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10-01-01


人造人

余卓雄

 

  有一次在我主持喪禮當中,看着棺木緩慢下降,本來天色灰沉,突然間一絲陽光衝破雲層,把人間愁苦悲傷,帶到天人合一的神聖境地。基督教相信死亡絕對不是結束,而是開始。常見輓聯上寫着“大人千古”,似乎人人都相信死後世界。二十世紀大佈道家葛培理,是有史以來個人對廣大人群證道而聽眾最多者。他說:“天堂地獄如果僅僅屬於假設,你又是否肯冒這個險?”
  科學界,醫學界,和生物學者正在全力研究,把人類生命延長到不死。豬肝可以代替人肝,電子發動癱瘓的神經系統,兔子眼角膜能移植人眼,猩猩心臟對損壞了的人心有助,整個屍體將予冷藏,等待復活,甚至智能性格,也可從心所欲。
  我們當然不能輕視科學的進步。人既可造,這是對進化論最大的譏諷。我們決不是從低級動物演變而來,而是上帝按照祂自己的形像創造人,人便有無上的智慧。
  於是宇宙間最不可思議的神秘揭開了。我們可以開列一張“理想的人”訂單,如發達的腦,標準的體格,高等智力之類。但因為科學和宗教是並行的,有很多有趣的問題,將一齊交付我們思考。
  人造人應該姓甚名誰,誰是真正的父母?他將有誰的遺傳?聽說全球節育事屬必需,為甚麼偏找麻煩又造一些新生命?以死人器官移植,豈非犧牲某甲而優某乙?既然器官可換,又哪裏有那麼多的死人?也根本沒有死人了。如果利用動物,是否半人半獸充斥?“非人”一語,不能視為侮辱了。
  在屍體冷藏期內,寡婦是否有權領受其丈夫保險金?其人土地及不動產,是不是永遠屬其所有?既無死,惡人橫行無忌。已處死刑的犯人,是否准予再活?戰爭也不可怕了,自殺也無目的。長生不老,是否一定快樂?如是痛苦,死又死不得,豈不更苦?
  最使我們注意的,是在既死未生之間,靈魂何處去?如棲宿有所,天堂地獄當更可信。又靈魂如何回到人體?他認得那本不屬自己的器官嗎?
  我們現在看到科學進步,其影響倫理,法律,社會和宗教的必然性。誰譏笑宗教不合潮流,是說人根本不需要精神智慧,而這一個元素卻是文明啟示的原動力。
  聖經是歷史上唯一的文字記錄,以簡潔而雄渾的文句宣示人的起源,乃為被造,是為血肉之軀,能腐敗,最後還是歸回塵土。人有超然悟性,是為靈,死後其魂不滅,進入永生。耶穌在被賣前對門徒說:“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有人說天堂既美,何必到世上來?卻不知世人每三過天堂之門,拒而不入。又有人評基督徒,對永生之城的期待為自私。那麼甘心下流者,又豈可稱勇氣可嘉?我們又何忍攻擊為道殉身流血者僅為一己私利?古今教會之門,豈不常為罪人大開嗎?
  生死循環,乃屬天理;善惡報應,新陳代謝,並無不合邏輯。生得光明,死又何懼?如有回生之方,卻淪為人渣,生有何益哉?幸而當年秦始皇找不到靈芝草,否則城無礁類了。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兩家鬥爭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相愛 ✍亞谷

談天說地

從世紀船難談見死不救 ✍林向陽

談天說地

大同社會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復活主的三現 ✍凌風

藝文走廊

掃羅王的獨白 ✍凌風

樂趣飄送

一個世代,一首詩歌 ✍殷穎

寰宇古今

誰先發現美州? ✍劉廣華

樂趣飄送

葛利格 Edvard Grieg ✍稽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