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瑞士的剪貼風景

音凝

 

  一飛入瑞士的上空,這幅以綠色為基調的剪貼圖案畫便貼入你的視線,等到你真正走進了這個大公園,便會愈發證實了這種感覺。任你走到哪裏,每一塊花圃與草坪都好像是用精密的繪圖儀器繪製和剪貼上去的。瑞士把大自然圖案化,以花卉草坪為染料,填進設計好的圖案畫中,艷麗的日內瓦花鐘,湖邊沿岸的花圃,以及市內各種複雜美麗的圖形,無不以花草為畫筆,將整個瑞士畫成一幀規則,整齊,鮮明的圖案。而每一次你看見它的時候,都好像藝術家剛剛塗完了最後的一筆,紙上的染料還沒有乾,一不小心那一塊鮮綠會走到那一條長紅裏去,或者你擔心那一線嫩黃方框與淺紫的花邊會被別的色彩滲過去;但你儘管放心,那些用花朵繪成的圖案永遠那麼鮮明,不但沒有被陽光曬褪了色,而且不斷注入新的色素,每一次你看見它時都會再大吃一驚,總之,瑞士的美,每一分鐘你只有讚嘆的份兒。瑞士的園藝家能將整個的國家納入一幅圖案畫中,真是使人難以置信。

  瑞士的湖山構成了美的天然條件,狹長的日內瓦湖,要花一整天的時間才能乘遊輪繞湖一周,而沿岸的古堡,老屋,花園,每一處都是由畫中剪裁下來的,每一處人家的陽台與窗口都裝飾了精緻的盆景,美得使你感到不真實,使你懷疑那條風景線在騙你的眼睛。人們悠閒地在湖畔推着嬰兒車或牽着愛犬散步,或坐在綠色的長椅上欣賞湖山,瑞士人好像與整個忙碌的世界無關,好像他們整個的人生都是為鑒賞湖光山色而存在的。

  日內瓦湖內的噴泉寫出了風景的主調,那一線白泉由湖面直射天際,由湖對面看過去,頂端高與山齊,泉水噴到峰頂後由一面瀉下來,像一張透明的帆,與湖中點點的遠帆互相呼應。白色的天鵝在湖中結伴悠遊,成群的鴿子在湖岸上低飛踱步,等候遊客餵食。你坐在湖邊上沉思,或躺在草地上小憩,都沒有人會打擾你,只要你身在湖畔,你一定會被剪成了湖景的一部分。

  由日內瓦乘火車登阿爾卑斯山,沿途換車兩次,約六小時到達阿爾卑斯山巔,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峰上,七月的盛夏觸眼都是白雪,立在山頂上看下面的小湖結成藍綠的冰湖面,像一塊翠玉。握着照像機的手有點索索發抖,衣不勝寒。乘火車一路上去時,沿途都是怪石山泉,間有小小的村落,屋頂以石片做瓦,嫣紅的窗扉襯以雜色的花朵,不知道裏面住的是樸質的村民,還是畫家或詩人。

  瑞士的美不同於其他的地方,整個的國家是一個大花園,沒有一寸土地未經過設計與整理,但精巧的園藝卻並不掠取它的自然美。瑞士是麗質天生,再經過刻意的打扮,它美在外面,也美在骨子裏,你如果不信,隨便你在哪裏攝取一個鏡頭,都可以製成一張絕佳的風景明信片。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