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走出抑鬱的陰霾(七)

自殺

朱瀅蒨

 

  2008年情人節前一天,是我患病以來自殺念頭最強烈的一天。那天早上,我跟神打賭(那時我已經開始禱告,但只是禱告而已,上過幾次教會便沒有再去,也不時常讀經。禱告對我來說是習慣,也是發洩,我不習慣向人發脾氣,卻很擅於向神發脾氣),從地鐵站走到公司,需要橫過幾條繁忙的馬路,它們是連在一起的,但卻從不會一起綠燈。我跟祂說我會閉上眼睛一口氣走過它們,其餘的事情便交給祂。

  結果,我沒有死,這讓我很失望。

  我在公司思索了一整天,希望想出“這樣都死不成”的原因,最後我認為原因是太多人不想我死。當天下班後,我發SMS(短訊)給好友們,告訴他們我活得很痛苦,叫他們放手讓我走,然後沒有再接電話(患病之後,我每次感覺悲傷時都不會接電話,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拿着電話叫他們聽我哭有甚麼意義;我說過我不會花時間做沒有意義的事)。他們安慰的安慰,責罵的責罵,可是我覺得他們根本不明白我,只是自私地不想失去我。

  當晚,我看着他們回給我的短訊哭了好久好久。

  2008年二月二十日,在二十五歲生日的前一天,我終於辭工了,而且是今天遞信翌日便最後一天上班的那一種。我發短訊給媽媽告訴她我辭工的事,她很支持我,叫我好好休息,別擔心生活。好友們同樣相當支持,說我“終於甩難”,並叫我開開心心過生日,沒有人明白我的真正感受。老實說,我並不關心生日怎麼過,我也不是擔心,亦沒有鬆一口氣的感覺,我只是很悲傷很悲傷;神和所有人也不讓我死,但神和他們卻沒有告訴我,我應該怎樣走下去。

  晚上,兩位好友陪我到蘭桂芳慶祝生日。凌晨零時的一刻,悲傷並沒有隨着二十五歲的來臨而遠去,我很想哭卻不能哭,總不能讓一心陪伴我的好友難受;我在笑,心卻很酸。告別她們後,我關上電話,獨個兒在的士上泣不成聲,回家後哭着洗澡哭着入睡。生日正日那天,好友們為我準備了一個Surprise Party(驚喜派對),可是我根本不想出門,因而遲到了。再一次,我在我的好友面前強顏歡笑;他們實在為我做了太多,我不想掃興。派對完結後,在少許酒精的影響下,我哭得比前一晚更厲害。

  抑鬱症籠罩着我的二十五歲生日。

  辭工的確帶給我很大打擊,我為此哭鬧了很多日子,醫生花了不少時間和心機開導我。他做得很好,我連一直放在心裏的性侵犯事件也說了出口,這又花了我不少眼淚。事發在我六歲那年,地點是我最後一個寄養家庭,次數不下一次,是那家人的兒子犯的錯,那時候那兒子的媽媽其實早已知情,只是她沒有做些甚麼來制止事情一再發生。

  這件事讓我一直發着惡夢,夢裏是長大了的我,睡着時被掀開被子拉起衣服,很多雙手在我身上游走,我卻動彈不得,叫也叫不出來。這樣的夢我已經發過了無數遍,亦慢慢養成不論冬夏天也要蓋上三張厚厚的被子才能入睡的習慣。

  我一直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這件事,因為實在羞於啟齒,而且我以為除了惡夢之外,這件事沒有為我帶來甚麼,我沒有因此而害怕男性又或是變成同性戀者,亦沒有害怕性行為。作為女人,我知道我不珍惜自己的身體,因為我知道,其實我早已不是甚麼清白之身,第一次之後的第二次第三次,已經不算甚麼,更何況我的第一次在我年紀很小而且不情願的情況下已經發生了,那人甚至是一個我很討厭的人;既然我的身體能給我討厭的人,當然能給我喜歡的人。

  我的童年實在有太多不合理的事情被合理化。可是,除了我一個人以外,好像大家也覺得這些事全都是理所當然的,因此我說我不懂分對與錯,因為我一直懷疑錯的是我;其實我是理應不被愛護的。

  不久之後,我認識了我的新男朋友,他的出現再一次延續了我垂死的生命。雖然他不像我之前的男朋友那麼有條件,但他真的待我很好,好得沒話說。他不介意我的病,照顧周到管接管送也隨傳隨到,手袋不用說,一起上街時他連鞋也不介意替我挽,甚至於公眾地方跪在我面前替我摺褲腳,把我當成皇后般。可是,我不愛他,一點也不愛,跟他一起其實我只是想有個人陪。

  同年五月,我再一次復工。找到工作之後,我立刻跟男朋友分手,因為我知道我的人工比他高,而且他說會每天來接我下班,我怕他礙事—“阻我發達”;我承認,我是個自私又貪慕虛榮的港女。這次是一家小公司,雖說我依然是一人之下,但只是幾人之上,而且總是做些瑣碎事,每天上班等下班的。我很不喜歡這樣的工作,我覺得自己被大材小用;難道我真的只配作這麼的一個小角色嗎?

  這份工讓我的病情極速惡化,上了一星期的班,我已被無力感擊倒,回到躺在床上沒有力量起床上班的日子。

  那時候,爸媽和弟弟去了日本旅行,他們不知道我的情況已經壞得不能再壞。我告了三天假,召回了剛被我狠心拋棄的男朋友,因為我需要人陪,只有他才會沒有怨言地忍受我的隨心所欲,亦因為我不愛他,我不介意令他辛苦(我一直很怕自己麻煩到我的好友,很盡力顧及他們的感受)。

  我的情緒很反覆,每天叫他來我家,陪我一會後我又會說想自己靜一靜把他趕走。那時候,我已經知道我的生命再沒有出路,我也不知道應該怎樣走下去,甚至覺得不可能再走下去。除了認輸,我已沒有其他辦法。

  我一直知道,有一個方法可以永遠擺脫抑鬱症,於是我暗自下了決定。我放棄了,我再也不想也不能堅持下去,已經再沒有誰可以令我回心轉意。

  2008年五月十九日,我自殺。

  那是我一生也會記得的日子。那天晚上,我作了以下的禱告:“神啊!我走不下去了,但我仍想多問你一次,最後一次,你是真的想我死嗎?我真的要死了嗎?今晚,你一定要給我一個答案。晚上八時開始,我會讓自己流血,如果九時半前我沒有收到任何電話,我會竭盡全力讓自己死去,否則,我會好好活下去。”

  晚上差不多八時,我在blog(網誌)中寫下了一些很絕望的感受,然後一口氣喝下了一支紅酒,躺在沙發上,反覆量度右手的脈搏後,我利用各種早已準備好的利器在脈搏跳動的位置準確地劃下了幾道血痕。我不覺得痛,血也流得沒我想像中快,我又劃深了一些,這一次血終於滴出來了。看着血由手腕滴落到地上,我感到很快樂。我計畫了一生的時刻終於來到,一切終於完結,這荒唐的人生也終於成為過去;我覺得自己變得很輕很輕。在意識開始迷糊之際,電話響起來,是我一位久沒來電的朋友,我用力睜開眼睛,九時二十五分,這是神給我的答案。

  我接聽電話,已沒力氣說多餘的話,只說:“報警。”之後的一切也很混亂,我的電話響個不停,我也不知道自己接聽了多少。我再次恢復意識時,已經身在醫院,很多醫護人員圍着我,之後我的男朋友和好友們陸續出現。當時,我並不太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我連走路的力氣也沒有,男朋友把我抱上病床。我的手腕很痛,好友們圍着我,我問他們為甚麼在這裏?我是不是死了?我說我的手腕很痛,我想看看它。好友們擁抱我,不讓我舉起手看傷口,只說我不小心把它弄傷了。

  我很想回家,可是醫生不准許,最後男朋友和好友們被醫護人員趕走了。我睡不着,一個人躺在病床上,努力思索着發生了甚麼事。終於,我想到了禱告,想到了那通電話,最後我想到了,我自殺不成。

  繼“過馬路事件”後,我又一次經歷“這樣也死不去”。

  第二天早上,護士說我不珍惜生命,剛剛四川大地震死了很多不想死的人,我卻在這時尋死。我很氣忿,卻沒有與她爭吵,因為她根本不會明白我;我一向不喜歡解釋。我發短訊給好友們報平安,他們其中有些哭着打來罵我,我連聲道歉,卻沒有對任何人說出禱告的事。男朋友回我家拿了一些衣物給我替換,原來他沒有離開醫院,在醫院的走廊睡了一晚。後來醫院的醫生召見了我,說了些安慰的說話後,終於讓我回家。

  回家後,男朋友把我安頓好便睡着了,我卻睡不了。好友們不停發短訊給我關心着我的情況,他們都說晚上要來我家陪我,我說不好,因為我已麻煩了他們太多,他們已為我頻撲了一晚。爸媽和弟弟當晚回家,他們又教訓了我一頓;一如以往,我沒有解釋甚麼,我知道他們從來不明白我。我的傷口很痛,之後的幾天,我連筷子也拿不了,也不能在鍵盤上打字;花了一段時間才完全復原,我的右手手腕也就這樣多了一道疤痕。

  離開醫院後的第二天,男朋友又來了陪我,爸爸叮囑他給我買個護腕蓋着傷口,我覺得多此一舉;最大最痛的傷口根本不在手上,而是在心裏。晚上,我和好友們飯聚,她們請我晚飯,又自製了我最愛的芝士蛋糕送給我,彷彿用行動告訴我“活着多好”,我真的非常感激她們的心意。

  離開醫院後的第三天,另一班好友陪我到海洋公園,其中一個她看到我的傷口時哭了出來,我安慰她說沒事了,只是有點痛而已。晚上,男朋友駕車接我回家,我又一次想跟他說分手,因為我知道他已再沒有利用價值。

  自殺失敗後第一次見醫生,他罵了我一頓,說我趁家人外遊期間傷害自己,其實是想報復。我沒承認也沒否認,實際上,“報復”並不是那一下子的事,我已經想了很多年也實行了很多年,只是這一次比較着跡而已。在醫生面前,媽媽哭着說不能接受我做這件事,醫生要我看着她,我卻對她的眼淚一點感覺也沒有。

  哭有甚麼用?我一向討厭眼淚,對我來說,流淚是沒有意義的。很多人也對我做了很多我不能接受的事,我也為此向他們哭過乞求過很多遍,有用嗎?小時候,媽媽以及照顧我的人罵我時,都不約而同地不准我哭,她們說我越哭她們越光火;我常懷疑,我是真的哭得那麼醜陋嗎?

  我的眼淚,從來換不到同情,相反只換來更多的責備和不幸;這是我不喜歡眼淚的原因。

  我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禱告的事,卻常常在心裏思考這一切;神終於明確地向我表明了祂的立場,我也決定會遵守承諾,只是還未想到下一步。

  不久之後,我終於決定放棄我的男朋友。我是真的愛不了他,他對我的好也不能讓我嘗試付出愛,放他走是對他最好,亦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

  再一次,我承受不起愛,也辜負了愛。(待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