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阿鏡

 

青春時我們聯手戴上一副眼鏡
因此愛上一些朦朧的朋友
我們說要永遠在一起
而事實上是我們已經不能相聚
後來我們又聯手把眼鏡拿下來
眼淚得到權柄
它揮毫寫了幾個潦草的倒刺

我們甚至分不清楚
甚麼是目的,甚麼是意義
我們後來還是不懂眼睛為甚麼是小幫浦
為甚麼可以持續送出花瓣
多好的一種戴上
一串戒指不會疲憊
居然可以用眼淚權宜

青春是糊里糊塗
愛當時特別清清楚楚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當場就愛
隔夜就在電話那頭隱瞞
炙熱的恨
蔚藍的天空總是攔不住
白雲的現形
你在發燒
凹陷了進去

情書沒有法子把玻璃窗擦乾淨
啊真是越來越迷惑了
一滴舊眼淚壞了你的專心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回憶多半是病毒
不斷產生抗體
我們要對未來仍然保持陰性

這不是彎曲
沒有人會那麼直接
就拋棄新的戀人
而事實上可能我們買到的
只是十元的雨衣

窗外的確曾經下着滂沱的大雨
而現在花瓣的確滑倒在這裏
永遠是一個人扭傷的孤島
只是粉紅了點
邊緣涮過火碳
多麼用力的色澤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從不懷疑情詩越寫越好的原因
從不抗拒在短夜裏對自己長槍相見
黑眼圈是螺絲起子
打開你堅守薄紗的蝸牛
多麼緩慢的美麗
急遽流失─然後填補
一個新髮型的
我們宣稱是自然捲起的愛情。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