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一日君王

余卓雄

 

  聖經上記載,那一天,耶穌騎驢上耶路撒冷,兩旁民眾揮舉棕樹枝歡呼迎迓。很多人並且把衣服鋪在地上,耶穌騎的驢子在其上行過,這是祂在三年來傳道的最高潮。


Entry into Jerusalem, c.1620
by Pedro Orrente, 1580-1645

  猶太人的雀躍,原來是為了要從羅馬帝國鐵蹄下被解放出來的渴望。如果有一位像耶穌的人出來做他們復國的彌賽亞多好!然而,耶穌心裏的感受正好相反,祂深知能重振以色列往日的聲譽的,不是誰來領導革命,而是以色列必須從罪惡中悔改過來,在信仰中歸向耶和華,才能避免亡國之苦。
  耶穌為國家悲傷,可以從祂為聖城流淚嘆息而看到。祂對百姓只寄望於地上政權而失望,竟然沒有幾個人覺悟到內心的腐敗招致外侮。就算是賢明的君主吧,也無法感動沉迷之眾。
  耶路撒冷的宗教權威,懾於民眾對耶穌的擁戴,祂一旦為王,他們的地位還保得住?於是先下手為強,在耶穌進城後第四天便把祂捉拿送官,要將祂定罪處死。
  彼拉多是羅馬駐城的巡撫,他對那個頭帶棘冠,兩手被縛的耶穌大言不慚道:“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嗎?”權力!這是彼拉多所挾持的,代表了權力鎮壓主義的迷信者。
  古今權力之爭,其實就是人類在脆弱中的掙扎。政治家有夢中的江山,一介庶民,也有他們私人的烏托邦。有人以名譽為權力,有人以美麗為權力,更有人以財富示威天下。權力峯巔如美國,歷史上無出其右。然而,我們都看見了如此龐大的一個社會,隨時可以崩潰。所以當年為彼拉多所誇耀的權力,雖然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但在高舉十字架的聖徒行列之前顯得慘黯無顏,也沒有能力為羅馬延長多一天的命運。至於以色列,竟然痛苦流離到二千年後的今天。
  強尼博士在基督教的世界觀一書中說:“基督教和各種異教的衝突,在於權力。異教的哲人,連同蘇格拉底,柏拉圖在內,提出的問題多過答案。基督教也許沒有全部的答案,但有較好的答案。當異教要努力去解釋世界的時候,基督教卻默默地去尋求改變人心的途徑。”拿破崙驚訝耶穌的權力說:“亞歷山大,凱撒,查理曼,和我都建立了王國,是基於甚麼呢?是武力。但是耶穌以愛建立了祂的王國。”
  好萊塢(Hollywood)電視節目中有以“一日君王”為題的遊戲,中選的人被待以三十分鐘的王者之禮。這便描寫了地上權力的真相,等如朝露晚霞。棕樹節如果象徵一種權力,那就是在悔悟中產生新生力量,流傳萬世,使惡人喪膽。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