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失”之隨想

傅三川

 

  相信人人都會有失去東西的經驗。女兒最近在校園裏失去了她的手提電話,一時間令她心煩意亂。一方面要立刻向電訊公司報案,暫停號碼的使用,另一方面又擔心電話內的資料會遭人盜用,傷及無辜的親朋好友。對一個年青人來說,沒有電話在手的日子確實難捱,因為與外界的聯絡一旦中斷,就會感到整個世界似乎突然之間全部停頓了下來。

  “失去”所帶來的痛苦,挫折及無奈感,可能會惹人憤怒。有些時候,失去了的不一定是傳家之寶或價值連城的物品,而是一件非常普通的用品;只是剛好正想要用,才發現它竟已不在原位,那時心中的滋味真不好受。

  除了失物及失竊外,我留意到在生命裏,出現“失”的可能情況倒真不少。在職場裏,偶一失慎就會引起失誤,失手而導致失責,失職,失業。在人際間的交往中,要保持應有的禮儀,因此離席前須向同座的人說聲:“失陪”。此外,亦要避免在待人處世時的失言,失檢,失態,失德,失信,失約,失敬。在每天種種的際遇中,我們也要學習去面對失望,失意,失勢,失寵等境況所帶來的的壓力。其中,失敗給人的打擊最為嚴厲。其實失敗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不能從失敗中站起來繼續前行,向已計劃了的目的地前進。

  人生之中,有些“失”是不容當事人所操縱的,青春,歲月,時間就是一些好的例子。其次,許多人亦可能會因病而失明,失聰,失味,失血,以致剝奪了他們享受生命和生活的權利。尤其是長者們的健康,大多是每下愈況,身體的許多功能開始逐漸地失靈,藥物亦已對其失去了效力。我體會到失憶和失禁,最令老人家感到困惑及難堪。再者,失足,失身,失戀,失婚也是現今社會的常見現象。另一方面,生活的擔子所帶來的憂慮及壓力能使人失眠,有些人更因患上了憂鬱症而行為失常,每天過着失魂落魄的生活。

  然而,在眾多的“失”之中,我觀察到一個隱藏的危機,就是人的失落。多年前曾讀過一則有趣的故事。話說有一個差役,押解一個光頭的大盜到城鎮裏去受審。差役動身前恐防有甚麼錯漏,便把各樣東西逐一數點,而且編成“口訣”,一路便喃喃自語,不斷地在背誦着:“包裹,雨傘,枷,公文,禿賊,我。”

  禿賊很快便發覺解差的是一個獃子,於是在客棧裏把他灌得酩酊大醉,再剃光了他的頭,並把枷鎖套在他的頸上,然後遠走高飛。差役醒過來後,怕生意外,慌忙地查點一番。摸摸包裹,雨傘都在,再摸摸枷鎖和懷裏的公文,都並沒有失去。唯獨不見禿頭大盜,心裏大吃一驚,便連忙到處尋覓。忽然在鏡子裏發現了一個發亮的光頭,他便隨手摸摸自己的頭,然後立刻轉憂為喜地叫了出來:“謝天謝地,幸好禿賊還在。”

  我們會笑那笨差役癡呆,連自己的身分也弄不清楚。其實,我們不也是犯上了同樣的毛病嗎?據心理分析家的觀察,現代人最常發問及最教人困擾的問題就是“我是誰?”這是一個身分危機的徵狀。這問題背後所指的並非“我叫甚麼名?”或“我住在哪裏?它所針對的,是到底我活着的意義是甚麼?許多人每天為了要糊口養家而早出晚歸,甚至機械性及麻木地忙着去應付一天的工作。難道這就是人生的意義嗎?若是,我們就比野獸更為可憐了。

  我曾有一些可笑的經驗,就是在收拾東西的時候,常常發現到一些已失去多年的物件。其實,能夠重尋這些失去已久的東西,本來心中應該高興萬分。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它們早已“失蹤”了。同樣地,活在一個既忙碌又充滿着競爭的環境裏,或許我們在不知不覺之中,亦早已失去了我們應有的人生方向,目的及意義。

  或許,在重尋已失去的東西前,我們必須先檢查自己到底所失去了的是甚麼?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