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08-04-01


偷閒

湮瀅

 

  活在這個齒輪的空隙與馬達轉速的工業社會中,閒暇是愈來愈少,甚至絕跡了。今天人們見面寒暄時,多半會用“近來忙不忙?”取代了“今天天氣”的口頭語。是的,工業社會的特點就是“忙”,不管你有沒有事你都必須要“忙”。你若仔細觀察一下,會發現許多人都在無事“忙”,若是別人見面問你近來忙不忙?你便會不假思索地回答:“忙”“太忙了!”“忙死了!忙得一塌糊塗!”假若你回答“不忙”,對方才會大吃一驚,因為這是不可思議的。人人都忙,你為甚麼不忙?而“不忙”可能會意味着你失了業,或者已被投閒置散。就算是腰纏萬貫,做了寓公,也需要忙,忙着消遣,忙着交際,忙着應酬。所以你如果對人家說:“不忙”。便會覺得不好意思,覺得臉紅。因此不忙也得忙。儘管忙來忙去會是一場空,但在你的心臟還跳動的時候你便不能不忙。大家都忙的結果,許多人便都陷入了絕望的掙扎中。今天人們每天所負擔的憂慮與痛苦,遠比往古人們一個世紀的總和還要多。
  忙碌,便是今天人們的時代病。
  若讓今天的華陀為工業社會的一大群時髦病人開一張特效藥方,恐怕用不上甚麼抗生素之類的用機械製造出來的針藥,而是一張簡約的單方“閒暇”。你說這比靈丹還難尋,因為人們根本沒有閒暇,閒暇是農業社會的產品,它早已隨着工業巨輪的轉動,被碾得粉碎了。
  朋友,你所以這樣想,因為你就是一個時代病的患者,事實上閒暇是有的,只是你找不到它罷了。程顥有一首七絕:“雲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時人不識餘心樂,將謂偷閒學少年。”在這首詩中,我非常欣賞他使用的“偷閒”兩個字。這個“偷”字用得很絕,也很耐人尋味。
  現代人因為忙慣了,所以一空下來,便覺得“寂寞”,“無聊”,必須要設法來“消遣”時間。因之許多有用的時間被消遣掉了,被許多惡性的娛樂節目佔滿了。今天人們的娛樂,名目愈來愈多,但這些工業社會的的娛樂,並不教你的心靈得到閒適,而且多半是在刺激你的身心。它不是一帖清涼散,而是一針奮興劑。它使你的身心暫時麻木,隨着嘈雜的“音樂”去狂跳亂舞。這些娛樂,不過是另一種形態的“忙”罷了。而等到忙過了之後,你會覺得身心更疲憊,更空虛,心靈中失去了更多的東西。而你所患的時代病,也就每下愈況了。
  其實,你只要稍微寧靜你的心境,將胸臆澄澈出來,你會發現你實在並不是那麼“忙”,實際上你還有許多空暇,可以讓你的心靈享受到片刻的閒適。由緊張繁忙的生活中安靜鬆弛下來,讓心靈多接觸大自然,讓眼睛多親近綠色。泡一杯苦茗,讀一首小詩,聆賞一曲古典音樂,神遊於一幅潑墨山水之間,聽一聽無知兒童們的可愛的對話。甚至無妨合起手來,閉上雙目作一個祈禱。讓心靈中那些生活的渣滓沉澱下去,讓靜與美昇華起來。“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何不學一學行吟曲江的杜甫,與歸隱田園的陶潛。
  你若能每天由忙碌的生活中,偷出十分鐘來,讓你緊張的心靈得到寧靜,管保比你大量地吞食特效藥丸,要有用得多。說真的,生活在今天這個被混亂的聲音與顏色所污染的世界裏,在經常用“讀秒”來進行的各種競賽中,你若不能將“忙裏偷閒”這一記絕招學會了,你整個的生命都會是一種浪費。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完全的愛 ✍凌風

談天說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亞谷

藝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風

藝文走廊

疫境詩兩則 ✍安吉

談天說地

鎖園香氣與美果 ✍于中旻

談天說地

溫和 ✍于中旻

雲彩生活

肺炎與木瓜 ✍烝民

藝文走廊

人生四夢(二)紅樓夢 ✍殷穎

雲彩生活

稱心園藝:木瓜,番木瓜 ✍餘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