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綿綿春雨動鄉愁

湮瀅

 

  雨,在都市裏,實在說起來,並沒有太大的差別。落雨的時候,人們所想到的不過是雨衣和雨傘而已;管它是春雨,還是秋雨。但在鄉村裏就不同了,尤其是在故鄉的田園,雨的情調會隨着季節而轉移的。
  今年的春天特別,乍暖乍寒,使人捉摸不定;剛剛換上短袖衫,忽然下了一陣雨,又要將大衣再找出來。天氣好像在和人捉迷藏,望望窗外飄零的冷雨,興致索然。故鄉的春天永遠不會有這樣的天氣,冬天的冷鋒再也跨不進春的門檻。而春天的雨是輕佻的,逗人的,可愛的,灑脫的,迷迷濛濛的,纏纏綿綿的。它不像夏天的雷雨那樣的聲勢逼人,也不像秋雨那樣令人淒楚斷腸。春雨,有它自己的調子,相當愉快的調子。
  經過一個漫長的冬天的乾涸,大地像一張吸墨紙,它能將落下來的雨水全部吸進去,瞧吧!一夜之間,一抹綠意已遮蓋了原本灰色的大地。
  我喜歡沐在春雨中,仰首承受着清新的雨滴,它能予我以新的生命的感受。我喜歡站在迷迷濛濛的春雨中,看盛開的小桃,由鮮紅的花瓣上滾落的雨滴,使人擔心會染紅了衣裳。
  在春天很少有傾盆大雨,多半是濛濛的煙雨,沾到臉上使人精神爽快的霧一般的小雨,甚至像牛毛一樣的雨絲,比噴霧器中噴出來的水霧還細,還勻,還輕。春雨是造物者用一把大噴壺在澆灌她在大自然中的創造物,凡是沾到雨露的地方都會茁長出新綠的生命,連人也不例外。接受了春雨的滋潤,會充滿了青春的活力。
  春雨也會一連下上幾天的,特別是在清明時節,為了配合掃墓人的情緒,為了吻合古詩人的詠嘆,大自然雖在綿綿的春雨中顯得更嫵媚,更蒼翠,但卻苦了路上的行人。在吃足了雨水的泥路上,一步一滑跌,所謂“春雨如膏”決非誇張的形容詞,路上的行人焉能不斷魂呢!
  春睡遲起,在依稀晨夢中,聽窗外輕柔的雨打芭蕉聲,如玉指在琴鍵上灑下的一串音符,丁丁然落入春夢,比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更能使人陶醉。古來不少風雅的高士築樓聽雨,確有奇想。但我覺得夏天的雷雨太囂張,近於噪音,不成韻律,秋雨又太淒清,要拭着眼淚去聽,總嫌過於傷感。在一年的季節中,實在說起來,只有春雨可聽。春雨最具有音樂性,但不是急管繁弦的熱鬧樂章,而是清麗可人的管弦小品,與優美動人的交響詩。在陽春三月的樓頭,聽一夜春雨,和一腔玉蕭,才夠蕩氣回腸令人魂銷呢!
  春雨是調皮的,當你出門的時候,明明是雲淡風輕的艷陽天,但走了一段路,忽然會下起雨來,使人措手不及淋濕了衣衫,然後雨點又立刻停止。就像頑皮的孩子在你背後偷偷地噴了水槍,又掉頭跑開一樣,跟你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有時候它會偷偷地在夜間瞞了人去澆花,當清晨你拿起水壺步入庭園時,發現滿園花木都已在夜間吸飽了雨水而生氣勃勃。含苞吐蕾的嬌艷的玫瑰花朵上,嫩葉上,擎着晶瑩似珍珠的雨滴,燦然地向你表示春雨已搶先一步為你代勞了。
  春雨,不但能給你音樂的美感,也能給你色彩的愉悅,早晨它用雨滴奏出了一首美麗的交響詩,傍晚它又化作一條絢爛的彩虹,讓你驚嘆大自然的奇妙手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