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07-10-01


略談元曲“北邙山懷古”

天涯過客

 

悲風成陣,荒煙埋恨,碑銘殘缺應難認。
知他是漢朝君,晉朝臣?
把風雲慶會消磨盡,都做了北邙山下塵,
便是君,也喚不應;便是臣,也喚不應。”

  元曲大家張養浩(1269-1329)寫這支“山坡羊”,蘊藏了很深的人生哲學。中國風俗處置遺骸的態度是最嚴肅的。“死無葬身之地”是一很惡毒的罵人語。反之,“風光大葬”是一生修來的福祉。北邙山地近“千古帝王都”的洛陽,是一般帝王公卿,達官貴人埋骨所。作者登臨,極目處一片荒涼,斷碑殘銘,彼彼皆是。字跡經風雨侵蝕,已模糊到不能辨認,遑論指出墓的主人是誰?在人世享盡榮華富貴,不過是霎眼煙雲。到頭來盡變成北邙山下的塵土。當年帝王權貴的奢華,手握天下權,現在算得了甚麼?這支曲警世意義的濃郁,強烈,力透紙背。因為元曲這文學的形式,容許作者用最淺白的字眼,最俚俗的詞句,寫出深邃的思想。比起唐詩中杜甫的名句“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和金詞中的元好問名句“千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更撼人心靈,更入骨三分。元曲確有勝詩詞之處,不容欣賞中國文學者忽視也。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點點心靈

特殊的聖誕節 ✍張在孜

談天說地

再作嬰孩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兩櫃與救恩 ✍于中旻

藝文走廊

疫境散記 ✍凌風

談天說地

回顧與前瞻,喜樂迎新年 ✍林向陽

寰宇古今

哥倫布的航行 ✍文中旴

寰宇古今

福音使者徐復生 ✍曲拯民

談天說地

再作嬰孩 ✍于中旻

寰宇古今

魂斷苦傷道的苦絕基督 ✍殷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