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應許與堅毅

于中旻

 

  蒙神救贖出了埃及,飄流在曠野路上四十年之後,以色列人終於進入了迦南,就是神所應許給他們為業的土地。主要的征服已經完成了,還有剩下逐地清除各族殘餘的努力,遲遲沒有完成。不快,不夠,不徹底,都是出於缺乏信念的表現。約書亞眼看也老了。
  不過,有個老人出來說話了。猶大支派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兒子迦勒,碩果僅存的上一代人物。他與約書亞同一輩分,從埃及出來的人中,只剩下了他們老哥兒倆。
  迦勒和約書亞二人之間,有一份特殊的同志情誼。
  以色列人在加低斯巴尼亞,摩西打發十二支派各遣代表一人,同去偵察迦南地的情況。他們回來後,報告那地的豐美;只是判斷不同:十人表達悲觀,宣告前途無望,煽動人民反叛向後轉;只有約書亞和迦勒,同摩西堅信神的應許(民數記14:6-9,28-30),鼓勵群眾前進,必能征服得地。耶和華發怒,用瘟疫擊殺那一代不信的人,只有約書亞和迦勒和生在曠野路上的人,得存活進入迦南應許之地。


約書亞和迦勒
The Spies with the Grapes of the Promised Land, 1660-1664
by Nicolas Poussin, 1594–1665

  現在他們站在約但河西的地上,白髮蒼蒼的迦勒,撫今追昔說:

“當日摩西起誓說:‘你腳所踏之地,定要歸你和你的子孫,永遠為業;因為你專心跟從耶和華我的神。’自從耶和華對摩西說這話的時候,耶和華照祂所應許的,使我存活這四十五年;其間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看哪!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無論是爭戰,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求你將耶和華那日應許的這山地給我。…”(約書亞記14:8-12)

  這番動人的豪語,不是誇當年勇,而是在暮年的餘暉中,要賈其餘勇,前進征服山地。迦勒本可以含飴弄孫,娛其晚年;或是甘於平淡,甚或鬆弛自己,滑一段順利隨心的下坡路。看他老驥伏櫪,壯志不衰!別人託辭推諉尋求安逸,說甚麼敵人高大,城邑堅固,或鐵車莫敵,山路崎嶇,還有夏日酷暑,雨季泥濘…一百零一種藉口,只要活着,日子真不好過!
  迦勒並不是自誇,他是引述摩西的話;神那位忠心的僕人,欣賞迦勒另有一個心志,“專心跟從耶和華我的神!”這是表明,迦勒信心的路線,同自己是一樣的,摩西與迦勒認同,因為他們服事同一位神!迦勒信心的根基不在於摩西,在於摩西所事奉的神。從說那話的時候起,四十五年過去了,一代人過去了,但神沒有變老,記憶,力量,都不曾退化。神永遠不改變。神的應許永遠不會改變。迦勒的信仰也不改變,真值得我們效法。

專一的信心

  曠野路上的以色列人,有耶和華的會幕在他們當中,但他們信仰不堅,就在摩西上山領受誡命的時間,崇拜起金牛犢;沿途與外邦混雜行邪淫,搜集各類偶像(使徒行傳7:39-43);到進入迦南地後,他們也不忘記收穫新偶像。但迦勒另有一個心志,他絕不隨波逐流,卻專心跟從耶和華,像不願享暫時快樂的摩西一樣,甘心選擇受苦,走神命定的道路,真是難能可貴!

持恆的信心

  信心的窄路崎嶇不易,這位老前輩,遇到多少艱難橫逆,並沒有見風使舵,朝秦暮楚,四十五年與神的百姓同甘共苦。會眾中或許有人說:“希伯來人是從大河那邊過來的,亞伯拉罕在迦南地飄流,幾代以後,原住民基尼洗族,或即是摩西岳父的基尼族,才與猶大合流(創世記15:19;士師記4:11),迦勒怎能作得領袖?”其實,他從不競爭地位,只是作別人不願作,不能作,不敢作的事。經歷人生中長久的考驗。許多人隨流失去。看來青年有為的人物,有的背叛,有的半途而廢。迦勒還在那裏!

活潑的信心

  肯運動,肯勞動的人,臨老才會心康體健。迦勒老而不衰,因為他有信心,活潑的信心,使用信心。他不肯退休安逸待斃,也不是寄情山水,安度餘年;有出,也入;肯出去爭戰,才有凱旋榮歸。活潑的信心,使他保持猶如壯年:那時如何,現在也如何。
  活潑的信心不同於幻想。迦勒承認約書亞的權柄,現在所要的,只是他統帥的祝福:“求你將耶和華那日應許我的山地給我;那裏有亞衲族人,並寬大堅固的城,你也曾聽見了。或者耶和華照祂所應許的與我同在,我就把他們趕出去。”(12節)他不貿然躁進,並非無聞於艱難,阻力,也非無視於現實,無知並不是信心;但迦勒活潑的信心,不枯坐等天上降餅下來,而是倚靠神,不懼怕堅城巨人;敢於突破,信心把巨人當作食物,更益於長進。

  約書亞在出任以色列統帥前,一直是摩西的助理。迦勒並不需要同摩西過從有多密切;不過,他們在心志上是相同的,沒有思想上的矛盾與距離。詩篇有“神人摩西的祈禱”的唯一見證說:“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願主我們神的榮美,歸於我們身上。願你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我們手所作的工,願你堅立。”(詩篇90:1-17)這充分表現對於神的認識,對於神的信靠。如果說,迦勒承緒摩西屬靈的血統,應該不違背事實。
  約瑟夫(Josephus, 37-c.100)的猶太古史中,記載摩西的軍事作為及統帥才能;聖經則缺乏敘述。不過,摩西從不自己打仗,所以不打敗仗。聖經說:“摩西因着信,長大了,就不肯稱為法老女兒之子。他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希伯來書11:24, 25)因為對神有面對面的認識,使他信靠神,有與眾不同的價值觀,作特別的選擇,影響了歷史。
  歷史中只有一個摩西,也不會有多一個約書亞,但迦勒這樣的勇士,老當益壯的勇士,卻是多多益善。祝神興起這樣的老一代!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