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貪肥的鑑戒

馮虛

 

  新年伊始,假期還未過完,美國慈善機構就有人來排隊捐獻。
  不是忽然慷慨,也不是送年禮,而是受到國會“游說大王”亞伯蘭冒(Jack Abramoff)的感動。
  據報道:亞伯蘭冒神通廣大,以金錢為誘餌,買動了國會參眾兩院的議員們。他的方法很簡單,拿出現金,對方點頭,使他的意旨成為法案。他咬出涉案的接受者,上至白宮,及於兩黨國會議員及政府官員,人數可真不少。在電視訪談中,記者問前國會議長金睿治(Newt Gingerage)說:這樣豈不是賄賂和貪污嗎?他不反對這說法。在另一廣播訪談中,有個聲音說:“看來今天美國政客的道德原則,跟人類第一種骯髒職業〔指娼妓〕差不多。”
  “游說”(Lobbying)這名詞,源於Lobby,意思是公共建築的入口前廳,走廊等地方,有些特別利益的人,在議員或政府官員的辦公室外,關說影響決策。根據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一條,“人民有訴願的權利”。當然範圍可以擴展,地點也可以在旅館,餐廳,高爾夫球場,或球賽場上,以至私邸中,幾乎是不擇手段,為達目的,只有良心可以判斷。
  在另一方面,美國國會中,是世界上律師議員最多的地方。在英國,國會議員中只有三分一是律師;在美國則約達三分之二。知法是一回事,並不防礙犯法。當然,世界上別的地方,只一更糟。前幾天,傳播界報導:美國的貪污記錄,只佔世界上的第十七位。如果這數字可靠的話,也不能表示貪污積額,恐怕會排名高得多。前幾年,一宗行賄案鬧得公開了,國會議員有五人墜入法網,犯罪判刑的比率,約為人口百分之一,是任何團體中最高的;這次有希望達到更高的紀錄。
  貪污要有機會,才可以促其實現。到底那還不是機會均等的生意。許多人想,但撈不到手。以前有個以廉正有名的人說:“我不是不想貪污,看到別人生活過得好,也是心動,也會眼紅。只是年輕位低的時候,不敢貪,怕受懲丟官;後來位子高了,不願貪,為的是怕有礙名聲和前途。”這才是實在話。
  現在的文化,是無制的文化;要滿足自己,要提高自我形象。如果你不看別人,還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少享樂的機會。“克制”成為過時的名詞,會被譏為“清教徒”思想。
  甚麼是生活目標呢?口號是:“我得的是我的,我喜歡的必須得。”如果孟子見到,一定會說:“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真該打嘴!
  豐子愷曾有一幅漫畫,標題為:“鐵羅漢與布袋僧”,刊布在當年流行的雜志宇宙風上面:畫中是一肥一瘦兩個人物,旁邊有詩云:

快哉快哉真快哉,勝利之品滿布袋;
我今跳出禪空門,索性來個大開齋!
笑爾無能窮骨頭,凍死餓死活應該;
千載難逢好機會,何不來發劫收財?

  歷史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美國勝利結束。逃難到川廣雲貴山洞裏的難官難民,難兵難將,也沾了光,忽然也宣告他們“抗戰勝利”!離開窮荒,下到沿海的城市,把接受物資,變成了“劫收”自肥。可惜,好景不常,失去了江山,豪門再一次越洋逃難去也。
  汪故主席精衛,是個有才華的讀書人;雖然不能稱為完人範型,到底還是清廉,不失書生本色。在他的雙照樓詩詞中,有一首詩“讀史”:

竊油燈鼠貪無止 飽血帷蚊重不飛
千古殉財如一轍 然臍還羨董公肥

  汪不夠奸狡,不夠自私,以歷史上的悲劇人物下場。這首詩,不僅頗有哲學味道,還似乎有些預言性質。
  有人說:“不知道自己出生以前事情的人,永遠是嬰孩。”讀歷史可以使人知所警戒。地不分中外,時不論古今,歷史的記錄,少不了貪心的可恥事蹟。
  小老鼠上燈台去偷油,吃了不知足,終於作貓的食物。蚊子乘夜來吸人的血,吸了又吸,小吸血鬼變得肥重了,停在帷帳上飛不起來,被人一巴掌打死。多少人因貪殉身,後來的人還是不知鑑,蹈前人的覆轍。這都是貪心的後果。
  這裏所說的“董公”,是東漢末年的大臣董卓,字仲穎。凶狠詭譎,由軍閥而成為國務總理,專橫獨裁,貪污恣肆。看過三國志演義的人會記得,他被殺以後,丟在街上,人心大快;他的肥胖的肚臍,滿是油脂,給老百姓點來作蠟燭:這不是因為能源的經濟價值,而是他貪財太過,不顧任命死活,給人恨惡。這是貪財而導致傾覆的一個例子。歷史的軌跡上,這樣的事還有很多。
  問題是人的心愛財,不知底止,越多越好,得利還要更大的利,終至身敗名裂。
  聖經說:

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書6:6-10)

  這不僅是指一般的人,也是給信徒的教導。誰能夠知足呢?只有靠聖靈的大能,追求敬虔,有真智慧,把心放在天上永恆的富足。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