又不得不生,上有雙慈,下有妹女,則上養下育,託之誰乎?然相勸以生,復何聊賴?蕪田廢地,已委之蔓草荒煙;同氣連枝,原等於隔膚行路。青年喪偶,才及二九之期。滄海橫流,又丁百六之會。煢煢一人,生理盡矣!嗚呼!言至此,肝腸寸斷,執筆心酸,對紙淚滴。欲書則一字俱無,欲言則萬般難吐。吾死矣,吾死矣,方寸己亂。平生為他人指畫了了,今日為夫人一思究竟,便如亂絲積麻,身後之事一聽裁斷,我不能道一語也。…

  我們從此信隱隱看出人間一大悲劇。夏完淳身後蕭條。嫡母,生母,夫人和遺腹子,靠甚麼作生計呢?但此關係民族存亡的意識,完淳明知此悽慘結局也不回頭,所謂“仇深敢憶家”也。年僅十七歲的文學天才,就這樣地被斬殺,此亦是文學史的悲劇,寫至此,我不禁投筆長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