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繆素筠

于中旻

 

  繆嘉蕙,字素筠,1841年出生於昆明書香世家。自幼習書畫,由於勤奮好學,才華過人,以才女名著川滇。其作品落墨清新,設色典雅,形神畢肖,尤以工筆翎毛花卉為佳。她也工於書法,小楷字跡秀拔剛健超凡。嘉蕙在十五年華,即嫁昆明人陳瑞,並隨居官的丈夫去到四川。可惜,在嘉蕙懷孕未育之前,便去世了,留下自己還是孩子的遺孀,回到娘家生下孩子,靠鬻畫撫育幼子。後來雲南有戰亂,嘉蕙再往四川,投靠在四川西充為官的哥哥繆嘉玉。在四川,嘉蕙仍賣畫為生,據說,由於其通文史,曾被西充縣令聘掌書院。
  慈禧太后晚年,熱衷附庸風雅,學畫習字,覽批奏章之外,還沽名釣譽,樂於將自己的作品賞賜大臣,以至日理萬機的老婦慈禧,應接不暇,便想到找女畫家進宮代勞。1889年,繆嘉蕙得四川督撫進獻入宮。初次面試,先畫了一幅“布袋僧”,她的畫作並不甚洽聖意,後來再以頤和園景“秋韻深遠”圖,才得到老佛爺的頷可。
  進宮後,繆嘉蕙獲慈禧的寵愛,令其居儲秀宮,封為禦廷女官,年俸白銀二千八百兩,還免其跪拜大禮;後又升三品女官,追加白銀一萬兩,並賞戴紅翎。
  在宮中,嘉蕙日日勤奮繪畫,除教導慈禧外,主要是代慈禧作畫,以花鳥為主,也畫山水,人物及扇面等。有說她還曾教過珍妃。在宮中,繆嘉蕙也畫些作品, 託人捎到北京琉璃廠出售,因是出於御用畫家的手筆,在市場上賣價頗高。那並不是嘉蕙貪財,而是要為兒籌錢,因為那時流行捐官,雖然不是實職,價錢並不便宜;繆嘉蕙用自己的月俸及售畫所得,才給兒子捐得個前程。


繆素筠所繪之花鳥圖
富貴白頭

  由於皇宮收藏名畫甚豐,嘉蕙得有機會見識到許多古代傑作從中學習臨摹,慈禧太后也喜和她一同欣賞研習繪事技藝。嘉蕙對於慈禧的藝術修養評價甚高。慈禧與嘉蕙在繪畫花卉的時候,畫甚麼花,就要求以那花的真花搗汁着色。晚清詩人陶農部曾有一詩,描述了繆嘉蕙的宮廷生活。詩曰:

八方無事暢皇情,機暇揮毫六法精
晨翰初成知得意,宮人傳喚繆先生

  現代繆嘉蕙的名聲大噪,得益於著名作家董橋的一篇文章:“繆姑太的扇子”。文中講到一位古董鋪的先生,請他去鑑賞嘉蕙獻呈慈禧的一把玳瑁摺扇, 扇上微雕刻了諸葛亮的“出師表”,必須用放大鏡才可以看得清楚。落款經董查證為光緒三十年,是慈禧七十整壽,顯然扇子是獻呈慈禧的壽禮。由這把扇子,引起了董橋想知道繆嘉蕙是何許人也的興趣,便到十三本清稗類鈔尋索。可惜,找到的資料並不多,也都很簡短,除了略及她的生平外,還說宮中內監都以“繆先生”稱她,正和陶農部的詩吻合。
  嘉蕙當然不能同太后相比,那時照相既不普及,也沒有畫像傳世,因而引發董橋對嘉蕙形象的遐想,決定買下古董鋪那把繆姑太的扇子。後來,董又在清稗類鈔發現另一段文字,描述繆嘉蕙“軀肥而矮”,慈禧找得一頂大號鳳冠及蟒袍玉帶,命她穿着,立於御座旁。看來這位才女畫家,並不是年輕貌美,長得遠不是玲瓏可人,不會使慈禧羨妒。
  繆嘉蕙的哥哥繆嘉玉,憑藉妹妹的援引,得以作醇親王載灃的家庭教師;載灃是末代皇帝宣統(溥儀)的生父,不過,溥儀其生也晚,所以嘉玉沒趕上作太傅。今故宮博物院存有一幅恭親王奕訢和醇親王奕驩的合影“昆仲聯床圖”上面有“繆嘉玉謹題”字樣。
  繆嘉蕙四十八歲進宮,事奉慈禧十九年;太后崩逝不久,1908年畫供奉繆嘉蕙也離開紫禁城。嘉蕙在北京什剎海醇親王府旁,買了一所宅子,安度晚年。她也游三峽,登泰山,歷五省的名山大川,據說,還收過女弟子三名。在這段時間,她還畫了一組二十七幅“造極而舒心”的作品,畫品高妙。
  1918年,繆嘉蕙在北京逝世,享年七十七,葬趙忠湣祠後。
  1941年,中日戰爭艱苦期間,昆明藝術界還舉辦“繆素筠誕辰百週年紀念”活動,郭沫若作詩紀其盛:

蒼天無情人有情,彩霞豈能埋荒井?
休言女子非英物,藝滿時空永葆名。

  近年來,繆嘉蕙的作品越來越受歡迎,價格也繼續攀升,在數千至數萬,甚至數十萬元;在國外市場上成交價格也高。在紐約劫斯得博覽會上,還對繆嘉蕙作專欄介紹。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