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宗教干政的問題

 

  最近有人作了幾個笑話,其共同特性,可稱為“語源笑話”,有的頗有諷刺性和警世意味。如:政治(Politics)是“眾多”(Poli)的“吸血小動物”(tics)。經紀人(Broker)是使你“破產”(Broke)的人。可見搞政治這行業,給人的印象不怎麼好。
  不過,現代地球表面上流行的,多數是民主政體,至少在理論上,是眾人的事,既然作“主”,對於所作的決定,就得負道德上的責任;即使不作決定,也得負另一方面的責任,看來很難推託得掉。
  華人傳統的不願涉及政治事務。“康衢老人擊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何有於我哉!”所表示樂天知命的態度,就可以說明。
  不過,聖經並沒有教訓該避免政治。相反的,以色列人的信仰,時常與政治連在一起。宗教的興衰,總是與君王和領袖的信仰有關:背道的領袖,如瑪拿西,領導人民傾向邪惡,道德也因而低落;虔誠的君王如約西亞,則領導人民尋求神,道德因而高尚,國家也興盛蒙福。舊約聖經有許多卷,更是政治人物所寫的,且不說集先知,祭司,君王於一身的摩西,以色列出色的軍事領袖約書亞,連轉移歷史的士師,祭司,先知撒母耳,是以宗教領袖干政,大衛王以今天宗教語彙來詮定,也是英雄君王,兼為先知詩人,所羅門自不必說了;先知但以理還作了外邦朝廷的高官,“平信徒”業餘先知阿摩司,則以評議政治關懷社會知名,引起御用假先知的嫉妒不滿,並施以恫嚇,還在王面前說他的壞話。
  回教與政治的關聯,是多年的傳統。除非完全不了解史實,沒有誰能夠否認。到今天,仍然是如此。就如伊朗雖稱為共和國,也有形式上的國會及總統,但還是宗教頭目說話算數。其他的回教國家,也不過是大同小異。如果有人到回教國家去談政教分離,可是找錯了門路,只有在回教不當權的國家,才可以商量。
  印度教也是如此。如果誰到印度去,敢於駕車撞死當街慢行的聖牛,看結果如何,如果得僥倖活命,才可談有沒有分離那回事。
  佛教本來該是出世的宗教,但事實證明,佛教信徒不僅與世務爭,而且爭得非常厲害。看緬甸,看中南半島幾十年來的情形,可見政教分離只是一種說法,是不合邏輯,罔顧事實的理論,連真誠的理想都不夠格。
  十八世紀的歐洲“啟蒙運動”,以為“迷信,無知”,其實是反對宗教,高舉理性,特別以法國為最。1792年的法國大革命,巴黎街頭,血流成河,演成暴民政治的災禍。結果,還是沒有完全廢除天主教,卻叫人認識人理性的宗教或信仰,妄圖造成沒有宗教的世界,首先受傷害的卻是倫理蕩然,造出的社會解組,是多麼的嚴重的事。
  不過,偏有從美國發出的噪音,說甚麼宗教與政治“分離的牆”。其實,那連高調都談不上,只是荒腔走板的異調!他們曲解憲法第一條修正案,是極壞的解釋法律,不通的語意學,也不懂歷史,且不說完全對神學無知了。
  聖經從未叫信徒不涉政治,而是要被揀選作領袖的,導民以正,明白神的原則,然後以率領人民,豈有叫大衛逃避政治嗎?聖經說:

[神]揀選祂的僕人大衛,從羊圈中將他召來,叫他不再跟從那些帶奶的母羊,為要牧養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產業以色列。於是,他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詩篇78:70-72)

牧羊與牧民

  同屬事奉,並無屬靈屬世之分。如果以今天的術語來區分,大衛應該是“平信徒”,非“全時間事奉”的專業聖職人員;但使徒彼得被聖靈充滿,在五旬節作新約教會的第一篇講道,宣稱“大衛既是先知,又曉得神曾向他起誓,要從他後裔中,立一位坐在他的寶座上。”(使徒行傳2:30)當然這是預言彌賽亞的統治,但基礎的應用,是指大衛王。
  這裏不是說“統治”,“轄管”,而是說牧養,引導,並且有時還說“服事”。中國傳統則稱“牧民”;牧人出身的大衛,自然知道這政治藝術。很多領袖是跟從,現代所謂“民主”政治,實際是投票政治;野心的政客,爭取人民投票,拉票,買票,騙票,嚇票,無所不用其極,就是沒有誠信那回事。這是走入了歧途,迷途,禍亂之途。
  常聽到有些現代的政治領袖,宣佈“信仰是個人的事”,並不影響政治決策。這樣的說法,如果不是表明他不真正明白“信仰”的意義,就是不真正懂政治,否則就不是真正的誠實人。
  政治不需要和宗教分離,更不是對立;所需要的,是明辨體用之分。

政治的體用

  治術可以用“巧妙”,自然並不是愚昧為高;但以心中的“純正”為體,不可使權術偏離原則。
  聖經舊約的歷史,記載有的君王,為了愚弄百姓,隨從人民的愛好,縱容他們背道行惡;或為了因應國際情勢,臣服於強國,也隨而接受異邦的宗教。這些不是巧妙,而是出賣原則,更背棄信仰。如北國的以色列王亞哈斯,奉亞述的宗教;猶大的惡王瑪拿西,崇拜偶像,墮落到史無前例的低卑程度;末代君王西底家,沒有原則,搖擺不定,看軍閥的意見為轉移。現在的政客,也師法他們的故智:日本的領袖們,近年總是依違於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不管那裏供奉屠殺人民的兇手們,曾導致日本覆敗,幾至滅亡。台灣的前總統李登輝,身為教會長老,還曾聲言要作甚麼傳道人,卻去進香拜偶像;其他的鄙陋投機分子,更不值得辭費了。
  政治上需要巧妙,卻不是狡猾,詭詐。正如主耶穌差遣門徒,出去工作的時候,吩咐他們:“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馬太福音10:16)絕不是教導信徒如蛇的詭詐虛謊,更不是像古蛇的欺騙引誘人;而是告訴他們,警惕所處的危險環境,要善用智慧和靈巧,不可以愚昧行事;但原則上是像鴿子的善良純正,不要使用機詐,妄啟分爭。這是誠信為體,靈巧為用。

  希望今天的政治,不要驅逐宗教,不要與宗教對立。也願基督徒不要以政治為污泥,避之惟恐不及;但基督徒若不參政,豈不是必須要惡人當權,基督徒選擇單在旁抱怨批評?至於參政的基督徒,更該導民以正,堅持原則,運用巧妙,像但以理和末底改,不惟造福人民,且能作出榮耀神的見證。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