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愛—屬靈的理智

徐祥媚

 

  近來讀到一句使我頗為動容的話:“愛是唯一理智的行為。”這句話使我憶起蒙主揀選為基督徒以前的光景,並與今日對愛之體悟參照,思忖:受主恩滋潤至今,愛人如己之心是否不斷的滋長?我是否以愛為屬靈的理智,而非誤以世俗的理智為愛?
  我曾以抵禦的態度對待愛。愛在我偏誤的認知中是誤人的工具,愛使人喪失戒備,沈溺其中而不思上進。既得利益者責己重以周,待人輕以約,以市場機制設定翻身的門檻,再以愛制約他人,使人陷道德囹圄中。為了不縮限自由放任的經濟制度中的謀生手段,我所出身的環境講究的不是愛,而是適應:適應峻厲的定規,適應輕慢的相待,適應尖刻的批判。在適應中我侷限了自身的視野,我要求自己看盡鄙陋,卻將愛人與被愛的能力忘卻了。
  當我意識了愛在我生命中的匱乏,我渴慕能受愛的膏澤。我見愛自崇高的懷操潺湲而來,以沾溉荒瘠之地為己任。愛不憐惜其本質的高潔,執意滌蕩污濁,還給心靈本初的澄明。愛憐惜芸芸眾生,情願涓滴潤澤心田。一道清淺沒入土中,愛的有形生命的即終止,它卻已在流逝前昇華。我還沒有預備一顆柔軟的心愛人並接受愛以前,上帝差遣一位天使教導我—一位在愛裏重生,成長,茁壯,開枝散葉,如今得以庇蔭屬靈新生的基督徒師長。她告訴我:“當今世上存有信,望,愛,其中最大的是愛。孩子,為甚麼妳的眼裏盡是憤懣呢?”雖是懸問句型,語氣裏卻沒有責難,在她閃爍着基督徒之光輝的星眸裏充溢着溫柔。霎時間,我醒悟:接納愛並表達愛,較渴慕愛卻排拒愛更為理智。
  欲以最崇高的規準定奪人時,沒有人能憑藉毅力適應,唯有愛得以包容一切過犯。愛不是鍾溺,而是護持被愛者行在正道上,在人欲偏行己路時使他回轉歸向美善。在濁世中因着愛的流澤,我們得以堅定的信念作為盼望的基底,以對美善的殷望落實愛人如己的訓誨—這是長期浸潤上主大愛而得的體悟;決志受洗之時,我並未經歷性格的轉瞬性變化,而是在上主的雕琢磨礪之後才體認敬神愛人為人的本分與上帝造人的真義。
  初信即蒙恩典,我卻因感知疲乏愚鈍而不能發覺。我受洗於高中入學考前一個月,時值屬靈光景最為晦暗陰翳的隧道。我頗惶惑:前端是否有自天下潑灑而下的生命真光?作為基督徒,在理性認知上着實相信上主必明亮前途的漫漫夜路,但我卻無法感知上主的陪伴,因為疑懼的情緒淤塞了我的感官。我開始自我質疑,試探上主:我偏謬的行為與思想讓上主的救恩蒙塵,我豈仍配得祂的愛?何等不理智的愛心,毫無揀擇,氾濫施予!曾教導我以“信,望,愛”的基督徒老師對我輕聲說重話:“上主愛妳,愛任何境況中的妳。無論妳的思想陷溺到千丈之深的淵谷,或是妳的心智崩裂似片鱗碎甲,上主仍舊愛妳。妳何以不讓上主進駐心中來愛你?是因着這世上墮落的‘理性’嗎?”


德蘭修女
  而今我理解:屬乎計算的理智與屬乎愛的理智是不同層次的。德蘭修女(Mother Teresa, 1910-1997)曾說:“愛直到成傷。”便是因為在以愛為首位的價值觀中,視人的心靈受呵護為無可取代的崇高善果,故基督徒宜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敬神愛人。德蘭修女確實對愛有理性的認識,由其所言可見:“若我有一天成為聖人,我定會是‘黑暗’的聖人:我將長時間不在天堂,而在地上,為活在黑暗中的人亮起他們的光。”她終其一生愛人,並以實際行動為人服務,卻少有人回饋她以愛—她在全然付出以先已有此覺悟。然而,維繫於互惠機制的愛,出於世俗的價值觀,僅符合眾人的邏輯;誕生於捨己情操的愛,出於神聖的情懷,實踐上主要求我們“愛人如己”的訓誨—上主的勸勉具永恆之高度,世俗的損益估算不過僅存於短暫此生,孰更為理智,昭然可見。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以自我為中心,喪失細察上主賜予的愛之能力;如今我們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白白地在愛裏重生。神設立耶穌做挽回祭,是憑着耶穌的血—那用愛染成玫瑰色的血。世上承受因着人類濫用理性而造成的苦難,但也有撫平受遮騰之心的大愛。
  舉目向上望,哪怕愛至成傷,我們給予的愛永遠無法與主的愛相稱,既如此,涓滴愛心亦不肯付者才是最為不理智的!職此,神聖的主啊,求袮使我:不求他人安慰,只求安慰他人;不求他人諒解,只求諒解他人;不求他人愛護,只求愛護他人。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