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媽媽,媽媽!

靈犀

 

  “媽媽,媽媽!走到哪裏我也要找我的媽媽…”那小孩重覆唱着這首插曲,我聽着卻流下淚來,因為是孩子的吟唱敲響了母親的心;究竟孩子心目中的母親是在哪兒?是地理的距離呢?還是心理的距離呢?

  我從小就怕生,總喜歡扯着媽的旗袍躲在她身後,那我就覺得安全些,因為有媽在甚麼都不用怕!到學校去表演,參加比賽,只要媽說:“我的女兒行!”好像每次都應驗;那些英語朗頌比賽冠軍,國語演講縣際冠軍,還有數不完的活動成果可能都是這樣得來的。

  媽媽身子瘦小,生下我卻胖嘟嘟的,由於奶水不夠,我是喝米湯長大的。媽很愛我,她說:“你尿濕了床,我就讓你睡乾的那邊,我就睡濕的那一邊…”她是我的第一位英文老師,許多童謠都是這樣跟着背下來的。媽媽好喜歡唱歌,尤其教會的聖詩她是唱得滾瓜爛熟,她會一邊做事一邊唱:“我時時需要主…”除此外,要我們背金句,輪流領禱或謝飯;睡前媽領我們四兄弟姊妹跪着禱告,還要跪得畢恭畢敬的,一點兒也不准歪。

  我們受母親的影響,很喜歡招待鄰居的孩子來家玩,尤其是慶祝聖誕,我們各自表演一個節目,賓主盡興而歡,因有自由的空間去創作,造成我們敢言,平等的態度。

  有一回,颱風來了,我們的房子就快耐不住的樣子,媽把我們四個小孩緊緊地摟着,躲在唯一的單人鐵床架下,我們匍匐着,好害怕!聽媽不斷地禱告:“主耶穌啊!求你救救我們!”她又轉向我們說:“不用怕!主耶穌聽我們禱告的!”這幼年時的經歷成了我信仰的根基。

  記得我唸高中一年級的時候,媽在恆春工作,她每週到隔村鄉下去佈道,那是颱風之後,小木板橋也垮了,她瘦小的身子,拖着我踢過及腰的河水往前去,我真不想去了,想往回走,媽說:“不行,我應許了那些小孩子,我不能失信。”我們千辛萬苦地到了目的地,果然一大堆小孩子和村民在等着,媽高興地說:“你看,不能失信吧!”於是我幫着她拿着佈道短詩,她領着大夥唱:“來信耶穌!來信耶穌!來信耶穌現在!”

  “女兒呀!讀聖經真是太好了,我四十多歲才來學,我想,你應該趁年青,現在花兩年時間到聖經學校去學…”“我不幹,年青嘛,前途無可限量,去唸這個,有出息嗎?”我不敢跟母親頂嘴,但心裏卻咕嚕着!誰想到事後,我卻唸了不止十年的聖經,神學,且也從事了聖經教育的事奉,母親的一點心願,加上千萬次的禱祈,主竟帶我上路去終生跟從。

  我們全家到海洋公園去玩,四歲的兒子在爬拱形鐵架,爬到一半兒子害怕得哭起來了,他爸爸就趕過去要把他抱下來,正際此時媽說:“不行,不可讓孩子半途而廢,一定得繼續向前走!”然後轉向我的四歲小娃娃說:“乖乖,婆婆在這,不要怕,慢慢爬!”孩子止住哭叫,慢慢地完成了這歷程,我們至今仍難忘這一生命的教訓。

  母親生於望族,出生七天母便去世,她自小缺乏母愛,被後母,丫頭帶大,每逢受氣受冤便想去找她的媽媽,那我問她:“你怎麼找外婆呢?”她說:“他們告訴我,我媽在西天,所以我常燒一柱香,向着天叫媽…”於是這小孩真的打起個包袱就要去找媽,幾次如此這般地“逃”,好在被門房給追捕回來。後來母親作了袓母,兒孫滿堂了,這也不能填補她失去母愛,需要母愛的渴求,這是否那心裏的呼喚:“媽媽,媽媽,走到哪裏我也要找我的媽媽…”的禱祈?

  我年少離家求學,八年之間每天接母親兩封信。這是餵養我成長的指引和扶持,除了細數家事,教我為人處事外,她也教我怎樣調理身體,處理青春痘和經痛。有人給介紹男朋友了,她也會分析一番。這八年之中我跟媽通信,使我們的關係更密切了,我也是唯一有這寵幸的孩子。

  媽媽生性開朗豁達最喜歡的就是招待傳道人和奉獻金錢給教會。姻伯母跟我說:“我就不明白你媽,為甚麼有個錢就不自己留着用,老往教堂裏送?”媽曾說:“我有吃有住,有兒有女,這錢不拿來作奉獻,那做甚麼用呢?這是積財於天呀!”爸爸也作見証說:“你媽給我最好的禮物便是帶了我信耶穌…”父親七十歲的見証分享,他不單信主也熱心事奉,在他們有限的收入中,常是為教會作下一年度超過十分之一的預算奉獻,這種多多奉獻的喜樂是沒任何物質可取代的。

  時常想起母親的耳提面命,她的話語縈繞在我腦中,更鑄鉻在我生命之中。雖然媽已去世幾年了,但每逢我遇到困難,總是想跟她說說談談,就會有那種感覺:“媽媽,媽媽,走到哪裏我也要找我的媽媽…”

  我由一個扯着媽媽衣角的孩子長大了,我的三個孩子也被拉扯大了,我在他們的心目中又是個怎樣的媽媽呢?我跟孩子有心理上的距離?還是地理上的距離呢?或是孩子像我渴求我需要母親的愛一樣,與那小孩唱的歌呼應呢!

  “媽媽,媽媽,走到哪裏我也要找我的媽媽…”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