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聖經論語對讀(三六)

“多聞闕疑”與“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

石衡潭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為政2.18)

注釋

  子張:顓孫師,字子張,孔子弟子,小孔子四十八歲。
  干祿:鄭玄:“干,求也。祿,祿位也。”
  闕疑:存疑,對有疑問的東西暫且擱置不論。
  尤:過也,即錯誤。殆:危也。

呂氏曰:“疑者,所未信。殆者,所未安。”程子曰:“尤,罪自外至者也。悔,理自內出者也。”(朱熹.論語集注

愚謂多聞見者學之博,闕疑殆者擇之精,慎言行者守之約。

對讀

(大衛上行之詩。)耶和華阿,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我的心在我裏面真像斷過奶的孩子。以色列阿,你當仰望耶和華,從今時直到永遠。(詩篇131)
到了第六個月,天使加百列奉神的差遣,往加利利的一座城去,這城名叫拿撒勒;到一個童女那裏,是已經許配大衛家的一個人,名叫約瑟,童女的名字叫馬利亞。天使進去,對她說:“蒙大恩的女子,我問你安,主和你同在了!”馬利亞因這話就很驚慌,又反復思想這樣問安是甚麼意思。天使對她說:“馬利亞,不要怕,你在神面前已經蒙恩了。你要懷孕生子,可以給他起名叫耶穌。他要為大,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主神要把他祖大衛的位給他;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遠;他的國也沒有窮盡。”馬利亞對天使說:“我沒有出嫁,怎麼有這事呢?”天使回答說:“聖靈要臨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因此所要生的聖者,必稱為神的兒子。況且你的親戚以利沙伯,在年老的時候,也懷了男胎;就是那素來稱為不生育的,現在有孕六個月了。因為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馬利亞說:“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天使就離開她去了。(路加福音1:26-38)
馬利亞卻把這一切的事存在心裏,反復思想。(路加福音2:19)

解析

  子張問了一個很實際的致仕的問題,孔子的回答則十分寬闊。不是提供技術性答案,如今天厚黑學或潛規則,而是講為人處世的一般性行為。人要博文多見,世事通達,不要在疑點重重令人不安的事情上多費時間,就是自己所知道的那一點點,也要謹慎地去講,去做。這是致仕的必要準備。能夠做到這幾點,就會有致仕的機會。當然,這段話對於不求致仕的人也是通用的。
  關於謹慎言語,聖經中有很多教導。

“多言多語難免有過,禁止嘴唇是有智慧。”(箴言10:19)
“藐視鄰舍的,毫無智慧;明哲人卻靜默不言。”(箴言11:12)
“謹守口的,得保生命;大張嘴的,必致敗亡。”(箴言13:3)

利瑪竇說:

“夫口也,又心之藩籬焉,故經曰:守言即守心也。園無藩籬,外患即侵而毀之;心無口之禁,不止受外人之累,自亦逃而失己矣。舌毋先心,可也。吾未嘗不言而悔,只多有言之悔耳。”(畸人十篇.第五節)

  大衛是身經百戰且戰無不勝的君王,但他的行為也非常謹慎。他在神面前謙卑地承認:“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他知道人的智慧是有限的,人的經歷也不能保證未來,只能凡事仰望與倚靠神,安靜等候神。世界上有些東西屬奧秘,我們的頭腦是想不清楚的;有些事情重大莫測,也是非人力所能成就的。大衛只要知道他可以知道的事,就已經感到滿足了。對於那些我們永遠無法理解的事,為甚麼一定要耗時費力苦苦探索呢?“隱祕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申命記29:29)我們人的失敗,常常是太相信自己,太自以為是,太想搞定一切。
  馬利亞也是非常順服神,非常願意思想與等候。對於天使的話語,她並不是十分清楚其具體的意思,她只有默默地把所經歷,所看到的一切存記在心裏,隨着事情的進一步展開,她逐漸明白了神的旨意。
  孔子也敬天畏天,但在日常生活中,他還是多講人的方法與智慧。當然,他也很謙遜,沒有把話說絕對,只是提供了一種可能性,更多的則存而不論。聖經則更多講人對神的順服與信靠。不管是貴為君王,還是賤如貧民,他們都在神面前屈膝,都不敢自斷其事,自行其道。他們知道:神能使高貴者降卑,也能讓卑賤者升高。如此心態正是他們得勝的秘訣。(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