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死亡谷

余卓雄

 

  朋友賀賴爾每天早上喜歡讀報紙上的訃告欄,他看不見自己的名字,便自言自語地說:“賀賴爾,你還沒有死。”說完便匆匆地上班去。他解釋這個古怪的習慣道:“當我明白死亡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的時候,我便好像活在一個特別可愛的世界裏。我雖然不想急不及待的離開今天的生命,但這也不是說,我要計劃在地上永留。”
  賀賴爾今年最少有八十歲了,他是個律師。他早就寫好了遺囑,似乎在準備一次遠行。
  至於科明夫人,她對物質的觀念看得很重要,她工作勤勞,身體一向平安。她的生活享受十分舒適,自然嘛,無憂無慮,很使人羨慕。
  可是她突然患了腦溢血而死,前後不過三天時間。誰也不能立刻相信,她祇活了四十八年。
  世界上有很多人寧可把報紙摺起來,不要讀一切有關災難的消息。我們也有一些會意的隱語來代替死亡。可惜我們愈跑得快,後面追得更緊。如果你能勇敢地站着,定眼看一看生命究竟是甚麼一回事,你會發現若干迷信,恐懼,都是庸人自擾。相反地,正因為你曾對死亡加以漠視,你白白失掉了許多做人的樂趣!
  “媽,公公還會回來嗎?”最近我主持一個喪禮,坐在前排的八歲的孫女兒問媽媽。媽媽回答道:“他不會。可是有一天,我們要見到他。”做媽媽的這樣開朗地和小兒女們談人生最大的事,還是我頭一次見到。
  她不以人工勉強美化死,她讓自然去誠實地說話。她不諱疾忌醫,小兒女們誠然有一股不捨之情,可是他們沒有無法控制的悲慟,以至影響健康,從小就留下黑暗的陰影。
  醫生們都承認病人臨死前常經驗到的異象,特別是最後的一秒鐘,有宗教信仰的,獲得無限的保證與異常的安靜。否則,垂死者的無望倉皇,使他的精神更形痛苦,他的親友欲慰無由,這才是一段飲恨綿綿的不了情。
  加州有一個三十方里的死亡谷,沙漠一片,行者驚心。今天,美國管理園林的部門把它開闢為遊覽探險之地,死亡不再威脅勇者雄心。你如何克服心中的死亡谷呢?
  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在一息尚存之際,對他的醫生說:“不要浪費你寶貴的時間,讓我安然去吧。”艾森豪威爾(Dwight D. Eisenhower, 1890-1969)也不要做心臟移殖手術。
  泰戈爾(Tagore, 1861-1941)說:“死亡像出生一樣,都是屬於生命的。走路要提起腳來,但也須要把腳放下去。”我們的一生,每每失去很多應該當機立斷的機會,有時還可以盼望下一次的改過。然而死亡一次!生也一次!
  耶穌說:“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永生既不限於六尺黃土之下,那麼一切地上儀文,不外欺騙生人,死者何嘗不想回來指點迷津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