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鳬尊

田立柱

 

  山東濰坊的金石家陳介祺的書中,有辨偽一節,說各樣的青銅器之偽造諸事,其中有“鳬尊”一器,有關它的偽造功夫,則是“別有洞天”的伎倆,就是在真器具當中,添加一些舊銅片所刻的文字,貼在這類器物的內腹部間,有不少這類的真假器物之混合者,因此獲大利。陳介祺寫此有點曝光性質,為了警告同行諸人,務必加以審視,避免上當受騙,這造假的行當,看起來在那時代也已經相當的專業化了。濰坊一地的仿造古舊青銅器的故事,也在此有的一記。在這個行當曾經有過“濰坊貨”一說,大概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吧。

  鳬尊之器,確實端莊大方,在西安的“兵馬俑博物館”前廳,曾有展出,雖然它並不屬於“兵馬俑”之內的器具,但是確實博物館的藏品之一,表現出寫實的格調,讓人有不同的感受,也與其他的青銅器有些“迥別”的味道。不知道屬於甚麼境況之下的作品,有甚麼的功用也是不得而知,只是端詳間,體會到一種優雅之風來。那麼古舊的器皿,似乎復活了其精神一般。因為在玻璃櫃之中,無法窺見真相,感覺是一件焚香的器物。那時候的人們,也會用焚香的方法,對空氣加以淨化了嗎?


鳬尊之器

  埃及的青銅器物件之中,也有類似這鳬尊之器者,那大約記錄下埃及的貴人們的生活的陪伴,或許加以想像還會聯繫到尼羅河流域的野生動物。聖經創世記之中,有一句話說到埃及之好,是和上帝的園子“相提並論”的,可見其生活品質的優良。筆者書寫至此其實有點想法,就是我們中國的文明並不孤立存在,也是有西來之風的輻射存在。自然這近乎臆想,缺乏實在的理據,卻也並非“無稽之談”,因為有不少的學者們,已經對此有過研究了。這不過是為此添加一件可能的器物而已,文化是流通的,接受外來的文明和文化,並且使自己的文化豐滿起來,其實不能說明自己的卑微,反倒能夠說明了本身文化的開放性,豈不佳美之事嗎?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