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農藝神學

于中旻

 

  又砍樹了!交通自然會受到不便。這是都市不免的事,在外行人看來,為甚麼要對好端端的樹大動殺伐?簡直是無事忙。
  城市美化街景,常見綠木高聳,濃蔭夾道。幕後維護的是“樹醫生”。我們看來茂盛壯觀的樹,經診斷為健康不合格,就加以修斫;有時就此砍除。
  在神的伊甸園中,罪惡敗壞還未進入世界之前,神就派定亞當作“修理看守”的園丁,想必還得耳提面命,親手示範教導。我們必得相信,亞當學習農藝技術之外,也領受了農藝哲學;甚或可以說,是最古老,最基要的神學,是農藝神學,也不為過!現代人好新務奇,各種以神學為名的學說,紛出雜陳,甚麼解放神學,領袖神學,靈修神學,苦難神學…自立名目,往好處講,也只是膚淺;那麼,提倡農藝神學有何不可?
  是誰說過:“神栽種了一座園子,該隱修築了城。”神聖的經濟學,應該不僅是供應人胃得飽滿,也該叫人思想學習功課。雖然未必是神制定課程表,但在墮落前初人的靈慧,應該足以使他領悟到使徒保羅所說的。

順從

  農藝神學,是種必有收。“不要自欺,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加拉太書6:7)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亞當不是今天受造為長成的人,明天就受引誘背叛神;他自然是安分工作了相當的時間,看看結果的規律,各從其類,如影隨形,代代相傳,應當可以觀察而得。神對他們伉儷照顧周到,不僅彼此有伴侶,更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2:16-18)環境美好,條件優越,周圍都是生命,真是福杯滿溢,超過所求所想。
  撒但來了,挑撥人類史上首件勞資糾紛。它表演忿忿不平:“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勞而不獲,太不像話了!進而建議夏娃為胃,為位而背叛神!

謙卑

  其次,林園不要成為叢莽,在於有一定“修理”的標準,不讓枝條長大變野了。
  修剪才可以成其高大:“田野的樹木,都必知道,我耶和華使高樹矮小,矮樹高大;青樹枯乾,枯樹發旺。我耶和華如此說,也如此行了。”(以西結書17:24)
  以色列的發展,敗壞,修理,就是歷史的農藝教科書。
  神從埃及移栽的葡萄樹,不想爬行結果子,竟然想作大樹!
  因其在地緣政治中,左右逢源,在巴比倫和埃及兩強之間,就企圖縱橫捭闔,朝秦暮楚;處南北通道,經貿發達,而致富圖強;雖然沒有甚麼“小龍”的稱號,倒一度確成為小獅子(以西結書19:1-6)。
  尼布甲尼撒王稱雄的資本比較大,土肥水豐,他的巴比倫夢,不以金頭昂揚為滿足,不以作為蔭庇列國的大樹而感恩;他“威勢漸長及天,權柄管到地極”,就驕傲起來。竟受神的刑罰,把他砍倒,只有樹墩存留,一世雄主竟成孺子牛(但以理書4:20-37);直到他轉迷開悟,承認“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憑自己的旨意行事”,知道如何持盈保泰,才再蒙恩。


尼布甲尼撒王成孺子牛
Nebuchadnezzar, 1795-1805
by William Blake, 1757-1827

  有時,神也藉一些小蟲,成全祂的使命。進入新約時代,猶大有一位分封的王希律,夜郎自大,作威作福,奴役臣民。被踐踏的人民迫而逢迎,不敢說王狂吠亂叫,匪夷所思,稱之為“神的聲音”。他竟然得意起來,歸榮耀於自己;神立即罰他,遣蟲子把大樹斫倒,使其不能再發布權威訓詞(使徒行傳12:20-25)。

義行

  看果子就知道樹。人行為的果子(以賽亞書3:10),表明他們的生命,決定其將來的結局。
  主耶穌說:“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馬太福音7:17-19)這裏不是說,表現出好行為的果子,就使人能夠有好生命;而是說,有好生命的證明,是經常結出好行為的果子,因為這是生命的原則。我們都必須自己思想:如果不能通過這果子的檢驗,就應該尋求主生命的源頭,賜給我們新的良善生命。
  不過,樹結出好果子,不是要宣揚自己,表明自己有多好,多麼有愛心,善行;而是為榮耀主。
  基督徒在世,唯一的目的就是榮耀神;“你們多結果子,我父就因此得榮耀,你們也就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15:8)

  美國宣教士倪維思(John L. Nevius, 1829-1893)倡導教會自立,自養,自傳,並且協助聖徒發展農藝,以達到以上的目標,是重要的智慧原則,但不直接屬本文討論範圍。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