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曾子之死

亞谷

 

  纏綿病榻上的曾參,已到了油乾燈草盡的地步。他的弟子樂正子春,坐在床前;二子曾元,曾申,坐在腳下,以備病體不時有變。一個童子,手裏執着殘燭,坐在牆角。
  燭光照着曾子蒼老瘦削的面孔,無血色的嘴唇,臉上顯出深沉的陰影。燭光也照在他的臥蓆上。
  童子忽然說:“多麼華美光瑩阿,大夫的蓆子!”
  曾子聽了忽地一驚,張開失神無光的雙目:“哦!說甚麼?”
  樂正子春急叫他:“住口!”但少不更事的童子,還是再說了一遍:“多麼華美光瑩阿,大夫的蓆子!”
  曾子說:“是的!這是大夫季孫氏所贈,我不能起動,元兒!扶我起來,把它換去!”
  至此,曾元不能不說話了。就把父親的病情告訴他:“父親病很重,受不了顛頓折騰,還是到天亮再說吧!
  曾子說:“你卻不如他愛我。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我還貪求舒適麼?我唯一願望是得正而斃!”
  他們只好扶他起來,把那蓆換去,老人家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再扶他睡在床上,未到身體舒展,已含笑瞑目而逝了。
  曾子的心願是“得正而斃”。前人解釋,多以為曾子以臥大夫之簀為不合正禮,故必欲更易之。依我看,恐怕是曾子以大夫季孫氏,八佾舞於庭,有不良之心,而又好聚斂,所以曾子恥臥其所贈之簀。今稱人死曰“易簀”即本於此。
  有的人看來,曾子不免類於迂。但唯求心之坦正,是儒家精神之所在,這也是“正氣”之“正”。曾子之死,是平凡的死在病榻上,但其精神,與馬革裹屍死於疆場的殉國,義之所在以死赴之的殉道,同樣的義烈不朽。
  基督徒須時時省察準備,不可以將就馬虎從事。曾子之可愛處,在他的迂直。許多殉道者與信心偉人,也是同此迂直,不肯變通。就是有這樣的人,教會才得以存在,真理才得以持續不墜。
  有一位聖徒說,他每晚上牀之先,總是省察對神對人有無虧欠,每天都對付清楚,不留到明天。時時預備見主,天天得以心安。如果接受不正當的餽贈,積聚不義之財,虧負人,虧欠主,就不可輕易安心。
  聖經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希伯來書12:14)又說:“不可含怒到日落。”(以弗所書4:26)所以當時時注意,不可沾染污穢。
  須時時記得那古老的話:“你當預備迎見你的神。”(阿摩司書4:12)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