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11-06-01

兩枚鐵釘與一塊麻布

殷穎

 

  基督受難節當天(2011年四月二十二日)報載一則消息:“釘死耶酥的釘子從古老墓穴中找到”。據報導:以色列導演雅克相維奇(Simcha Jacobovici)宣稱考古學家由一處距今二千年的墓穴中找到兩枚鐵釘,他在記者會中發表消息說,他耗時三年製成紀錄片十字架上的釘子The Nails of the Cross),並展示長約八公分的兩枚鏽跡斑斑的鐵釘,據說是由大祭司該亞法墓園中找到,雅克相維奇說,由釘子的長度及兩枚釘子皆有一頭彎曲來推斷,應為釘十字架用的釘子(按一頭彎曲,因為由十架一端連同手掌,釘透到另一端後要將釘頭打彎,以免鐵釘脫落),並認為這兩枚鐵釘是用來釘耶穌的,但這能證明兩枚鐵釘是釘耶穌十架的釘子嗎?這不禁讓我想起另一件公案;即所謂“耶穌裹屍布”懸案。“都靈裹屍布”(Shroud of Turin),是一塊印有基督面像的麻布,相傳當耶穌釘十字架死去之後,曾用此麻布包裹,因滲出血跡而清晰印下耶穌當時的面容。但懷疑論者則堅信另一種說法;他們認為裹屍布只不過是中世紀的偽造產物。1988年,此麻布曾以碳-14測定年代,結果顯示麻布出自主後1300年:但另有學者出書分析其檢測的錯誤。至2005年為止,此麻布的實際年代仍無定論。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2009年七月一日報導,美國專家莉莉安希瓦茨(Lillian Schwartz)通過電腦對都靈裹屍布上的臉像進行研究後,得出結論:認為“都靈裹屍布”其實是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偽造出來的。這塊麻布目前仍保存在意大利的都靈主教座堂。現任教宗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1927-)也曾到都靈教堂參拜過。


發掘者手掌上的兩枚鐵釘
  圖中所示在發掘者手掌上的兩枚鐵釘,旁為一口小型石棺,應為該亞法家族的第二次骸骨葬棺;依中東當時風俗,人死後首次是以麻布裹屍體安葬於石穴中,石穴洞口用可以滾動之石頭堵塞,等若干年屍體腐敗風化後,再到墓中撿出骨骸裝在小型石棺中,另行安葬。石棺多半安葬在一個地下的大墓穴中,將全家屍骨合葬在一起。大型墓穴內有許多層次,可以安放數十個小型石棺,石棺上刻着死者姓名。我當年去聖地考察時,曾鑽進一個巨大的墓窟中去參觀,是以色列人的家族墳墓,由考古學家閃博士引導,是在荒野中的一處地洞,洞口只能容一人身軀的橫切面大小,要執手電筒伏身以雙肘彎曲蛇行約五,六分鐘才爬到墓穴內。裏面為一間空曠的大墓室,壁上陳列着十餘個小石棺,應為一個家族的集體墓穴。考古學者找到的該亞法墳墓,亦應為類似的墓穴,而小石棺即為同類款式,但棺中的兩枚鐵釘應無法判定是否為釘耶穌的釘子;按考古者的說法,是大祭司該亞法的家族墓穴,但何以該亞法後人會將釘耶穌的鐵釘放進他的石棺中,則無答案。按當初是該亞法主動將耶穌交給官府要求釘祂十字架,為何後來卻要將釘耶穌的釘子安放在自己的石棺中?似為臆測不實之說;因此事顯與聖經所載有明顯差異。
  歐洲有許多修道院與教堂,都珍藏着用耶穌釘十字架的木頭製成的小十字架,有人估計若將這些用釘十架聖木製成的小十字架合起來,恐怕要砍掉整片森林的木材才夠用。
  我們十分尊重聖地考古學者的努力,他們能發掘出一些聖經中記載的古蹟文物,都值得紀念,但對各種傳說則無法盡信;無論是“都靈教堂的基督裹屍布”或“釘基督十架的釘子”都不能確認傳說中故事的真實性。即便是真實或確認的“聖物”;但到底是物,都不能提升到神聖的等級,而成為敬拜的對象。類似的“聖物”也都有可誤導人敬拜偶像的危險,而陷入於罪。連多馬要看耶穌釘痕的手與肋旁的扎痕,基督都訓斥多馬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翰福音20:29),此類由聖地出土的文物並非皆為“聖物”,即便是“聖物”也仍為物,即使聖經上記載着神的話,但聖經仍為一本書而非聖物,也不可作為崇拜的對象。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春秋炎涼精衛遺恨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神的時間 ✍亞谷

藝文走廊

指主誇口 ✍凌風

談天說地

從疫苗看得勝的人生 ✍林向陽

談天說地

政教關係的糾結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廈門遊 ✍史述

寰宇古今

朱熹治案 ✍余仙

藝文走廊

偷得浮生半日閒─嶺南之風 ✍國樑

點點心靈

春眠 ✍湮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