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這不可能!

陵兮

 

  這麼流暢的歌,一氣呵成的氣慨,神韻,咬字,音樂性,那麼好,無論是義大利文或中文藝術歌曲都唱得很好。這是誰唱得呀?這是我嗎?不可能?我怎麼能唱得那麼好?
  心中憂傷,因為無人分憂。孩子受困,受害,我覺得求助無門。社會人士的眼光叫我害怕,好像是我做錯了甚麼,得這些苦難及報應?捫心自問,並未做虧心事,為何天災,人禍不斷地臨到孩子及我的身上?
  借學習音樂,從事音樂,我得到了一片純真的片段,在每一首獨唱曲的幾分鐘內,我把自己的一切全然擺上,去享受那純真的美和毫無干擾的喜樂,平靜!
  我陪着孩子學琴,自己也學,又加強原來的音樂素養,同事叫我去拉小提琴,學唱歌,學指揮…結果拉大隊一窩蜂地的去;同伴都走了,只剩下我十年如一日地還在學,也在用。
  在香港一所名校任教數年,學生以我的教導為金科玉律:老師說練兵千日,用在三分鐘(因為學校音樂比賽通常限時一曲三分鐘),我要求我的五個詩班合唱團,及二十餘位獨唱者,要全神貫注,絕對準確,那麼我們比賽贏了也不用驕傲,輸了也不用氣餒。因為只有稍有差錯就是不完美。
  我要求學生如此,我自己也盡力向那目標走。
  這次,這群九歲到十二歲的孩子們比賽前到錄音室錄了十餘首歌,為的是要有更佳的表現。我也忘了到底教了這些孩子們幾多英文,中文合唱。今天偶然整理錄音帶,又播來聽聽,覺得很不錯,那首孫思橋編的“搖船曲”唱得真好,和絃,旋律之美不必大合唱團遜色!
  我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錄音帶的另一面有我的音樂會的十餘首。我要謝謝我的幾位元音樂老師之教導,鋼琴老師的伴奏,要謝謝上帝賜予的天賦聲音,歌喉以及歌唱的熱情!把我這個不可能成為唱者的人,竟唱了人生。
  “這不可能是我!?”原來真的是我,何時竟在匆忙的歲月中遺忘了自己!謝謝這卷錄音帶給我肯定;“這就是我!”我在有限的時空和苦難中也能盡力而為,能在生命中留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