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敞着臉

邱清萍

 

  人的臉是七情六欲的看板。瞇着的眼,咧開的咀唇,流露貼心的歡愉。瞇着眼,嘟起咀巴,卻可能是不滿與生氣。眉頭八字形展開,肯定心有困惑。眉頭上揚,眼睛張大,是驚訝的表現。下顎垂跌,雙唇成弧形,眼睛瞳孔放大,一定是驚慌失措。
  有些人內心的情況都寫在臉上,另一些人卻深藏不露。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三章18節說那些靠着主的靈得自由的人可以無需掩飾,“敞着臉”來到主面前,就可以看見主的榮光,甚至返照主的榮光,變成主的形狀。
  來到主的面前,我們沒有甚麼需要隱藏的,也隱藏不了。敞着臉,把自己原來的面目不折不扣的帶到主的面前,祂的榮光可以掃清我心底的烏雲;又像激光一樣醫治我的眼疾,叫我能看得清楚;醫治我的耳聾,叫我能聽到祂的微聲;叫我的下顎不再下垂,咀角可以發出微笑的漣漪。
  可是,有些人無法敞着臉見主,因為無法面對自己內心的實情。在魯益師(C.S.Lewis)著作裸顏Till We Have Faces)一書裏,皇后奧露(Orual)對人生的際遇充滿了困惑,向神明控訴,要求答案。後來她在一個夢中,發現手中的控訴書竟都是自己的罪狀,而站在審判台前的自己竟是一個沒有臉的人,這也是她一直得不到答案的原因。她沒臉面對自己的實況,就不能敞着臉面對神。本書發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人若沒有臉,又如何面對面與神相會呢?
  另一個作家麥佐治(George Macdonald)在他的小說Lilith中有一片段,寫一群野性放蕩的人在洒滿月色的森林中跳舞,月光照在他們的頭上,竟然都是沒有臉的人。在旁窺看的人自言自語的問道:“難道他們不是以臉來溝通,以臉來表達思想與感情,來與鄰舍分享他們的存在?難道他們都以臉來矯飾,以臉來遮掩真相?他們果真以臉當面具,現在面具被奪走,自然都成了沒有顏臉的人了!除非他們肯悔改,否則一生就註定如此了。”
  皇后奧露終於悔改甦醒,“有臉”面對自己的自私與控制慾。在她離世前,她以抖顫的手寫下最後的遺言:“以前我一直在等待答案,主啊,現在我明白了,你自己就是那答案。”她終於能夠敞着臉,面對她的神。在神的面前,問題不再是問題。
  我們能夠敞着臉,瞻仰主的榮光,是因為祂在十架上作了一個史無前例的交換。最榮耀的君王換了最羞辱的犯人,最有權能的主宰換了最無能的死囚;與父神最親密的契合換了最孤獨的靈魂,最完美無缺的生命換了奄奄一息的身軀。
  因着這個交換,最羞辱,最無能,最孤獨,最殘缺的生命都有希望成為榮美。只要舉目,仰望十架上的基督;敞着臉,就能反照祂的榮光。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