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十五)

何去何從

李卓民

 

  在我輔導軍人的個案中,曾接觸過不少痛哭流涕的男士,但像眼前這位中年後期士兵那種悲傷悽厲的哀哭表現,還是首次體驗。老實說,我自己也被對方哭得死去活來的態度感到有點手足無措。我用一隻手搭在對方的肩頭,另一隻手卻忙於遞上一張又一張的紙巾,去嘗試止住如洪水破堤般奪眶而出的眼淚。每張紙巾都濕透了,堆了一大團放在書桌上。
  那是一個春光明媚的清晨,核桃溪總部(Walnut Creek HQS)的炮兵們都忙於預備體能考試而正在進行熱身運動。我因為在巴拿馬森林區演習時手部受了傷,所以暫時不需要參加考試,於是被列入復元觀察檔案之中(On Profile)。忽然電話響起來,是列治文市維修部隊(Richmond Service Battery)打來的急電,主管軍曹說,有一位軍人家中有事故,使他神態失常,又哭又鬧,其他軍人都無法安慰他,使他平靜下來。他們的司令怕這心靈有問題的軍人會產生自殺的傾向,所以請主管軍曹致電話,找我前往輔導及商量應對之方法。
  我驅車到達列治文市的國防軍分部門前之時,主管軍曹已經焦急地在那裏等候着,一見我來便引進司令的辦公室,並找一個通訊兵出去傳那有問題的軍人進來會見。這身材龐大的禿頭士兵一進來便哭個不停,邊說邊哭得斷斷續續,把他的故事說出來。“軍牧,多謝你來看我,…我的妻子上星期剛離開人世,…嗚…我不知道如何活下去,…嗚…因為她是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失去她,我好像失去了生存的意義與目標,…為甚麼這樣不公平,要我中年以後便喪失老伴,…嗚…我不想活了…。”他把四張紙巾哭濕之後,又繼續說下去:“她在世的時候是兩百多磅重,有極嚴重的膽固醇及糖尿病…嗚…她不聽醫生與我的勸告…不肯節食,又不肯運動減肥…我們都預料有這一天來臨,但想不到這一天來得那麼快…。”
  待他哭訴了半天,把聲音也哭得沙啞,正在抽噎的時候,我用溫柔的聲浪安撫他,告訴他人的生命時間表在神的手中,生有時,死亦有時。雖然他的枕邊人已經完了世上的路程,起碼她仍有一位摯愛的丈夫在記念她,而且他們也曾經享受過一段頗長的相愛,婚姻生活。我跟着把一些中年至晚年危機面對的難題,一一與他分享,也以輔導上的經驗,提醒他如何在日後的生活中選擇自己當行之路。人的生命有一個循環(Life Cycle)由單身進入婚姻,由婚姻進入生兒育女,由養育進入空巢期,最後是返回單身期,學習適應喪偶的孤獨生活。有些人用轉業,遊歷,進修,嗜好或再婚,去勝過這段日子中寡居帶來之挑戰與孤單。不過,年紀的漸長及經濟的短缺,可能是以上某些理想不能達到的妨礙。再婚也許是更大的挑戰,因為人在年青時找伴侶,選擇比較更多外在的吸引力與條件;待年紀稍長,體力與體態也開始改變,脾氣性格也有些轉變了,做人也許會更世故,更小心而容易產生對人不信任,不易遷就。男性步入中年以後,比較依賴配偶,所以喪偶再婚的需要,通常比女性為強烈。軍人面對更大的考驗與危險,所以心理壓力比一般平民更多,對異性在心靈與肉體的需要上也較大,故此婚姻上出現的問題亦比常人複雜。
  經過大半天的深談與勸勉,代禱,這傷心的老兵總算平靜下來。以後的數個月中,他常常出席我主領的軍營崇拜,臉上的愁雲也漸見散開了。一年後某個軍人家眷同樂日,我正擺設一個攤位,讓人參觀一些軍事用品,歷史文物之際,那個“創傷的心靈”跑來告訴我,他已經有了第二春。他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仍找到知心的女友,並快將再婚了。他走開時,有如返老還童的常青樹,度過了一個悠長的寒冬,又在那裏萌芽了。

  “主啊,在我們周圍有不少受創傷的心靈被人忽略了,他們在人生的崎嶇路上受挫時,求主差派更多你的兒女去成為他們的安慰,使他們重拾生的盼望。”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