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物理人生

不對稱的生命更美麗

—宇稱不守恆定律

吳慕鄉 劉麗紅

 

  小時候在路上看到雙胞胎,深覺太神奇了!天底下怎麼會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直到—我娶了雙胞胎之二分之一…!
  第一次看見我太太和她雙胞胎姊姊是在一個夏令會,不仔細分辨還真的分不出誰是誰,因為不僅兩人的外形相像,甚至聲音都幾乎一樣,外人真的蠻難分辨,當然,後來因着接觸的時間和機會多了,自然也就知道該如何地分辨,然而,在電話中她們相似度達百分之九十的聲音,還是有時連我和她們的父母都還會弄錯。不過話雖如此,她們仍然是完全成熟的兩個個體,外形雖然相似但個性迥然不同,聲音雖然神似卻仍可分出高低,因為她們一為女高音一為女低音,在教會是很好的女生二重唱,因此,別人以為希奇的“雙胞胎”傳奇其實在我們家並不希奇。


拉丹和拉蕾 Ladan and Laleh Bijani

  全世界有多少對雙胞胎或許我們並不知道,但我絕對相信長得相像的雙胞胎對人生會有不一樣的追尋,就如不久前因分割頭臚手術而過世的伊朗連體姊妹花拉丹和拉蕾(Ladan and Laleh Bijani, 1974-2003),成為世界媒體矚目焦點的她們在分割手術前接受採訪時表示,她們心中最大的共同願望就是成為兩個人。拉蕾說,每天一張開眼我們就想被分開;拉丹則表示,跟她的姊妹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一個想成為律師,一個將來則希望是個稱職的記者。雖然二人頭臚相連又是雙胞胎,但她們卻甘為自由而冒險,後來雖然在全世界無限的惋惜聲中去世了,但拉丹和拉蕾她們的願望最後起碼實現了九十分鐘,最終也分別安葬了。
  伊朗駐印尼大使形容連體姐妹花是兩朵堅強的花,雖然不幸凋落但卻勇敢地活到最後一分鐘。
  這是個勇敢面對人生也勇於選擇人生的真實故事,這對雙胞連頭姐妹花不僅將永遠活在人們的心中,同時也使我們不禁陷入深思,猶如活在鏡像世界中的雙胞胎,到底兩人是希望表現對稱還是不對稱?

是對稱嗎?

  曾經看過默劇中小丑在鏡中看到另一個自己逗趣的表演嗎?看他右手摸右臉,對方則用左手摸左臉,又看他動作忽快忽慢,對方也上上下下,忙來忙去的,很是有趣好玩,但試想,如果也把你放在鏡像世界中,你能透過觀察了解到底是自己的原來世界,還是對方的世界,哪一個才是真實的呢?

  物理中的宇稱(Parity)是指一個物理過程在鏡像世界中能不能被分辨開來。不可以的話,稱為宇稱守恆,換言之,物理定律在空間反射的情況下是不變的。宇稱守恆可以簡單理解為,基本粒子在照鏡子時,其鏡中的像與粒子具有對稱性。就像默劇中的鏡裏鏡外,二人的動作一樣卻方向相反,如果二人訓練有素能做到一模一樣,根據宇稱守恆,那在鏡裏的人梳頭髮速度理應和鏡外的那人梳髮的速度應該無差才是;又如一輛汽車,方向盤和油門在右邊,司機用右腳踏油門,且他以一小時六十公里前進,則透過鏡子的觀察,車子各部分為反的,司機會以左腳踏油門,車子前進的速度也應該是一樣的,以宇稱守恆來論,欲實際打造一台這樣的汽車就不困難,只要把設計圖相反裝就好了,再以此類推,宏觀的世界應該也是對稱完美,科學家們一直以為粒子世界同樣如此。

是不對稱嗎?

  1956年,華人物理學家楊振寧和李政道對此提出懷疑,提出了“宇稱不守恆”理論,打破了一直被大家接受,認同的“宇稱守恆”的理論,並且還特別設計了一個實驗,同年,華人女實驗科學家吳健雄(1912-1997)以此進行實驗,不僅證實了他們所提出的“宇稱不守恆”理論,同時也推翻了科學家們一直以來的美麗願望,從此,宇稱守恆不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同時也促使當年年紀尚輕的兩位科學家楊振寧和李政道榮獲了諾貝爾物理獎,這也是台灣科學家第一次的獲獎。
  當時,這可是個令人震撼的大發現,硬生生地摧破多年來堅固牢靠的宇稱守恆定律。有一個受人尊重,有名的物理老教授不服氣,一直想找他們理論,因為他認為自己有更堅實的理由可證明宇稱守恆是對的,其實他所持的論點很簡單,他認為上帝創造人真奇妙,且是公平的,祂給人創造了右手,也創造了左手,人有右腳也有左腳,人的臉上有有右眼也有左眼,有左眉也有右眉,一個鼻子也有左右兩個鼻孔,看起來都非常的對稱,所以宇稱應該不會不守恆才是。
  但楊振寧和李政道所提出的宇稱不守恆定律,指的是電子順時針自旋和反時針自旋是不一樣的,他們的論點或許更符合神的奇妙創造論,因神創造人有右手,也有左手,但不知你是否發現人的右手和左手的力量其實是不盡相同的,有人習慣用右手,有人習慣用左手,當然也有的棒球選手可能是非常努力,也有可能是有過人的天賦,他能左右開弓,碰上右投手他就用左打,碰上左投手他就改為右打,但本質上他左右手的力量還是不完全相同的。

不對稱的生命更美麗

  另外,如正反物質的對稱,時間的對稱等等,難道它們都守恆嗎?其中的奧祕或許不是今天探討的重點,但是可以明白一點的是,不是凡事皆一成不變的,在變化的同時也未必帶來的是破壞和毀損。宇稱不守恆定律更能顯明上帝奇妙的創造,如前述之雙胞胎彼此有不同的想法,進而造就出不同的人生,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不管我們是美是醜都是上帝的寶貝;亦正如科學家發現當天在下大雪時,每一片飄下的雪在高度倍數的顯微鏡下結晶形狀居然都不一樣,可見雪和我們人類一樣也是獨一無二的唷!
  每個人都有其特色,也有無限的潛力可以創造出特別的人生。像台灣知名的作家,同時也是前總統府國策顧問的杏林子劉俠女士,她的一生不可不謂坎坷,但人們卻在她文章的字裏行間和成千上萬願為她做見證的人口中讀到和看到一位樂觀,堅毅,聰明,勇敢,熱情的奇女子,數十年來每天她所承受肉體的小,中,大,狂和巨痛絕對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但她從不對生命失望,她不僅勤於筆耕也讓自己不成為家人的負擔,同時更積極為千萬殘胞立下最美善的榜樣,她珍惜生命,也一度成為自殺者沈浮海上緊緊抓取的浮木,點亮了無數微弱將殘的燈,她的不幸造就了其他人生命的美好。
  在高雄,我有一位好朋友,也可算是個奇男子,在地上爬行的童年沒有阻攔了他奮發向上的鬥志,國小畢業後他從雕刻徒弟開始做起,他從不因身殘而自怨自艾,他向生命挑戰,在工作上他努力的尋找他人生的航站,終於刻苦自勵,胼手胝足地開創了自己的一片天,他親手打做廣告招牌,站在地面上依然對着登高掛招牌的工人指揮若定,在顧客的眼中他可是一點兒也不殘障;面對自我的挑戰,撐着雙拐還穿着鐵鞋的他健行,騎機車環島,舞蹈,爬山,潛水,露營,爬行溯溪,野外求生和舉辦活動,不僅如此,他還成為國內首位殘障攀岩的好手,一生充滿傳奇的他停不下腳步,專業領域更從傳統跨足藝術,傳統木雕到水晶精雕,舉辦了不少的藝術個展,誰說殘障者註定一生悲苦。王燕琨不向命運低頭的一生,或許也可為宇稱不守恆的證明畫上一筆吧!

生命中的宇稱不守恆

  成功的經驗是很珍貴的,但若是一味地延用,不求甚解或突破,就反而可能成為向上或向前進步的絆腳石了,同樣地,當我們歡喜快樂的沈溺在成功的同時,也很容易就種下了失敗的種子,物理定律從“宇稱守恆”到“宇稱不守恆”,其間雖然走了不少年,但畢竟真相還是出現了,對物理學的進步可說是跨越了一大步;對人生來說,也着實讓人體悟了不少的真理。
  無論我們的原始生活條件如何,皆要相信凡事都有可為,不要相信命運的宿命論,只要你的心開闊,不管遇見周遭甚麼事情相信皆能成為生活的美好元素,不僅你會覺得豐富有餘,喜樂滿足,更能體會聖經上身處牢籠的保羅對腓立比教會所說的:“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我凡事都能作。”
  是的,在虛擬的鏡像世界中讓我們勇於接納自己,以自己為樂,更要記得“宇稱不守恆定律”的教導,不陷入無意義的模仿和追逐的失樂園中,如此才能重新打造出只屬於自己的美好未來。

(選自作者著碰撞的火花在跳華爾滋—從物理看人生展翅天使團隊出版)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