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走出抑鬱的陰霾(二)

聰明,其實沒有甚麼好處

朱瀅蒨

 

  白痴變天才也許很困難,但天才變白痴卻很容易;患上抑鬱症讓我知道,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理所當然。只差一點點,我便由天才變成一個白痴;又或許,我一直只是個以為自己是天才的白痴。
  我很聰明,智商128,屬於資優級別,這使我自小已經表現得出類拔萃。可是,除了比別人聰明一點外,資優並沒有為我帶來太多好處;因為,即使我多麼聰明多麼可愛,我仍然得不到愛。
  事實上,很多有關資優的研究也提到,由於神經的感受性增加,導致資優的人比常人更容易患上精神病,同時也有更高的自殺機會。資優的人也經常處於極敏感精神狀態,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容易讓精神出現特異的反應。事實上,很多自閉症,過度活躍症及抑鬱症等精神疾病患者,也是資優的;天才與白痴,的確只是一線之差。
  我一直很高傲,也看不起人,甚至看不起世界。我的精神年紀與真實年紀有很大差距,這使我不太懂與同年紀的朋友溝通,這現象在小時候特別明顯。我不喜歡透露自己的想法,因為我覺得別人不會明白;我習慣把感覺收藏在內心深處,有時候,深得連我自己也找不到,因此我冷漠得近乎冷血。可是,我仍然可以很輕易地表現出熱情,因為偽裝對我來說毫無難度。
  除非你認識我很久,而且很用心想要了解我,否則你永遠也不會知道真正的我是個怎樣的人。這不是你的錯,問題在我身上;我不喜歡被了解,非常不喜歡。我很會裝,也很擅於說謊,這是我一直以來用以保護自己的方法。請不要怪我,我實在受過太多傷害,而且,這一切就只有我一個人能夠明白。
  我也不喜歡解釋,這沒有意義;我不會花時間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因為我試過很多次,但果效太差,簡直得不償失。從小,我便習慣把喜怒哀樂全部放在心上,不讓別人看到。老實說,我非常羨慕人們比我懂得快樂和傷悲;這一切,我做不到也做不好。
  聰明不一定是遺傳的,我便是其中一個例子。我出生的時候,爸媽新婚不久,雙方也很年輕,跟大部分年青人一樣,在沒有太多計畫下便結婚生子。爸爸生性樂觀,整天笑哈哈的,好像世間上任何不快事也不會降臨到他身上;媽媽卻是個天生的悲劇主角,經常眉頭深鎖,彷彿天下間所有人也欠了她似的。
  後來我終於知道,爸爸的歡笑背後,原來背負着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他讀書不多,在年紀還是很小的時候便跟着祖母到街市賣菜,也在那裏染來了一個惡習,就是賭錢。聽說他是在認識了媽媽後,聽從她的指示才找了份收入不多的政府工。我想,媽媽應該是認為那份穩定悠閒的政府工能令爸爸改過自新。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份工反而令爸爸的賭癮更深,因為他有太多自由的時間。
  我也明白了媽媽經常愁眉苦臉的原因:她是個完美主義者,卻嫁了個有這麼一個大陋習的丈夫,這個人不但破壞了她的完美人生,更為她帶來了無數她自覺不應該由她來承受的不幸。她本身已經是個脾氣不太好的人,再加上心頭積壓着的生活壓力和對丈夫的怨氣,使她很快變成一個怨婦。
  自懂性以來,我便非常質疑爸媽的智商;兩個性格如此迴異的人選上對方,不是愚蠢是甚麼?他們總是不停地互相傷害:一個拚命借錢和賭錢,一個拚命還債和工作。很多時候,他們也會突然靈光一閃的發現彼此也在做着些很矛盾的事情,接着便是一輪的大吵大罵。
  我也逐漸發現,爸爸的賭癮與媽媽的脾氣其實是成正比的,他越賭,她越兇;她越兇,他越賭。在徹底分析了他們的關係後,我想到兩個解決方法:一是離婚,二是他戒賭她溫柔,可是他們並沒有採納。那時候我才真正肯定,別人不會明白我的想法;這是爸媽用行動告訴我的。
  撇開爸媽的關係,其實我是一個很稱職的聰明人,也從來沒有浪費我的天賦本錢,在被確診患上抑鬱症之前,我甚至以為自己聰明得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待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