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誰要面子?誰有尊嚴?

—電視連續劇《借槍》觀後

石衡潭

 

  借槍以一種不同尋常的姿態登場了,最初給人以驚愕,疑惑,讓人不知所措,接下來是如夢初醒,如醉如痴,好評如潮,張嘉譯紅得發紫,姜偉名聲大震…
  可熱鬧過後,又留下甚麼呢?
  不可否認,借槍在諸多方面的確令人耳目一新。危機四伏殺影重重的諜戰劇居然拍得如此幽默風趣,活色生香,擔當重任的頭號人物熊闊海居然弄得如此潦倒落魄,為十五元租金東躲西藏,狼狽不堪。在全力以赴與狡猾殘酷的敵人鬥智鬥勇的同時,還要抖擻精神硬撐賢夫慈父的形象,絞盡腦汁編派說辭不說,還得千方百計保證妻女的安全。還有對裴艷玲的憐惜與救助,對羅成的深情,對老滿的照顧,甚至對叛徒的不忍,都顯示出熊闊海不是一個單純的竊取情報的工具,而是一個有情有義的成熟溫厚的男人。此劇也通過安德森,幸子,陳十三,龜井等人呈現了抗戰時期天津城的生活百態,世故人情。
  可是,在此劇的壓軸戲上,編導卻玩得太大了,想一鳴驚人,結果卻弄巧成拙。把一場精心策畫的暗殺變成了一場眾目睽睽的屠殺,把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變成了一場供人娛樂的演出。且不說這一設計的歷史真實性等於零,即使我們把這一荒誕承認為藝術的真實,它的道義性也是很成問題。

  首先,熊闊海的這一荒誕想法就表明自己黔驢技窮,能力不逮。特工工作,無論是竊取情報,還是暗殺敵人,都是要靠智慧勇敢,既要深謀遠慮,又得隨機應變。如果計畫敗露,就只能承認現實,等待時機,或另做打算。用所謂激將法公諸各國媒體,煽動大眾情緒,這無異於放潑耍賴,幼稚之極。趨生避死,人之常情,無可厚非,而讓可以逃脫之人為了照顧你的情緒,引頸受死,實屬荒唐。當熊闊海在日本憲兵司令部怒罵加藤敬二貪生怕死懦夫一個之際,後者回應道:“你有槍,我空手,你不無恥嗎?”熊闊海無言以對。他確實無言以對,導演和觀眾也無言以對。這一想法本身就是認輸,就是承認日本人比中國人強,非通過人家有意讓步的方式,你勝不過他,就像下圍棋讓子一樣。而這裏是逼着人家讓子,不讓還說人家不仗義。這完全是弱者邏輯。

  其次,這一行動究竟是誰有尊嚴?誰獲勝利?大眾只是看熱鬧,且誰贏擁護誰。所謂的賭賠,自然也是毫無懸念。一個手握機槍的人射不死一個不能躲閃的赤手空拳者,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可即使是如同劇中那樣地成功射中了,這就意味着勝利嗎?不!決不!這是失敗,是人性的失敗。因為這是屠殺,不是戰爭。在這場屠殺中,恰恰是愛面子的中國人贏了面子,而輸掉了尊嚴。其實,明眼人早已看出,這個面子一錢不值,激烈的槍聲過後,熱鬧的街道復歸沉寂,尊嚴卻一落千丈。在熊闊海扣動扳機瘋狂掃射的這一時刻,大義凜然的戰士變成了一個不能自控的孩子,而無惡不作的強盜卻反倒變成了慷慨赴死的義士;群情激奮的中國民眾成為了漠視生命的無聊看客,莊重肅穆的日本婦孺反倒成了敬重生命的有情證人。
  這一可笑的情節設計充分暴露不少中國人錯誤的面子觀與尊嚴觀。
  所謂的面子就是在別人面前的體面。它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要有他人,即要有旁觀者,且多多益善。面子是做給他人看的,如果沒有他人,面子做得再大,也是白搭。二是重表面效果,要印象深刻,最好驚天動地,至少也要別開生面,前不久某富豪租借學校場地放大型汽球掛巨幅輓聯給母親做豪華葬禮要的就是觀者如堵的效果。而尊嚴卻大不一樣,尊嚴是自我的,是向內的,也是向上的。尊嚴是對自我價值的確認,珍惜與保護。尊嚴也在人際關係之中表現出來,但並不刻意追求表面效果。人的價值是神賦予的,只要人堅守神給自己的本位,他人的褒貶論斷是無足輕重的。中國古人有唾面自乾,胯下之辱,失掉的只是所謂的面子,而內裏的尊嚴猶在。耶穌基督所說的打左臉給右臉,拿裏衣給外衣,要一里走二里,這不是軟弱的退讓,而是尊嚴的體現。
  以為不擇手段只要置對手於死地就是勝利,這是對尊嚴的誤解。真正的強者應該從容鎮定,而不是歇斯底里;真正的強者應該給對手充分的自由,而不是別無選擇;真正的強者應該讓對手輸得心服口服,自慚形穢,而不是不以為然,不屑一顧;真正的強者應該是普遍人性的捍衛者,而不是民族仇恨的發泄者。
  在最近發生的日本地震中,出現了不少英勇的日本人,特別是在搶修福島核電站的過程中,出現了五十名日本敢死隊員。他們要冒着被核輻射嚴重傷害的危險去冷卻一直發熱的核電機組,因為若不阻止繼續發熱,核電站就有爆炸的危險,那樣的話,遭殃的不只是日本人,還有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諸國,乃至全世界。可是,有些人卻不願意讚揚這些敢死隊員,不願意稱他們為人類死士。這都顯示出了非常狹隘的民族觀念。只要我們把眼前的現實與劇中虛構的情節稍加對照,就可以看到問題的實質和人性的真相。我們常常太在乎所謂的民族情感與民族利益,而忘記了真正的人性價值與尊嚴。

  熊闊海真正高大的地方是他對妻兒的護佑與關愛,特別是最後他敢於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嫣嫣和裴小姐的平安。而他與加藤敬二的較量充其量只能算打了個平手,就是一命抵一命。他終於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可多少還是有些不值。因為他不只是犧牲了自己,還搭上了妻子。太田的死是用不太正當的手段換來的,等於佔了對手的便宜。而且,熊闊海的拼死一搏實際上違背了他一直堅持的原則:不讓女人孩子受牽累,不以行動代替情報。此舉使得他多年的苦心經營毀於一旦,最後任百般呵護的妻子就死在自己眼前。編導當然給這一犧牲做了許多的鋪墊,增加了無數的光環,可仍然遮掩不了黨國利益高於個人生命這一理念實質。

  難道非得熊闊海才能完成這一重任嗎?難道不完成這一任務天就會塌下來嗎?日本人就會永駐中國嗎?萬一熊闊海仍然是白白送死無功而返,那又該如何收場呢?這都是導演不願回答也可能沒來得及深思的問題。中國人太渴望勝利了,或者說中國人太在乎面子了。可真正的勝利,從來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而在於人性與意志的持久較量。勇敢地承認失敗是需要意志力的,孔子說:“知恥近乎勇。”屢敗屢戰,不屈不撓,這才是制勝強敵的法寶。中國人正是憑着這股精神,才贏得了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當然,同盟國的同仇敵愾大力支持也很關鍵。可是現在,許多中國人恰恰把這種精神忘記了,丟失了,而只追求一種表面高亢而實際浮躁甚至虛弱的東西。這在許多影視作品中都流露出來,尤其令人倒胃的是舉起手來,如今這部眾人評價甚高的借槍也沒能脫出窠臼。
  可以說,時至今日,我們大部分人還沒有真正明白:七十多年前,我們為甚麼會遭受日本人的入侵?我們到底失敗在何處?我們與日本的差距到底在哪裏?
  戰勝仇敵並非唯一的目標,成就自己才是真正應該關注的。人只有放下自己,才能夠成就自己。中國人啊!甚麼時候放下虛矯的自我,成就真正的自己呢?“如果有人想要來跟從我,他就當捨棄自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然後跟從我,因為凡想要保全自己生命的,將失去生命;凡為我的緣故失去自己生命的,將尋得生命。一個人就是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的生命,到底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來換回自己的生命呢?”(馬太福音16:24-26,中文標準譯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