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06-04-01


春回草木生

哲牧

 

  春柔軟的手指,撫着嚴酷的冬天。冬的面容微笑了。柳枝上出現了嫩黃,大地鋪上了綠氈。
  春風,吹着生命的氣息。春,甦醒了大地。

  在久遠的往古,在痛苦中的智者約伯,發出了激發深思的問題:

樹若被砍下,還可指望發芽,嫩枝生長不息;其根雖然衰老在地裏,幹也死在土中,及至得了水氣,還要發芽,又長枝條,像新栽的樹一樣。…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約伯記14:7-9,14)

  春天,是新生的季節。樹木灰黑的枯枝,會再長出綠色的葉子;但已死的人,還會復生嗎?

  在悲哀的喪事上,聽到的話:“人死不能復生,悲傷無用!”這很難算得安慰。如果人死真的不能復生,美貌,才華,榮耀,名聲,品德,還有生命價值?是多麼可悲!
  春天裏,有清明佳節。宋朝高菊卿的詩,道出了死後的空虛:

南北山頭多墓田 清明祭掃各紛然
紙灰飛作白蝴蝶 淚血染成紅杜鵑
日落狐狸眠塚上 夜歸兒女笑燈前
人生有酒須當醉 一滴何曾到九泉

  舊時的中國,每到清明,有掃墓這回事,是率由成章的祭奠。詩人知道,那都是應時的虛儀,少有人真箇放在心上。人既死了,他的靈魂不縈留在那裏;所存的軀體,已經失去了知覺,甚至成了蟲蟻的食物,哪會享受備辦的祭物!
  我們該思想:人從哪裏來?又往哪裏去?
  神是永恆的。神照着自己的形像,用地上的塵土造人,把生氣吹在人的鼻孔裏,就成了有靈的活人。這樣,神“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裏”(傳道書3:11);人是永恆與暫時的結合:靈是永恆的,身體是暫時的。到屬土的身體朽壞的時候,靈與體的結合終止,“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神。”(傳道書12:7)這樣的狀況,稱為死亡。
  枯萎的草木,看來沒有一點綠色,沒有生命的跡象;卻會在春來的時候復生,發葉結果。死了的人,也必須復活。
  耶穌說:“時候要到,凡在墳墓裏的,都要聽見祂〔神兒子〕的聲音,就出來: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約翰福音5:28,29)約伯說: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約伯記19:25,26)

  這是經過痛苦煉過的人,所發出信心的凱歌。
  信從主耶穌的話,復活得永生的人,雖然在世不免苦難,但到主耶穌再臨的時候,不被定罪,要進入永遠的榮耀。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春秋炎涼精衛遺恨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神的時間 ✍亞谷

談天說地

從疫苗看得勝的人生 ✍林向陽

藝文走廊

指主誇口 ✍凌風

藝文走廊

思情畫意 ✍郭雲

點點心靈

 ✍余卓雄

寰宇古今

愛錢者談:清朝貨幣 ✍曲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