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地中海上的落日

音凝

 

  本來是要到山頂上去看希臘神廟,卻意外地在那裏第一次邂逅了落日,地中海上的落日。
  爬上山頂的時候,已近黃昏,歷千百年仍然矗立在那兒的巍峨的白色石灰石柱子,幾處傾圯的牆角,一排石雕的女奴,用雙臂吃力地擎着沉重的石樑,過了幾千年仍然沒有放下來休息的機會。在今天人權主義的潮浪下,她們似乎在向蒼天作無語的控訴,抗議古希臘歷史給予她們的桎梏;而觀光客們卻漠然無動於衷地一味在拍照留念,似頗欣賞昔日奴隸制度下這些受害者們的美姿。只有風雨會同情她們,在一世紀一世紀緩緩地進行着剝蝕的工作。如果沒有天災與人禍,這種殘酷的勞役,怕還要繼續幾千年,等到這些石頭完全風化了,才能卸下她們肩上的重負,喘一口自由的空氣。
  我倚坐在一塊斜倒在崖邊的石柱上,出神地凝視着石柱上模糊的字跡,企圖讀出神廟建造的年代,建造者彪炳的功績,以及一些曾經不可一世,但早已不為人知的名字…默想着斑剝沒落的古希臘文化出神,逐漸發現石柱上塗上了一層紅色的淡彩,猛然一轉頭,必然看見海上浮起了一大團圓圓的紅,赤暈染紅了半邊天,渲紅了一海水,像血,紅得沉甸甸地幾乎要將地中海壓下去。像爐裏剛倒出來的冶金,但卻凝固在那兒不動;一時我的心也與那堆紅金融鑄在一起,連呼吸都幾乎停頓了。我愕愕地望着它,覺得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由那團紅裏透出來,將我整個的心神都懾去。我真想跪下來,我好像失去了感受的能力,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真實的落日,我偷窺了宇宙的奧秘,在無意中看到了它毫無遮蔽的裸體。而地中海的海平線終於被它壓彎了,吃不住它紅色的重量,我目送它一點一點地沉下去。最後留下了厚厚的一層紫,但不久就暈淡了,變成了一抹靛青,成為蒼茫的黑。
  當我將目光收回來的時候,白色的石柱已染成深灰了。我扶着石牆站起來,一種古典的蒼涼透過我的掌心,我仍然能感到那種幾千年古老文化的韌力。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