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讀葉札記

吟螢

 

  當我在這遍滴晨靈的小徑上漫步,我將心情剛剛調適到與林外伸展出的那抹秋雲同一高度的時候,卻驀然低頭看到了一片落葉。我驚詫地發現這片落葉絳紅如血,在早晨的秋陽中閃閃生光。它那樣怡然適然俯仰無愧地貼在地上,似乎自天地創造以來,它便選定了這個位置。我停下腳步來俯首諦視,幾次想伸手去撿起來,都抑制了我的衝動。它好像已找到了天地間安身立命的所在,已被鑄進這幅風景中,不可移動了。在這怯寒的早晨,在秋陽的照射下,將它豐盈的生命充分展現出來,顏色濃艷到十分,紅得使天地失色。我凝視它的時候,它以炫麗奪目的色彩投射在這宇宙的一瞬中,完成了它全部生命的締造。
  這片葉子呈長長的弧形,葉身長約15厘米,寬可7.5厘米,葉質很厚實,脈絡清晰可數。葉尖的部分有一抹深褐色,由右側慢慢向後伸展,停留在葉身三分之二的地方,好像一叢連綿的山嶽,牢牢地守護着東疆。在葉紋縱貫的主脈旁邊,靠近那座厚重山嶽的腳下,有一處破損,是一個不規則的丁字形缺口。似乎是被蟲豸的口器造成的。缺口不很大,好像淺嘗輒止。這個缺口卻增加了葉子的缺陷美,像是特別雕出來的圖案。不知是哪一個多情的蟲豸與這片葉子結下的因緣,在它身上留下了一記吻痕。也許這個飲了酡紅的葉汁的蟲豸早已蛻變成蝴蝶,振翅飛到另一個世界去了。只在這片紅葉上留下了一個美麗的記號,讓落葉去詮釋它的故事。當它再翩然飛回的時候,也許會驚愕它當初的唐突吧。而這片紅葉卻堅持着留下它深情的初吻,將故事的底蘊,毫不保留地向人間展示。
  葉子的左側,由尖端往下長出了一簇墨色的森林,但蔓到上半部就戛然煞住了。而在葉子的下端,沿着主脈的兩側則是一汪無可救藥的殷紅,是任何油彩,水彩都無法繪畫出來的。這種教人心悸的紅,好像有一次我在地中海上偷窺到的落日的流丹,但卻沒有它的明透;又像我在泰山絕頂上看到的晨旭,但卻沒有它的沉凝;也許故居學屋窗外的那把榴火略可比擬,但卻又早隨着故居的消逝而由我的記憶中湮滅了,唯一近似的應是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中那一弓華麗的和弦,差強可以調奏出它色澤的濃郁,卻還描寫不出它生命的圓融;唉…
  我本想將這片紅葉收起來,夾進書中,但我怕它一旦被判進文字獄,便將失去它僅餘的閃爍的生命,而勉強留下了一具枯萎失血的槁葉。違背了造物歸回自然的天心。日後再翻出來的時候,便成了我的罪證。所以我決定將它還諸天地,任它留在小徑上,讓它焦灼在這片秋晨的風景裏。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