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舊瓶新酒貴醇醲-新事物入舊體詩之我見

何鷹

 

-發言稿-

  舊體詩難寫,眾所週知。她已不再時興了,閒適之吟情所餘無幾。更難的是,將新事物寫入舊體格律,即近(今)體詩!
  舊詩新題兩不易,仍有人樂此不疲。寫出言志作品,良莠參差。可見宏揚國粹,今時還可為之。大漢文化遺產何幸,歷劫後尚留一線新機。唯三千年詩學園地,大都荒蕪百載矣。由此看來,清除雜草,培育新苗;薪火承傳,耕耘刻不容緩。
  本文作者何某,寂寂無名之輩。學問修養淺陋,豈敢以文藝復興者自居?只鑑於風雅偉業,目前衰落如許。乃甘冒天下之大不韙,為普及舊體詩教發出呼籲。拙稿舊瓶新酒貴醇醲,執筆原由在此。

  我的“自序”指出:吾人習寫舊體詩,形象關聯手法之得失,是成敗首要關鍵所繫。所謂形象關聯手法,是指作者含毫搔首以選擇語詞字隻,務求與格物求同覓對之原則相符合;而這種選擇方式或要求,常見其在字隻偏旁轉移,部首牽引;或部首轉移,偏旁牽引的雅趣現象中成功達至。
  為塑造詩藝純畫面之美而運用的形象關聯手法,為古體或其他任何形式詩作所無或不強求要有,實在是屬於格律詩特別奧妙的專用技巧也。吟詠舊體格律即近(今)體詩,任何騷人墨客都要先過形象關聯這一關。否則他寫出來的詩虛有其表,當然不可卒讀了。
  形象關聯手法所成就的詩藝純畫面之美,是為詩一首所需技巧皆用上,所循格律全符合而成就的渾然四美之一;
  渾然四美之二是意象貫徹,即其含意在詩文裏貫徹始終;
  渾然四美之三是音韻諧和,例如:不可犯孤平,不可犯拗等等;
  渾然四美之四是神容妙肖,即在詩文中字與字之間碰出情彩擦出火花別出境界。
  舊體格律詩的名篇或任何成功作品中,由形聯,意貫,音諧,神肖四美渾然而成一體,並可見為詩起,承,轉,合的行文功效。以下範例可供學習或參考。

回鄉偶書其一  唐.賀知章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詩寫久客傷老情懷,推為千古絕唱。
  此詩之所以膾炙人口,首先在於形象關聯純畫面之成功造就。少小,老大,是人的不同年齡階段;離家,回(家),人的行動情況;鄉音,人口所由發;無改,指人的鄉音不變;鬢毛衰,人的鬢毛因歲月頻催而衰白;兒童,幼年的人;相見不相識,人用眼目來視認所得的感應;笑問,人笑着發問;客,作客的人;從何處來,客人來自何方。從此詩一首二十八字所構成的形象關聯純畫面可見,無一字與人和人的遭逢處境無!

九日  唐.李商隱

曾共山翁把酒巵  巵(音:﹝支﹞)。
霜天白菊繞堦墀  墀(音:〔池〕,臺階上的空地)。
十年泉下無消息
九日樽前有所思
不學漢臣栽苜蓿  苜(音:〔木〕)。蓿(音:〔宿〕)。
空教楚客詠江蘺
郎君官貴施行馬
東閣無因得再窺

  這首七律詩,見其在形象關聯純畫面的十分講究。山翁,郎君,漢臣,楚客,是詩中指人的代詞;酒巵,泉(下),樽(前),是與水有關聯之物;霜天,白菊,從天時的變化與植物的生長,作顏色之調和;堦墀,在霜天之下白菊之繞生地帶;堦墀與東閣,指詩中的現場處境;十年,九日,指詩中歲月的推移與時節的景象,二者互相配合;九日更具明點詩題之妙着;無消息與有所思,是心事的反證描述;有所思,是回扣前聯四句的樞紐,是下啟後聯四句的活門;苜蓿,江蘺,植物的種類,回望第二句中的白菊,皆屬香草類植物;行馬與苜蓿(苜蓿是行馬的飼料)也可視為一體,以上一系列的名/實詞,由其有關聯的動/虛詞如曾共,不學,空教,官貴,無因,把,繞,無,有,栽,詠,施,再,窺等詞組或單字共同發揮點石成金作用,便成就了突顯形象關聯純畫面的形聯,意貫,音諧,神肖四美渾然一體的藝術佳品。尤以思與慕為一詩之雙眼,用看不見其字形卻能於字裏行間強烈感受到的,怨與恨交錯捻成的一股紅線串將起來,從而使意象貫徹始終,神情亦自然妙肖於讀者眼前。這就是方家所公認,難度極高的為詩工力所在地。如此工力是在起,承,轉,合的吟詠過程中,運用形象關聯及意象貫徹手法,務求達到符合格物求同覓對原則之目的而體現出來的。

 愛嘀低IDD  今.王晉光

素手輕挑愛嘀低    
千言萬言待何時
從今魚雁杳形跡  杳(音:〔秒〕)
妾意郎情人不知    

  詩寫當今遠距離互通音訊,因有了無線電話手機之應用,給人際關係與日常生活帶來莫大的方便。其手法出諸比興,非常引人入勝。
  愛嘀低三字,是王絕一詩二十八言的主旨。從其字隻在行文中的偏旁轉移,部首牽引,或部首轉移,偏旁牽引的雅趣現象中,見到一位女子素手輕挑(手機字鍵)的迷人姿態,芳心躍動的暗喜情懷和紅唇開合的嬌滴低聲。千言萬語的言語從言;待何時的何中也有口,時,從日,指通話的時間;人不知的知,偏旁有口;魚雁是古時書信的代稱,書信由人的口讀出來,使人聽了內心感動;妾意郎情,妾指打手機講電話的女子,郎指聽電話的對方男子,意和情兩字皆從心,與首句的愛字從心上環迴呼應。
  總觀王詩全篇,愛嘀低IDD通話時的心中情,口邊意,低聲語,素手姿,都在形象關聯及意象貫徹的手法之下,並於格物求同覓對原則之成功體現中,一一神情妙肖,活色生香地呈獻在讀者眼前了。
  上述方法種種,都在拙稿所舉為例的詩作中一一體現和變通。既然如此,新事物入舊體詩,今人是可以寫得出,寫得好的。至於表達新事物含意的新語詞,在篇章中與傳統舊語詞所佔比例多少才算合適,端視乎新舊語詞的融合,即在構成詩藝純畫面的形象關聯手法演進過程中是否合情合理。
  以下尾聲一片,也可謂由衷之言。
  根據個人創作經驗,愚某深深體會到,今人要寫成一首反映新事物足以令讀者盪氣迴腸的舊體詩,最為嘔心瀝血的是如何遣用適當的代詞;而代詞之遣用又須與比興手法迂迴照應;比興手法又離不開典故之傳承;要取典故合為今時之用,萬不可作“尋章摘句老雕蟲”也。
  拙稿舊瓶新酒貴醇醲.新事物入舊體詩之我見,敬請賜教詳閱全篇。多蒙顧曲周郎,今日聯袂賞光。正我一絃之誤弄,定當銘感五中矣。
  願君取時事為吟,從此一往情深。望再卜佳期共聚,把舊瓶新酒盡興同斟。幸甚幸甚。

(本發言稿在第二屆香港舊體文學國際研討會[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raditianal Chinese Literature of Hong Kong]會上宣讀, 2007年八月三十及三十一日)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