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謙卑的領袖

于中旻

 

  為甚麼稱紳士“gentleman”淑女“Gentlewomen”?意思是對在下的人溫和有禮。
  但現在作領袖的人,常是一副凶霸霸的面孔,仿佛世界都在他腳下,叫人厭惡;即使不得已而屈服,為了得些好處,心裏終不舒服。美國在世界作了那麼多好事,現在當政者所給人的印象,十足“醜惡的美國人”,最不得人的尊敬,是多麼可惜的事。
  如果你不滿意下人,一個解決辦法是斫下他的頭顱,那麼你就失去了下人,也失去了你之為在上的人的身分:沒有下人哪還是甚上人呢?否則你同他爭執,to get even,證明你是跟他一樣;那不是聰明的辦法。如果誰經常使用這種馭下之法,滿足自己的權威,他就成為“獨夫”,結果是別人起來斫下其獨夫的頭顱,再也作頭不得。
  古羅馬有個哲學家,卻身為奴隸。他的主人並不是最講理的人。他盡力服事主人,但主人卻苦待他。有一次,主人用力扭他的腿;他沒有求饒,卻說:“不行,不能再扭了,再扭就要斷了!”主人不肯聽,繼續扭轉;結果腿斷了。他說:“我不是早就告訴你了?現在果然斷了吧!”斷了腿的奴隸,當然不能再為主人跑腿,但又不能丟掉他,損失財產,怎說也是不合算的事。不是最愚昧的主人,在此會學到功課。當然,我們不能忘記,從人道的立場來說,虐待奴隸是錯誤的,因為奴隸也是人。
  主耶穌在世,就是羅馬時代,注重權威,不談人道,更以為溫柔就是軟弱的表現。神的兒子主耶穌道成肉身降世,創造並管理萬有的神,說掌握全世界,不是誇張,而是俯就;祂最不需要的就是謙卑溫柔。祂在當時是拉比的身分;拉比可以要門徒服任何的勞役,施洗約翰更說:“我給祂解鞋帶也不配。”(約翰福音1:27)但出人意外,主耶穌竟然說:

“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5-30)

  耶穌在世事奉的經驗中,講道大有能力,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悔改。祂特地提到三個城市,是祂腳蹤常到的地方;其中迦百農還似乎是祂的第二故鄉,祂的總部一度設在那裏。人想找耶穌,就到迦百農去找;連收稅的人,也把那裏當作祂的永久地址。(馬太福音4:13,17:24;約翰福音6:24)不幸,那些地方的人,多數不肯悔改信祂;所以耶穌責備他們。(馬太福音11:20-24)
  就在那時,耶穌說了一段話,不是說教的話,是重要的話。

蒙恩的原則

  這段話,不是講道,是感謝。
  一般人該是工作成功,得意的感恩。耶穌是在工作不順利的時候,也能感謝父。父神是天地的主,祂統管一切,有至高的權柄。神使人蒙恩的原則,是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大城市的人,以為自己在天上了,是通達了,甚麼都知道;但卻是嬰孩屬靈的眼睛開了,得到主的啟示和恩典。

蒙福的條件

  這段話,不是講道,是說明。
  有些淺薄的人,稍有成就,就歸榮耀給自己,說是如何辛勤,應該得獎;有甚麼發現和發明,更自以為了不起。耶穌卻說,那都是出於神:如果不是神“交付”的,沒有誰能夠有甚麼;如果不是神“指示”的,沒有誰能夠知道甚麼,包括不能知道神,而得享有一切恩典。

蒙召的應許

  這段話,不是講道,是呼召。
  在結束的時候,耶穌呼召說:“到我這裏來!”顯然的,單是知道了不夠,還要“來”到主面前,是不可缺少的。耶穌說:“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裏來得生命。”(約翰福音5:39,40)主耶穌說,你知道了聖經見證的耶穌,還必須“來”接受祂。
  耶穌說:“負我的軛”,是服事的意思。這在農業文化中,很容易了解;負誰的軛,就是屬於誰,作誰的工作(參提摩太前書6:1)。不過,耶穌不是一個殘忍的主人,祂是最好的領袖,並不奴役人作苦工,自己騎在別人頭頂上;祂又說:“學我的樣式”:祂給門徒留下榜樣,可以跟從祂的腳蹤行。(彼得前書2:21-25)羊群是很容易迷路的,必須跟着牧人的腳蹤。這是作領袖的根本條件,不是轄制羊群,殘暴的用鞭趕他們;是要作榜樣。

  年老的彼得,寫信給教會的領袖說:

“我這作長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的,勸你們中間與我同作長老的人: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彼得前書5:1-3)

  你要作領袖嗎?自己作榜樣,效法耶穌的樣式。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於2006年六月十九日,刊載了一篇政論家戈根(David Gergen)的特稿:“霸者的噩耗”(Bad News for Bullies)。文中說,美國人五人中有四人,有服事“暴君”型老闆的不愉快經驗。結果工作變更頻繁,雇員與公司沒有良好關係;導致工作效率減低,生產成本增高。這是企業家不願見到的現象。除非為謀暴利,誰願意服事暴君呢?
  領袖們覺醒了。他們知道,最大的資產,是人與人之間的了解;對下屬頤指氣使,強調權威的作風,顯然是過時了。該文並插入文藝復興時期畫家約陶(Giotto di Bondone, 1267-1337)名作基督為門徒洗腳圖,表示“在後的將要在前”的意義。領袖需要改變。
  求主興起真正的屬靈領袖。阿們。


Le Lavement des Pieds
Fresque de la Chapelle des Scrovegni, Padoue(Italie)
by Giotto di Bondone(Italie, 1267-1337)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