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園藝.瀑布

音凝

 

  我到尼亞加拉(Niagara)觀瀑,是由遙遠的地方坐了一天一夜的灰狗巴士趕去的。一到達尼亞加拉便找到當地的旅行社,我是上午到的,參加了他們的First Tour,坐小型的汽車Limousine同遊,花五元五角美金。尼亞加拉瀑布在美國境內有兩處可看,但遠不如在加拿大境內看得真切。旅行社的司機兼導遊帶我到邊境移民局去簽證,經出示護照後,立刻獲得移民局簽准過境觀光三小時,車過彩虹橋,橋中間美加分界處立着美,加及聯合國三面國旗。美國人過境只問出生或居住地點即可通過,非常方便。

  加拿大境內之整潔比美國還考究,到處都是樹木與鮮花,連馬路中間的路燈杆上都懸着花籃,導遊先帶我們去參觀園藝學校的花圃,圃裏的鮮花真是美極了,白的,紅的,黃的,藍的…用各色鮮花織成各式圖案,簡直像圖案畫家使用儀器蘸着顏色繪在地上的,幾乎使你不信那是真正的鮮花,在尼亞加拉瀑布與金斯頓小鎮之間有一座用鮮花做成的巨鐘,斜立在地面上,鐘面用各色鮮花共二萬四千株栽成,一張鮮明瑰麗的羅馬字鐘面,面積為一○五平方米,周圍繞以荷花池,後面有鐘樓,機器在樓下,每隔一刻鐘即報時一次,這個精緻的藝術品成了觀光者主要的對象之一。
  在加拿大境內有好幾座鐵塔,可以登臨觀瀑,但以夜間為佳,瀑布用燈光映成各種顏色,我在白天沒有看到。立在加拿大岸邊看瀑布才真正過癮,巨大的瀑布近在咫尺,立在岸邊,衣衫盡濕。看到浩瀚的水勢急忙地,爭先恐後地擁擠下去,浪花再由下面激上來,蔚成一大片白色的濤壁,聲勢之大,如萬馬奔騰,看去怵目驚心。

  從前到濟南去看趵突泉,覺得那一股泉水由地下湧出,不舍晝夜地向上噴突,真是神奇。後來到台北看鳥來的瀑布,坐在溪底的岩石上,仰視白練傾瀉,讓飛珠濺玉撲到身上臉上,使人不自覺地體會到自然的偉大。但當我看了尼亞加拉的瀑布,才知道天下的泉水皆不足觀,一切的泉水與尼亞加拉的瀑布比起,都變成了涓涓細流。造物主好像匯聚了天下的泉水,由這裏一起流下來,“嘆觀止矣”這句話用在這裏,再合適也沒有了。其他的泉水都只能算是俳句,小品,只有尼亞加拉才是真正渾然地大塊文章,是造物主磅礡的大手筆。我愛坐在潺潺的溪畔品嘗它的清淺,但尼亞加拉卻沒有這樣的閒情逸致,陪你低吟淺酌,尋章覓句去。它像岳武穆的滿江紅,有氣吞山河的聲勢,它永遠沒有興趣為你奏鋼琴,小提琴小品。在自然大師的指揮之下,它一切樂器鑄成一片鏘然的交響。

  立在瀑布的旁邊,立在漫天的水霧和如雷的水聲裏,使你感到自己的渺小,無論你有多大的胸襟,也容它不下去。你不由自主地會產生出一種虔敬的心情。收起你平時的驕焰,而承認自己在大自然中的微不足道。無論是誰只要你凝神看上它幾分鐘,你總會得到一些啟示。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