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教車“驚”驗

傅三川

 

  教授兒女駕駛,是我作為父親所經歷其中一項最“驚心動魄”的體會。其實,坊間有許多經驗豐富的合格教車師傅可以代勞,而且其專業資格總會較自己的“業餘”資格為佳。因此,若從“安全”的角度來看,就算要繳付一筆為數可觀的費用,這仍是“物有所值”的。可是,我卻認為親自教授兒女駕車,是身為家長的一個不可推諉的責任。
  誠然,學習駕駛並不單純是一種理論或學說,而是要學車者親自去動手操作,以熟習和累積路面經驗。“紙上談兵”式地教授駕駛,肯定不會給學車者帶來任何的益處。因此,一般來說,家長多憑自己過去所累積的駕駛經驗來作為“授課”的基礎。然而,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對一個年輕人來說,任何一種經驗的傳遞都不會是一門容易學習的功課。我認為父母教授兒女駕駛,必須同時備有勇氣和大膽“冒險”的精神,這樣的要求,比具備豐富的駕車經驗更為迫切。因為讓兒女操控着自己的車子,在“馬路如虎口”的街道上行走,那的確是一項令人感到提心吊膽的嘗試。
  除此之外,父母亦要常常保持着一種積極的態度。在教車時,無論遇上任何驚險的鏡頭,都要盡量使自己“面不改容”,甚至要面帶笑容地好言相勸和鼓勵,以免孩子的自尊心因受批評而對自己的駕駛能力失去信心。若子女一旦形成了對駕車產生恐懼感,以致再沒有膽量去學習的話,那就會後果嚴重了。因此,當我在車廂內坐在女兒的旁邊時,便要裝作若無其事。
  然而,她卻不曉得,原來我的雙腳,已緊張到不斷暗暗地用力在車板上猛踩,彷彿這樣做,就可減少駕駛的危險程度。縱使每一次都能平安抵達目的地,可是我卻早已“汗流浹背”了。但我依然珍惜這個“刺激”的體會。
  父母在為兒女自立各方面的預備中,教授駕駛是幫助他們成長的一個大好機會。再者,我個人認為,父母能在兒女成長的過程中有分參與,是一種莫大的福氣。更何況,樂意把自己的生命交在兒女的手上,是為人父親的一項美好的挑戰,因這將有助其自信心的增加。進一步來說,當我們父女兩人在車裏共同進退,共度險境之際,雙方的感情亦因而增添不少,這是我在教授過程中所學習到的寶貴功課。回想起來,當年我學習駕駛的時候,父親沒有機會親自教授,那實在是我生命中的一份遺憾!
  當我留心觀察女兒駕駛時的緊張態度,令我不禁在想,或許這亦是父母同時學習成長的機會。在過去的日子裏,我們不也曾走過類似的路嗎?還記得幼年學自行車時,父親在旁為我打氣,就算我只能將車子維持平衡一秒鐘,父親總會報以熱烈的掌聲及喝采。遇到跌倒的時候,他亦會即時把我扶起,並鼓勵我要再接再厲,不要放棄。這些歷史性的片段,至今仍然記憶猶新。現在能將這些經驗傳遞到自己的女兒身上,使其代代相承,這亦不失為一種“優良”的家庭傳統!
  換言之,隨着歲月的過去,父母不單在自己的年歲及經驗上漸長,更重要的是要與子女一同成長,並學習瞭解他們在成長過程中所面對的掙扎和迷茫,俾能協助他們去面對生活上的種種挑戰。其實,要求子女與父母一起成長是有其一定的困難,因為孩子們缺乏寶貴的人生體驗。然而,相對來說,若父母要學習跟子女“與時並進”的話,採用“引古鑑今”的方法,相信會比較容易得多了。此外,女兒學習駕駛一事,象徵着新一代的成長,更意味着她要“離巢”的日子漸近。
  想深一層,教授女兒駕駛只是第一個“驚險”的體會而已,等到她考獲駕駛執照後,驚險的程度肯定會“變本加厲”。還記得女兒第一次獨自駕駛的那個晚上,我要一直等她平安返家後才能入睡。這亦是每個父親成長的必經之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