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小橋流水

吟螢

 

  面對着浩瀚的大海,與奔流而去的巨川,我會感到茫然;因為它太大了,大得我容不下去。我的心胸是如此的窄,窄得只能容納小溪,那潺潺而過的小小的溪水。在這恬淡的春天裏,那細緻的波紋,明媚的清淺,碧鮮的水草,永遠蕩呀蕩的,撫摩着小魚的尾巴。而溪底的沙層,永遠是那麼白,細,連膽小的女孩子,也敢脫了鞋赤足下去試一試。
  要是在海灘上就不能這樣,你儘管躍下去,讓浪花漫過你,讓海水將你淹沒。與海相比,你會有渺小的感覺。而在清淺的細流裏則不同,你能體會到完全的自我,你會感到這條小河是為你而存在的,你能充分地品嘗流水的滋味。在大海裏,在無邊無際的腥鹹海水中,它會完全將你吞沒,融化。所以我愛小溪,愛這涓涓的細流。大海如一個龐大的交響樂的演奏,你會在那壯闊複雜的節奏裏迷失了自己。而小溪如鋼琴小提琴小品,你能充分地把握它,欣賞它,你也能將自己的情感貫注給它,讓它的韻味在你心中流過,也讓你的感受滲入它的音色中。
  由於近代工業的突飛猛進,到處都是巍峨壯觀的大橋,簡陋的小橋早已不多見了。在鄉村中偶見之。我總會躑躅其上,徘徊良久。每每使我想到兒時在放學回家的歸途中,經過的那座小木橋,與橋下潺潺的流水。當夕陽照着那一抹清淺,木橋的瘦影便疊印在溪旁的野草花上,我會放下書包,爬下小溪,坐在細細的小草上,望着溪水出神。因為溪底沙石的高低不平,流水便發出琮琮琤琤的聲音,如小提琴的鳴奏,偶爾拾一塊小石頭拋入溪心,激起飛珠濺玉,如靈巧的鋼琴音符,清脆地擲入耳中。溪裏悠游的小魚,在片刻慌張之後,立時恢復寧靜,還是不急不緩地從容悠游,難得它們都訓練成了如此修養的功夫。
  赤足到小溪去捉魚,是最令人奮興的往事。將兩隻小手放在溪心,等小魚游過時,一下子可以捧起來,讓一條活鮮鮮的小魚在手中蹦跳,心中會充滿了捕獲的喜悅,讓牠在掌心蹦幾下躍入水中,再急急忙忙地逃到水草深處,會使人泛起憮然而又釋然的愉悅。夏天溪水漲了,溪面上也長滿了綠色的浮萍,這時候是青蛙的世界,每逢走過小橋的旁邊,此起彼落的蛙聲便盈盈入耳。站在小橋上憑眺溪岸兩旁的垂柳,看柳絲蕩入波心,另有一種風致。那些匆匆忙忙趕路的人們,走近這小橋都會自然而然地慢下來,當人們步上那座輕盈的小木橋,看粼粼的波紋上映現出飄飄的衣袂,伸手可以觸及拂面的柳絲,誰不想多逗留一會兒,享受片刻的瀟灑,浸在淡淡的詩意裏。我還能依稀記得一位策杖的老翁,在橋畔低徊曼哦的神情。
  希望在我歸去時,小橋無恙,流水依然。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