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人性

張恩惠

 

序言

  人性問題首由孔子提出,只有簡單的兩句話:“性相近也,習相遠也。”與孟子同時代的告子說:“生之謂性,食色性也。”告子是以人的生理闡釋性。孟子則認為人生而具有仁義禮智四善端,有先天向善的能力。比孟子晚了約八十年的荀子倡言“人之性惡,其善者偽也。”

  到了漢代,董仲舒認為人性是人的自然資質,善是後天教化之功。楊雄則認為人性是善惡混,修其善則為善人,修其惡則為惡人。唐代的韓愈總結前人論性,在其原性中說性的內容有五:仁義禮智信,因其搭配不同,結構有別而有上中下三品之性。中唐時,李翱主張“複性論”,認為性和情是不同的:“性藏於內,情形諸外;性與情不相無。”歷代以來,眾說紛紜,人性究竟如何,應從聖經審視。

一.上帝的創造

  至聖至善至高全能的上帝,創造了宇宙萬物,在六日創造的過程中,對每天創造所完成的工程,都審視欣賞並認為是好的。所以上帝所造各物無一不是盡善盡美,綸音既頒,萬端有緒。尤其是第六日造人,三位一體的上帝看為祂創造的巔峰之作,所以特別慎重其事,在造人之先,向天上千萬天使天軍宣告說:“我們要照着我們的形像,按着我們的樣式造人。”(創世記1:26)因此,這原人與造他的上帝非常相似。


上帝造亞當
Creation of Adam in the Paradise
by Jan Brueghel the Younger, 1601-1678

二.萬物中人最尊貴

  上帝造了人,將生氣吹在他的鼻子裏,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所以“人乃為萬物之靈”,在被造的萬物中,唯獨人蒙上帝賜他自己的聖潔,良善,公義,誠實,以符合人於外在的形象和樣式。這樣的人絕對是善性的,是完美的。上帝又從性善完美的人(亞當)身上取材料造一個女人(夏娃),二人成了良善完美的夫妻。他們是上帝所造的絕配。上帝看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世記1:31)。

  上帝事先特地造了美麗,喜樂,和平,相愛,純潔的伊甸園,把所造的人安置在園裏,這是最美好的境界。他們與至聖至善至高的上帝有頻密的交往團契,所以他們的善良,純潔,美質,不獨能保全,還可憑藉與上帝緊密的聯繫而日有進益(天人合一)。上帝器重祂所造的人,賜福給他們,派他們管理樂園,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活物。上帝任命他們為世界的總管,被造之物都在他們的管理之下,人何等尊貴!

三.撒但誘騙,始祖墮落

  如此完美的人性,居此完美的樂境,又有如此可貴的交往經歷,那蛇只提一個問題,說一句話,“上帝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你們不一定死,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創世記3:1,4,5)就這樣消解了初人的三大優越條件,誘使夏娃與亞當相繼背神(善)從蛇(邪),取罪而陷於死。惜哉!悲哉!

  亞當夏娃本性出自上帝,絕對美善,何以對上帝託付他們修理樂園要務,看守樂園的重任,如此鬆懈?對上帝諄諄告誡的禁果,竟然如此輕易棄守?

  造他們的上帝既然賦予重任,初人自必具超然智聰才能,絕不是由於不能勝任,諒必由於初人誠實,正直,心地光明,內無詭詐,不知警惕。是以乍遇比萬物都狡猾奸詐的古蛇,心受惑,眼被迷,只見禁果悅人眼目,上帝的委託和禁令全忘了,就這樣敗在撒但巧言欺騙之下。
  初人的本善本美,只因一次的方命干罪,就全然敗壞,成了罪人。從亞當起,以後所有由亞當而出的人,都是罪人所生的罪人,有先天的原罪和後天的本罪,聖經有許多這方面記載。“人從小時心裏懷着惡念”(創世記8:21),可見人生而有罪,人的本美本善之心被罪所轄制,失去行善的功能,正是使徒保羅所哀歎:“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7:18)因此人無論如何努力,始終達不到上帝至善的絕對標準。先知以賽亞說:“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以賽亞書64:6)耶穌告訴求永生的官說:“除了上帝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路加福音18:19)因為上帝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所以祂至善的屬性也永存,無人能達到至善之境。墮落的人類其性如何?聖經明確指出:“他們(世人)心地昏昧,與上帝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裏剛硬;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慾,貪行種種的污穢。”(以弗所書4:18,19)這就是世人的罪性和罪行的實況。

四.人性日益敗壞,盡頭終於來到

  挪亞時代人口增長,人道淪喪。上帝的兒子(認識神的人)隨意挑選人的女子,娶來為妻(輕賤他人),淫惡強暴,人欲橫流。上帝的靈逐漸撤離人間,於是人性更加敗壞。在上帝的眼中,人的罪惡很大,終日所想盡都是惡。地上滿了人的強暴,上帝為此心中憂傷。慈悲的上帝給人機會離惡遷善,叫義人挪亞造方舟,並一面傳義道。一百二十年辛勤的結果,竟無一人悔改。挪亞一家在那個時代,相對而言,未完全敗壞,所以上帝對挪亞說:“你和你的全家都要進入方舟,因為在這世代中,我見你在我面前是義人。”(創世記7:1)因此挪亞一家八口蒙拯救。至於怙惡不悛,與上帝為敵的當世人,上帝宣告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的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創世記6:13)

五.挪亞後裔,變本加厲

  洪水以後的人類是義人挪亞的後裔,他們的人性理應較洪水前的人優勝。但是挪亞也是亞當的後裔,當然有了罪性,隨着時間的前進,人口的增長,魔鬼千方百計的誘惑,罪性也伴隨着知識的增加而有了更多發展的機會,以致人類加速向着沉淪絕望前進。

  以色列人脫離為奴的生活,在曠野的日子,不須做苦工,受上帝照顧,衣食住行上帝供應,一無所缺。他們坐下吃喝,起來玩樂;白晝雲柱遮陽涼爽,入夜火柱照明溫暖,生活寫意。身在福中不知福,竟然怨言不息,爭鬧不斷;或為飲水,或為吃肉,或厭嗎哪,或行程取道,詆毀摩西,怨懟摩西,甚至向上帝發怨言,惡性盡顯,一覽無遺。更有甚者,昧着良心說大謊,倒黑為白,語帶咒詛說:“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耶和華的手下,那時我們坐在肉鍋旁邊,吃得飽足。你們將我們領出來,到這曠野,是要叫這會眾都餓死啊。”(出埃及記16:3)
  十二支派族長窺探迦南地,一同見證上帝應許之地的確是流奶與蜜,物產富饒之美地,卻向民眾報噩耗說那地是吃人之地,引發眾人起哄,向摩西與亞倫發怨言咒詛,要打死摩西與亞倫,有意返回為奴之地,大大藐視上帝,不信上帝的作為,屢次試探上帝,惹怒上帝,其惡至極,幸有摩西代求,乃得存活。但這一代以色列人,上帝不容他們進入應許之地,都必葬身曠野(民數記14:29,32)。

六.得入應許之地的新以色列人

  出埃及地的那一代以色列人,都死在曠野。唯獨約書亞和迦勒因為有信心又敬服上帝,得以同新一代以色列人進住迦南。約三百年的士師時代,以色列中無王,人民不遵守摩西律法,各行其是,是一個紊亂的時代。以色列人屢次背離上帝,以致屢被外族欺凌,深陷危險,民不聊生,哀求上帝救助。上帝興起大小士師前後共十二位,助他們脫離危難。危難一過,就忘了上帝的恩佑,故態復萌,因為惡劣的本性深植於其靈魂中。從基比亞匪類強迫利未人和他們行醜事不遂,轉而凌辱利未人之妻至於死,並由此引發以色列眾支派與便雅憫交戰,幾乎使以色列少了一個支派,足可看出人性徹底敗壞。

  列王時代,北國以色列弑君篡位屢見不鮮,忤逆上帝,違背聖約,君臣沆瀣一氣,舉國之民,一丘之貉,亡國前夕,一無是處。南國猶大之王室和社會,雖較比北方稍佳,但猶大王亞哈謝之母亞他利雅(北國亞哈王之女),殘殺孫輩,剿滅王室(唯約阿施蒙主保守),全無人性。她志在滅絕大衛嫡嗣,阻斷彌賽亞救贖計劃的實現,又引進異教來敗壞猶大百姓。瑪拿西在位五十五年,敗壞至極,殺害神僕,禍國殃民,罄竹難書,與北國亞哈同列最邪惡的王。

  先知書中清晰可見以色列人信仰糊塗,道德腐化,人性墮落。上帝管教以色列族,先後興起亞述和巴比倫,將以色列人和猶大人擄去。以色列族離鄉背井,身處異邦,歲月淒涼,歷經七十年,上帝使他們回歸故土,又興起以斯拉,尼希米,哈該,所羅巴伯等領袖復興他們的靈性,顯明上帝對他們不變的愛。可惜曇花一現,又回到此前,藐視律法,頂撞上帝,破壞祭事,污穢聖殿;在民間則充滿詭詐,休妻虐妻,以惡為善,否認上帝;連祭司也廢約徇人情面,與刁民,頑民,愚民一同腐敗(瑪拉基書記載),罪行惡性變本加厲。於是上帝再次管教,四百年悠長歲月裏,沒有為他們興起先知,沒有上帝的話語,沒有上帝的指示,眼前茫然,前景茫然,上帝所應許的彌賽亞悄然杳然,在羅馬帝國鐵蹄下度日愴然。上帝渴望以色列人在此情此景之下,懂得反省,痛改前非。

七.心性被罪挾制,怎能善

  當施洗約翰宣講悔改的洗禮時,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約但河一帶的人,都出到約翰那裏,承認他們的罪,領受他的洗,甚至連兵丁和稅吏也來受洗,並請教該如何過合上帝旨意的生活。一時以色列人從上到下,信仰和靈性似乎大得復興。

  可惜這不是實質的復興,這些人表裏不一。施洗約翰屬靈的眼睛看得很清楚,所以嚴厲指責他們:“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告誡他們必須真誠悔改:“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不要自己心裏說: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又警告他們:“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馬太福音3:7-10)

  施洗約翰下監以後,耶穌緊接着在加利利各城各鄉宣講上帝國的福音,顯全能,行神跡,醫病,趕鬼,顯明祂是上帝所應許的彌賽亞。跟從的人甚多,信的人也不少;但主耶穌發現硬心不信的人是更多,包括熟悉舊約聖經的法利賽人,文士,宗教領袖和民間長老。尤其是法利賽人和文士處處挑戰耶穌,時時尋隙,試探耶穌,為難耶穌。百姓硬心,法利賽人和文士更是剛硬的心兼邪惡的心。所以耶穌嚴責哥拉汛,伯賽大,迦百農這些不肯悔改的城市(馬太福音11:20-24)。又宣告文士和法利賽人犯重罪,有七禍(馬太福音24:1-36)。星期日高喊“高高在上和散那!”稱頌耶穌,四天後的星期五同一群人力竭聲嘶呼叫“釘他十字架”,多麼荒唐。彼拉多三番宣告耶穌無罪,猶太人卻催促彼拉多釋放為非作歹的巴拉巴,釘死耶穌。這種以惡為義,定善為惡,心裏沒有真理,怎能為善!

  耶穌復活升天,聖靈來了,撒但的作為和能量大受限制,人類的德行理應大有進境。遺憾的是人的心性被罪挾制,不能恢復人本初之原善。比照上帝給人定的標準,即使是敬虔的模範也遠未達標,就連合上帝心意的大衛,也一而再犯罪。羅馬書1:20-23指證人們存邪僻的心,故意不認識上帝,行不合理的事,心裏裝滿各式各樣的污穢邪惡,又付諸行動。他們雖知道結局必死,然而不但自己去行,也樂見別人照着行。至於有律法又得特別啟示的猶太人,並不比外邦人強過多少。聖經這麼說:“猶太人和希利尼人都在罪惡之下。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按上帝的標準),都偏離正路;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按上帝的標準)”。羅馬書3:8-9,人類的罪性一直在發展,不斷地在累積上帝的忿怒,似乎又將回到洪水以前的情況。

  從人相對的標準來說,有惡人,有更兇惡的人,也有窮兇極惡,死有餘辜的人;但世上也的確有好人,善人,見義勇為,當仁不讓者。所以,大衛雖然是在罪孽裏生的,在母親懷胎時就有了罪(詩篇51:5),並且在行為上犯嚴重的罪,上帝卻說,大衛是合祂心意的人。聖經還記載施洗約翰的父親母親都是義人(路加福音1:5-6)。約瑟是個議士,為人公義善良(路加福音23:50)。多加廣行善事,多施賙濟(使徒行傳9:36)。以及引薦保羅的巴拿巴等人。尤其是希伯來書第十一章所載的那些人,雖各有不同的軟弱,但瑕不掩瑜。

  至於非基督徒,從人的道德標準而言,也有善心行義的人,聖經說:“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裏,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馬書2:14-15)。古代中國聖王,聖人可作例證。

  中國上古聖王堯舜,聖哲孔子敬拜有位格,有意志,行公義,好憐憫的天,向天禱告,下詔罪己,近乎第一誡。中國歷代視孝親為百行之先,淫穢為萬惡之首,都符合誡命。堯舜禹湯凡行大事,例必先昭告上帝,可見之於尚書。孔孟荀曾的主張立論,皆旨在使人聞義,修德,履仁,行善。但是我們清楚看到,服膺這主張的人,確實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這是因為人肢體中有罪作梗。“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乃是住在我裏頭的罪作的…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羅馬書7:18-23)。簡而言之,心志與行為彼此為敵。對於這種痛苦使徒保羅深有體驗,也為有這種遭遇的信徒喊出:“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答案是主耶穌基督。

  聖經揭開了人性善惡的隱秘,是古今中國人論人性所不曾知的。所以,論人性要獲得真知灼見,必須從聖經入手。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