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二一)

亡兵紀念

李卓民

 

  “李軍牧,你好。又有要事麻煩你了,不知你能否代勞?”州軍牧韋力士中校打電話來我教會辦事處找我,平常總喜歡跟我寒暄一番才轉入正題,但今次卻是單刀直入。“如果我時間及能力許可的話,我會盡力幫您,未知是甚麼事呢?”我一邊說一邊想,必然是另一個任務交託我去辦了。腦子不期然想起小時候喜愛閱讀的小說人物007詹姆士.龐德(James Bond,香港人稱他為占士.邦),他的英國海外情報局主任M在平常交談時愛稱他為詹姆士(James),但有重要任務時,卻改稱他的編號,表示公事公辦。我想韋軍牧不以我英文名字稱呼而叫我軍職名稱,相信亦是此意,西方社會的風俗習慣通常都是如此,直接了當反而使我感到更加舒服。
  每年五月底的週末是美國亡兵紀念日(Memorial Day),週末過後的星期一是亡兵紀念日假期。在節日前後,許多軍方墳場都舉行追悼儀式或崇拜典禮,我亦曾被邀為這些典禮撰寫亡兵紀念禱文。今次之亡兵紀念週末在全國各地都舉辦聚會,紀念戰俘與失蹤軍人(Prisoners of war / Missing in action),並在各紀念儀式中升起黑色的紀念旗,以代表家人的哀傷及國民的記念,黑旗中間印着一個人影,有時更加上一句:“免至我們忘記他們”(Lest we forget them)。為着這特殊的授旗禮,各地老兵團(Veteran Associations)都在市內的郵政局門外舉行紀念聚會。屋帝市(Oakdale)的老兵團及市長邀請加州州軍牧出席這聚會,為他們選讀安慰的聖經與祈禱祝福。但州軍牧在同一個週末要開一個重要會議,所以致電邀請我代勞,一則他知道我不會容易拒絕,二則他認為我是一個最佳代表他出席的人選(他告訴我,喜歡我的口才,不介意我的口音)。於是我用電話與當地郵政局之經理聯絡,就在亡兵紀念日的週末,清早駕車前往屋帝市,參加這有意義卻哀傷的典禮。
  屋帝市位於加州中部,前往國家公園“優山美地”(Yosemite National Park)的遊客必會穿過這只有三千多居民的小市鎮,才轉入通往國家公園的要道。在我炮兵營內,有些軍曹也住在這地區附近的幾個小市鎮,因為他們喜歡漁獵及鄉村的風土人情。我在聚會前四十分鐘左右已經到達屋帝市中心的郵政局,與經理短談後,參觀了郵政局內的操作。儀仗隊亦先後到達郵政局的門前,是海軍儲備軍官團(Navy ROTC - Reserved Officer Training Corps)的團員。他們穿着深藍色的海軍禮服,佩帶鮮黃色的儀仗肩帶(Honor Guard Cord),暗紅色的領巾及暗紅色的貝雷絨帽(Beret),加上襟前的獎章及色帶(Medals and Ribbons),白色手套握着的M1步槍,真可說威風凜凜,隆重莊嚴。大家經過彼此介紹後,便列隊準備來賓之光臨。


國家公園“優山美地”(Yosemite National Park

  市長及區議員都是女性,我與她們見面時,笑說這個市是女性的天下,有如進了女兒國(Amazon)一般。跟着一位男的國會議員帶領着一批老兵進場,這些退伍軍人都年在花甲以上,因為都是五十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老兵。其中有些老兵顯得衰殘軟弱,可能是在大戰時受過損傷之故。我為典禮作開會的祈禱及選讀傳道書第三章之序言,特別強調“生有時,死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女市長為這聚會作引言介紹目的,並邀請國會議員作演講,安慰失蹤軍人的家眷,同時鼓勵及感激老兵們的愛國與忠貞的服務。聚會的高潮是讚揚兩位老戰俘的勇敢及為國受苦的經歷,一位是陸軍航空隊的駕駛員(Pilot of The Army Aviation Unit),另一位是海軍飛行員(Naval Aviator)。美軍當時尚未有空軍的部隊,所以陸軍與海軍飛行員便充當空軍的工作,在歐陸作戰以及太平洋作戰期間,立了不少功勞,也損失了不少青年飛行員的性命。這兩名飛行員分別在德國上空及太平洋區域上空被擊落戰機,以致成為戰俘,一個被囚於柏林,另一個被禁於東京,受盡納粹德國與軍國主義日本之虐待。大戰後,德日先後投降盟軍,這兩名戰俘才獲釋放,真仿如隔世。我為大會祝福後,黑色之紀念旗徐徐在旗桿上升起,老兵們都在致敬中淒然下淚。我深深體會到,只有歷盡滄桑的老兵才明白劫後餘生的感受與感激,戰後出生的美國人鮮能了解這種經歷與心情。
  會後在茶聚的時間內,我有機會與各人拍照留念,並且從戰俘身上學到了一個重要的功課。“大戰雖然過去了,受苦的日子帶來的是難忘的創傷,陰暗,惡夢與惆悵。求神幫助我們學習戰後饒恕的功課,重建敵我之間的友誼,並幫助新一代了解戰爭所帶來的痛苦,以致後人不會步上一代的後塵,引發另一場的世界大戰,使更多無辜的生靈塗炭。”以上是其中一位生還戰俘從心底發出的肺腑之言,也可算是警世之金石良言。

  “主啊,我為美國人能夠有寬恕敵人的氣量而感謝你,若果他們沒有你話語的安慰,絕對不可能有這化敵為友的美德。”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