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亞歷山大之死

史述

 

  六十多歲的希臘哲學家,亞理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感到非常衰老,也感到深深的失望。亞理斯多德愛亞歷山大,不僅因為他是自己的學生,更因為他是自己理想中的“哲王”,把世界文化的希望,寄託在那個年輕人身上。但現在信息迭傳,隨着那少年英雄東進的勝利,希臘疆域的擴展,也更加高傲,居然自以為神!老人家覺得,像是雕塑家手下的藝術品,出了大毛病,不是自己所期望的;那理想中的少年王子死了,實在的,他寧願亞歷山大真的死了,或是他自己死了。


亞歷山大受教於亞理斯多德

  十三年前(335 BC),亞理斯多德在雅典郊外,創立了萊思蒙(Lyceum)講堂。次年,他看到亞歷山大(Alexander, 356-323 BC)耀武揚威出師東征。亞理斯多德把極大的希望,寄託在這青年的馬其頓王身上。當那英武的王子十三歲時,馬其頓王腓力二世,就讓兒子在亞理斯多德門下受教。三年多的造就,眼看着亞歷山大成長,似乎是理想中的“哲學家王”。在文學和辯論之外,王子還對生物和醫學表現興趣。
  腓力王猝遭暗殺。在三個月之內,二十歲的亞歷山大,贏得希臘諸城邦的擁戴,成為他們的盟主,並共同的統帥。


亞歷山大與迪奧真尼

  聯邦議會散後,許多顯貴,名流,學者,紛紛來慶賀;只是著名的犬儒派哲學家迪奧真尼(Diogenes, 412-323 BC)缺席,是美中不足。過了些日子,亞歷山大親自到郊外的地方去見他。迪奧真尼住在一個大浴盆裏,全身赤裸,只腰間圍着一條布,對亞歷山大炫赫的聲勢,只冷看了一眼,半句話不說。
  亞歷山大說話了:“我是亞歷山大王!”
  “我是迪奧真尼,一條狗!”
  亞歷山大問,可有甚麼他能夠幫忙的事。
  迪奧真尼說:“有的,站開些,不要擋住我的太陽!”再無一語。
  亞歷山大默然離開。路上,臣僕們在議論那個人。他們的王卻嚴肅的說:“如果我不是亞歷山大,我願作迪奧真尼!”
  然後準備騎上他的名駒烏騅奔馳飛路(Bucephalas),興師東征亞洲。


畫家筆下的亞歷山大和他的名駒烏騅奔馳飛路

  在臨行時,亞理斯多德對當年的學生殷殷囑託,要收集亞洲的罕有動植物,按時送回,供給他作歸類研究。這也是亞歷山大的興趣所在,欣然允諾:哲王的信諾,總是可靠的。
  亞理斯多德也叮囑:對希臘人要溫和有愛,對蠻族外邦(亞洲人),要嚴峻;不可讓希臘人與他們聯婚。
  亞歷山大也對恩師有個請求:要克理真尼(Callisthenes, 360-328 BC),亞理斯多德的姪兒同行,作他的史官,和隨軍宣傳家,利用其傑出的文學天才。有幾年的時間,二人是同窗好友。但亞理斯多德更知道,克理真尼是個哲學家,實話實說,不是逢迎君王,摧眉折腰事權貴的材料。不過,克理真尼自己願意去,揚名異域,還希望能夠輔佐勸諫亞歷山大。這顯明他自視太高,對亞歷山大不夠了解,或低估了環境對人事改變的力量。
  到那時候為止,亞歷山大對亞理斯多德還保持尊敬。當然,他不曾稱亞理斯多德為叔父,王子不那樣作的;但在同克理真尼談話中,會稱昔日老師“叔父”,意思是你的叔父。亞歷山大在所有談話中,則稱他是“哲學家”。
  亞歷山大王吩咐國庫總管,那位“哲學家”無論要用多少錢,總要照付。有一次,亞理斯多德要支取一筆錢,約當於一萬錠銀子。管庫官覺得數目太大了些,要先請示王。亞歷山大歡喜的說:“數目大,因為他看得起我,何必請示?照付!”
  馬其頓的捷豹,是歷史上罕有的軍事天才。他攻取了推羅,敘利亞;然後南下埃及;埃及人歡迎他為解放者。繼續向東進發,一路連戰連克,有時艱苦並激烈,亞歷山大數次身被重傷;但智勇雙全的統帥,和忠勇效命的將士,徹底擊敗了希臘的宿敵波斯,佔領了其首都。
  王子學生東征的得意,對亞理斯多德並不盡是利益。希臘諸城邦並不是那麼和諧,雅典人看不起,嫉妒馬其頓人的成就,更反對獨裁;亞理斯多德總得為亞歷山大辯護,使他爭議性的行動合理化,這有時就得冒生命的危險。
  330年,波斯的大流士王,被篡逆的部下所弒,亞歷山大佔領了巴比倫,蘇珊,北上瑪代,儼然是希臘和波斯的共王。但姪兒克理真尼連續的報告,越來越使亞理斯多德煩惱,並擔憂。亞歷山大更加霸道,易怒,有時不論敵友,拂逆的人,就遭受嚴厲的懲罰,或集體屠殺。
  亞歷山大率軍離國多年,將士損折傷殘很多,有的是年老從征,也愈加衰老。雖然不斷從本國得到補充更替,希臘諸城邦只是勉強應付,大部分人力資源來自馬其頓;隨着疆域擴大,人力越明顯的不敷分布,必須更多使用本地人。
  為了得征服地區人民歡心,亞歷山大接受波斯的文化和習俗。他最喜歡的,是波斯俯伏敬拜。奴顏婢膝的人,為了取悅大王,把他當神禮拜。希臘人以為這樣的禮儀,只限於用對神祇,不甘願這樣作;克理真尼更知道他並不是神,公然表示厭惡。亞歷山大暫時取消稱神的舉動。但他從小就由母親教導,養成幻想,以為自己是宙斯的兒子,古英雄亞奇力或海勾力士的化身。加以左右的逢迎,在酒醉心醉的時候,真的是飄飄然,更使他以為真是這樣,或但願如此。
  在328年,亞歷山大連日廣開筵席慶祝。志得意滿的王,酗酒無度,酣飲之後,全然不顧體統。其中有克雷託斯(Cleitus, 375-328 BC),與他爭執起來,指着亞歷山大,誇伐自己救過他的功勞;並說先王腓力二世,才是真正的英雄,他不過是承襲父蔭而已,沒有甚麼了不起。亞歷山大暴怒而起,用長矛把他昔日的好戰友刺透,當場身死。亞歷山大懊悔悲傷,一連幾天拒絕飲食,作要追隨好友於泉下的樣子。亞納其珠(Anaxarchus, 380- 320 BC)進到帳中勸慰他:王不必受法律約束。因此,追贈給克雷託斯叛逆之名,死是罪有應得。史家說:這標識着自由的結束。
  不久後,發生了五名侍僮同謀叛逆的事件,他們都先後被處死,有的是遭裂肢酷刑。還有其他的人,在恐怖的嫌疑陰影籠罩之下。不過,失寵克理真尼,並沒有牽涉到裏面,但因陰謀背叛之類的罪名,被監禁七個月,死在獄中,或許是被處決了(敢於反對領袖,就是反叛)。大家知道,那是哲學家執着真理,說真話,敢於反抗異議的結果。
  似乎是被甚麼力量驅使,為了榮譽,為了建立世界性王國,亞歷山大以不停的征伐,為他的事業。在327年,他率軍越過山嶺,到達了印度的恆河彼岸。
  到此為止,將士們都服從他們的王,為他的豪氣所感召,不論甚麼艱險,從不退縮,也不曾懷疑。但到325年,馬其頓來的將士們,背離家國已經九年了,思念家人故土,在征服印度之後,決定不肯再往前走了。在亞歷山大召開的高層軍事會議中,一位將領起來說:“成功的偉人,在於知道甚麼時候停止!”
  亞歷山大發脾氣,施壓力;又說,如果他馬其頓的戰友們不去,有人為了榮譽,會跟隨他繼續前進;不過,後人將記得,他們在危難中丟棄了他們的王!
  這樣,還是沒有達到預期效果。亞歷山大最後宣告:尋求神的旨意如何。自然由心腹的希臘先見和加勒底星象家為他求問,所得一切兆頭,都是不可再往前進!
  亞歷山大低頭了,接納將士們的請求,先給資遣返年老傷殘的人。然後,分遣軍隊,率婦孺傷殘並輜重,乘船由印度洋恆河口,循岸入波斯灣,自己則率軍由陸路越山嶺,踏上艱難的凱旋路程。
  324年春,回軍波斯的行政首都蘇珊。
  亞歷山大娶了大流士三世的女兒芭欣(Barsine又名Stateira)為后,他的愛將騎兵指揮海非司臣(Hephaestion, 356-324 BC),則娶了王后的妹妹。還有一萬名娶波斯妻子的將士,都發給妝奩。顯然的,他忘記了亞理斯多德的話:希臘是文明世界的人,其他蠻族,都是奴隸,不適用人道待遇。
  過了不久,海非司臣染病,很快就死了。他怪罪醫生失職,看顧不週到,去參加筵宴,誤了病人,把醫生殺了。在巴比倫,耗費一萬錠銀子,為海非司臣舉行葬禮,並下令封為神祇。
  以僅十二年的時間,征服了大部分的歐洲,北非,和西中亞。蓋世英雄一代豪傑亞歷山大,在巴比倫,一場連日的筵宴中豪飲,忽然染疾,終於323年六月十三日崩逝。臨終時,有人問誰將繼承。亞歷山大說:“強者得之!”沒有誰能夠繼承亞歷山大。


亞歷山大之死

  亞歷山大到底是怎麼死的?有人說,是亞理斯多德調製了毒藥,叫一名馬其頓人侍從,秘密混在飲食中,給亞歷山大服下,導致他的死亡。
  以講品德著名的哲學家,會作出這樣的事?
  從倫理觀點衡量:亞理斯多德不是為姪兒的緣故,而是為愛希臘,愛真理,過於愛一位暴君,可以構成任何反對行動的正當理由。不過,亞理斯多德終於離開了萊思蒙學院。據說,他最後的話是:免得雅典重犯獲罪哲學的惡行(指雅典曾以褻瀆神明罪,鴆殺蘇格拉底)。


亞歷山大雕像

  亞歷山大崩逝以後,土利買(Ptolemy, 367-283 BC)運他的遺體,奉安在埃及的亞歷山大城。那裏自然有他的雕像,把他當作神。希臘各邦的城中,也都有他的雕像。斯巴達人諷刺的說:“亞歷山大想為神,就讓他為神吧!”
  安提帕(Antipater, 397-319 BC)是亞歷山大信任的元帥之一,一同轉戰各地;承父之蔭,他的兒子凱山大(Cassander, 350-297 BC),受委馬其頓攝政;他每次經過亞歷山大的雕像,都不禁戰慄。
  史家以為希臘文化的傳播,羅馬帝國的統一,以至基督教成為世界性宗教,拜占庭帝國的延續,都是基於亞歷山大的成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