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三種妻子.三種丈夫

余卓雄

 

三種妻子

  做丈夫很不容易,因為世上有三種妻子:第一種是以為“丈夫是別人的好”;第二種是以為“丈夫沒有丈夫氣概”,第三種是看丈夫時基於“我不過是個女人”那種心理。
  第一種妻子喜歡把別人的丈夫比自己的,你看他多棒,賺錢有辦法,你為甚麼不學他?
  第二種妻子常常責她的丈夫:“你不像個男子!”男子像甚麼?
  第三種妻子看丈夫是個皇帝,唯命是從,如果有些丈夫真的做起皇帝來,還不是她縱容的嗎?
  一個妻子對丈夫失望,認為他已經不再像結婚前那樣溫柔,這觀點應該正是妻子所要檢討的。婚後的生活是現實的,永久性的。婚前的交往是一個前導,一個階段。要表達浪漫的方法不一定限於送花,上館子或去看一場電影,丈夫幫助做家務就是愛的一個行動。
  讓我們來評評第一種妻子。你要把別人的丈夫來和他比,他也把鄰家的妻子和你比。其實,你看不見別人的丈夫也有你丈夫的弱點,而你的丈夫也許有別人所沒有的優點,這種比較很不公平。
  第二種妻子提出“丈夫氣概”這個嚴肅的大題目。以為大丈夫應該“轟轟烈烈”,有“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魅力。然而,當年為約瑟芬傾倒的拿破侖可算“丈夫”吧,最後也在荒島中嘆息長逝;希特拉和他的愛人不也一同飲彈於殘垣瓦礫之場嗎?
  “小”男人的偉大地方,往往被妻子所忽略,她的羅嗦煩死了他,如果她後悔嫁錯了人,只能責怪自己起初挑錯了人。
  第三種妻子實在是害了丈夫,幹啥你“不過是個女人”?或者說:“他是個男人,我還有甚麼辦法!”你過分抬舉了他,也小看了自己。
  丈夫的“氣概”是要求你做他有同情心的知己,在他沮喪的時候鼓勵他,安慰他。丈夫有時候比小孩子更孩子氣,所以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三種丈夫

  做妻子也有苦處,因為世上有三種丈夫:第一種看妻子如奴僕,任意指使。介紹她的時候稱她為煮飯婆,黃臉婆或賤內,使她的顏面喪盡;第二種看妻子是個經濟上的負擔,他守財如命,害怕妻子多花他的錢;第三種看妻子連一根木頭都不如,說她的思想是婦人之見。
  我認識一個做妻子的,做甚麼都要請示丈夫,還要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他,她沒有半點自由。
  有個丈夫每個星期只拿出僅夠買菜的錢給妻子,實報實銷,要些零用簡直夢想,就是她自己工作的錢也要全部交出來。有一次,她留下一小部分要買些私人的東西,丈夫把她的衣物塞在皮箱裏,趕她出門,我在教堂撥了一個房間給她免費暫住。
  還有個丈夫開列了一張職業承諾書,寫下他要妻子百分之百去順服的事情,如不能上職業進修班,不能外出打工,不能給朋友撥電話等,滿滿的幾十項不平等“條約”。我不是騙你,我讀過這張承諾書。她哪裏是個妻子,簡直等於軟禁。這種丈夫的野蠻行為固令人嘆息,但是最使我不解的,是那些做妻子為甚麼逆來順受,或在承諾書上簽字?
  對於第一種丈夫恐怕他們有變態的虐待狂;第二種則忽略了許多女人是天生的理財者,她們會節儉,知道到哪裏去買減價的東西。如果你要支付妻子給你的服務費用,你可能早已破產了;第三種是妻子的智慧,並不低於丈夫,她需要的是機會。“兩人計長,一人計短。”我提出了這三種丈夫和三種妻子,並不是說全沒有恩愛的夫妻。他們相敬如賓,丈夫很“怕”妻子,妻子也“怕”丈夫。他們互相信任,容計對方有異議,有討論,有獨立主權,有自由,有足夠的空間去過一天半日的獨自生活,回娘家,找舊朋友(不是找舊情人),中國人說的“小別勝新婚”就是這個意思。
  我在暗中觀察,覺得並不是人人都適合結婚,這並非危言聳聽,結婚不是人有我也有,這是一個快樂與痛苦的歷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