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閒話中國與波斯

史直

 


Reza Shah Pahlavi

  幼年嗜集郵,喜獲本世紀初波斯郵票數枚。及長,興去,集郵癖中斷,故缺伊朗郵票。波斯易名伊朗,係遜王巴勒維乃父禮薩.沙.巴勒維(Reza Shah Pahlavi, 1925-1941在位)所決定,自1935年始。
  古波斯之東部有國名Parthia(安息或帕提亞),是漢唐以來中西間交通和貿易必經之地。其西之波斯國,於公元前六世紀中葉建國,距今已兩千五百餘年。後來Parthia國皇室在亞歷山大病故後奪取了波斯國都,另建王朝,故在後來數百年間波斯疆土全部被史學家寫作Parthian Empire一直沿用到公元後三世紀,波斯重興,才改回舊名。其實,稱法雖異,但功用則同。如基督教舊約時代的前期(公元前二十年至十六世紀)地圖所示,其地原稱為“以攔”即Elam並非國名。波斯易名伊朗,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波斯建國之君是古列(聖經的譯法,見以斯拉記第一章)即Kurush接近波斯文的正音。英國史學家用Cyrus音譯自希臘文。
  古列王率大軍戰勝瑪代人(Medes)並擺脫其轄制後,開始建國。時在我國周靈王時代,亦可謂在犬戎入寇,幽王被殺,平王東遷後約二百年。
  以攔人是“閃”的後裔,是亞洲人。瑪代人是“雅弗”的後裔,高原人,歐洲人。古列王領導的是一場保衛領土,極其壯烈的戰爭。
  在古列時期的前後(公元前五,六世紀)世界各地出現許多空前絕後的聖賢哲人,創下歷史奇蹟:中國的老子,孔子,孟子;印度的釋迦;希臘有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得;猶太有以賽亞,但以理,耶利米;波斯有卓路祆斯特(Zoroaster)等。
  卓氏創學說,設宗教,謂天地間有陰陽兩面;陽清淨,善之本,陰從污,惡之本,陰陽相鬥不息。教寺中晝夜燃火,表象徵,有助發揚光明,藉此常勝陰。拜火教,即祆教,又名二元教(陰與陽為二元),皆於中國得名,並流傳。
  倘周史所記確鑿,二元教於周末(公元前三世紀)已傳至中國邊疆地域,後來有教主的弟子元真行教化於中國。元真或者是最早到中國傳教,並構通兩國間文化之波斯人。
  東漢時,諸葛亮善觀天文。祆教的祭司亦有此奇才。
  耶穌降生猶太伯利恆城,時天空現異星,三名“東方博士”千里迢迢,涉沙漠,尋訪至,朝見聖嬰,伏地拜,恭獻禮物。“博士”亦譯作“智慧士”,“天象家”,另有名稱Magi,職“波斯古教”寺官,祭司。波斯古教即祆教,拜火教。
  古列王自從大敗瑪代人(西方史學家以今日反伊朗政府之克爾德人Kurds為瑪代人之後裔)亡其國後,乘勝去征服巴比倫,解救了所有在彼作奴隸的猶太人,使他們恢復自由,歸回猶大國,重建聖城耶路撒冷。在國難時期,有宗教領袖。
  宗教立國,猶太人最早,波斯人繼後。古列與大利烏王(Darius)建國,有賴卓氏所創之宗教來大力輔佐,先固內部團結,強國勢,次拓疆土,東自印度,西至古實(今日的衣索比亞北部),國土廣大,世無其匹。王朝傳約二百三十餘年,亞歷山大率軍入侵,城陷,宮闕毀,碧血灑疆場,白骨蔽平原,國亡。


大利烏王宮殿遺址

  此後,中波兩國交通中斷一時。約百年後(公元前一世紀)漢武帝派張騫通西域,出使烏孫(今新疆省伊寧市附近),張令副使繼續前進西行,遠至安息國(Anshan在波斯國境,古列王幼時被稱為安息王公),值羅馬國興,波斯介於中國羅馬之間,絹絲經新疆,西域,波斯,在腓尼基的推羅港(Tyre在黎巴嫩國)整理,染色,然後廣銷地中海各地的羅馬宮廷,貴族,顏色以紫色最貴重。腓尼基人(黎巴嫩人的遠祖)最早發現紫色染料,採自地中海所產一種貝類生物Murex。我國也以紫色為貴,應始於漢代。幼年讀古文,今猶記憶略:帝寵幸,必賜紫袍,車輪塗朱丹。未知中國是否受羅馬宮廷風氣之薰染,抑屬巧合?
  多年前,讀瑞士國西巴染料廠的紡織季刊。某期,專論古代絲絹,內有關於經波斯行銷羅馬帝國各地的史實,並附繪圖及照片。當時,用中國絹作加工─染色,整理─除推羅港以外,還有埃及的亞歷山大港,大馬色(今敘利亞都),安提阿(今土耳其境)。又取中國生絲,與麻或毛作交織出品種類繁多。從業員各族皆有;腓尼基人,阿爾美尼亞人,猶太人。
  自從地中海一帶悉入羅馬版圖後,羅馬人對波斯人和中東各地商人“獨霸”絲絹市場一事,既羨且妒,早思染指。迨東漢桓帝末年(公元166年)羅馬商人初到洛陽,始直通貿易。其時,敦煌已為西陲驛站,千佛洞正開鑿中,至東晉時期,全盛。
  張騫通西域,約二百年之後,東漢平帝遣班超通西域,文武官員,人馬裝備,浩浩蕩蕩,總數約七萬人,歷時十七年,力戰匈奴,遠征波斯北部和裏海一帶,直達羅馬國境。
  晉時,“五胡亂華”,鮮卑族建北魏,南北朝興,俟太宗建唐後,中原二百五十餘年的混亂局面始中止而澄清。期間,中國除自印度大量輸入佛學和藝術外,與西域的關係暫時中斷。查中外史,在此時期,中波兩國的關係無要事可記。唐興,中國與西域的交通和貿易漸復舊觀,且呈空前盛況。
  太宗貞觀六年(公元627年)波斯人阿羅本率徒二十一人到長安(西安),建波斯寺,佈教,命名景教(Nestorianism)取其教旨光耀四方之意。景教脫胎於天主教依聖經為信仰基礎。唯創始人涅斯多留(Nestorius, c.386-c.451),身為大主教,不肯依當時習例,尊聖母馬利亞為聖,認為雕像繪像皆不合聖經真理,故不見容於教宗。他的理由是:馬利亞是耶穌肉身之母而非神聖(divine)之母。他初遭迫害,後被放逐。信徒從其說者,相率逃亡,至波斯,受禮遇,教派基礎於波斯國確立,景教遂向東方地區擴展傳佈。繼波斯人阿羅本到中國後,有波斯人湯馬士者,率徒徙向印度,在印度南部建寺佈教。今日在印度怯拉拉省(Kerala)有關景教歷史流傳,和遺蹟為證。歷史既記其事,更有出生該地的印度朋友對我如此告。
  意人馬可孛羅初抵元之大都(北京)時,沿途見有大秦寺多處。波斯人傳景教,有“景教流行碑”為證。
  唐時,祆教與摩尼各於長(西)安建寺。摩尼教創始人為摩尼,取祆,佛,景,三教“精華”設新教,一度在西域各地流傳。唐初,中國屢向回紇借援軍。回紇人徙居中土者,以摩尼教徒居多,眾請於朝,始建寺於長安。
  唐末,武宗反對佛教,其他教門寺院一併被焚毀。摩尼僧侶首先被殺。其餘波斯人之命運不詳。
  天方教(伊斯蘭,即回教)興。西方紀元以耶穌誕生年始;伊斯蘭教則以教主穆罕默德由麥加出走,率徒勝利進入麥地拿之年為始,即公元622年,時為唐高祖五年。天方教與政治,軍事,合而為一,人民剛毅勇敢,視死如歸。伊斯蘭教軍到處,皆望風披靡。波斯全境陷,伊斯蘭教主建都巴格達(今伊拉克國都)。各地拜火教寺被毀,僧侶教徒被戮,倖存者向東方國家逃亡。數世紀以來,拜火教徒(Parsi)於印度半島各地,在藝術,音樂,和工商業各方面,頗有成就,一度是遠洋貿易的先驅。鴉片戰爭前,廣州有洋商九名因販賣鴉片被林則徐逐出廣東,其中有英人四名,美人一名,波斯人拜火教徒三名。
  唐朝中葉以後,西域各地漸棄佛,祆,景,摩尼,改奉伊斯蘭教。時大食國興,其名見唐史,即西方史之Seljugs或寫作Seljuks國。唐末,大食國人自陸路入中國傳教,並由海路入廣東,請准建清真寺。入廣東之大食國僧侶,有波斯人,天方人(阿拉伯)也許有回紇人。
  大食國之國君,皇室,皆回紇人,屬突厥的分支。歐洲十字軍東征攻取耶路撒冷時,大食國這支回軍勁旅與十字軍交鋒,大敗西方。某次,俘虜了東羅馬的國君。迫得東羅馬帝國割地,易俘,求和。大食國後來建都巴格達,囊括波斯全部疆土,國祚約二百年。此後,王公互殘,繼有種族之爭,國呈分裂割據之局面,至終亡於蒙古。
  民國成立,旗作五色,象徵五族共和。倘在戰後蒙古依然歸中國,非蘇俄附庸,中國人曾統治波斯國,當非謬語。
  元憲宗蒙哥八年(公元1258年),亦即世祖忽必烈接位前兩年旭烈兀(Hulagu)陷巴格達,建伊勒汗王朝(Ilkhans of Persia and Mesopotamia)疆土廣及今日波斯和伊拉克全部,土耳其西部。蒙哥,忽必烈,旭烈兀三兄弟,皆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之子。伊勒汗王朝於一百五十年後亡於非成吉思汗苗裔蒙古人帖木兒(Timor or Tamerlane)之手。此人智勇過人,雄心勃勃,所向無敵,率軍由波斯直取小亞細亞,陷莫斯科,西方震驚,與成吉思汗先後為歐洲所畏懼。大軍東返後,入印度,陷德里城,為同部落的蒙古人鋪下在百年後入印度建立蒙古王朝(Mogul Dynasty 1526-1858)之路。
  元朝覆亡,帖木兒聞訊,決心由中央亞細亞興師伐明,代蒙古人雪恨復仇。明成祖永樂二年(公元1405年)帖木兒督師東下,忽於中途病故。統帥既去,群龍無首,大軍遂折回。伐明之事終未果,明廷之幸。
  帖木兒在波斯所建王朝壽命只一百一十年,若加前期旭烈兀王朝一百五十年,蒙古人(中國人)統治波斯總計二百六十餘年。

  據明史:成祖派三保太監鄭和下“西洋”,共七次,加上末次在仁宗時代出海,總共八次。其中四次訪問過波斯灣之忽魯謨斯(Ormuz, or Hormuz)。島上酋長四次派使到中國入貢。忽魯謨斯輸出貨物有金銀,珍珠,良駒,乾棗地毯等皆受我國歡迎。尤堪注意者:瓷製品所用的波斯藍(Persian or Cobalt Blue)係一種含鈷的天然礦鹽與玻璃中的矽氧化後即呈藍色)又稱穆罕默德藍,於此時期輸入中國,供應陶瓷業,玻璃業,明清兩朝代,民用飾珠,官用朝珠採用波斯藍色,最受歡迎。顏色有鮮明晦暗之分,深淺之別,各因配料而異。藍花白瓷器,永樂時期最盛。數世紀來,是歐美各大博物館搜集的對象,今日歐洲各舊皇宮,幾無一處缺如。倘你路經巴黎,遊凡爾賽宮,請注意,某一房間所展的,大部分是波斯藍繪花的明瓷。我遊希臘諸海島,在土耳其海外一島上,名路德斯(Rodhos, or Rhodes)隨導遊入“耶路撒冷聖約翰騎士”古堡,在陳列架上,窗上,赫然見有波藍繪大瓷瓶,高可齊及人胸,也有彩繪品,該是成化間產品,都是價值連城的珍品,可能全是明廷(神宗,即萬曆間,或熹宗,即天啟間)因天主教派遣科學家到中國,致謝教宗的禮物。波斯藍繪花明瓷的身價可見,也真是無遠弗屆。


清代的朝珠
在玻璃飾珠上使用波斯藍

波斯藍繪花的明瓷

 

  永樂帝遣鄭和與波斯灣酋長修好,並遠達天方的秩打(Jidda),不僅雙方可貿易互惠,且兼有向波斯的蒙古王朝取大包圍的姿態。後來蒙古王朝在波斯告終,島國忽魯謨斯始向波斯歸順。
  中國與波斯灣間的海上貿易關係好景不常。約五十年後(十五世紀末),葡國海上勢力東漸,中國在波斯灣惟一的貿易據點竟被葡國佔領。葡國勢力終在英海軍支持下被驅走,然列強同屬虎狼之輩,蠶食鯨吞,手段雖異,目的則同。不久,全部波斯灣區已被英國掌握。此時,荷,法等國也紛向印度和遠東伸展,通商,設殖民地。忽魯謨斯經歷兩次戰爭,全毀,貿易地位由島對面之Bandar Abbas取代,但今日尚非重要國際港口。
  蘇格蘭人瓦特在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發明蒸汽機,首先在格拉斯哥(Glasgow)船廠裝配遠洋輪船。中國與西域間的陸上貿易既受氣候季節之限,除了貨物在途中的損失不計外,路遙曠時,不堪與海上航行速,運率低的汽輪爭雄,漸衰而凋零以至枯萎。而西方列強利用航業,經濟,政治,軍事四方面向中國進迫。嗣後,不但中波兩國的貿易悉歸西商手中,所有遠洋貿易也為人所奪。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