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大衛王宮廷的喋血政變(二)

殷穎

 

一代雄主建國都於錫安堡壘

  大衛王是以色列王國皇冠上一顆榮耀的鑽石。他本是一位行吟詩人,一位琴手,一名英勇的戰士,一位傑出的軍事家與政治家,但更重要的他是深合神心意的受膏者。
  這樣一位雄才大略的君王,要建立王國的國都,當然要選一個堅固的城堡,耶路撒冷城矗立山頂,固若金湯,一夫當關萬夫難敵。當時此城由耶布斯人固守,大衛遂遣人由水溝中潛入,才能攻佔城的堡壘,因而名為大衛城,立為永遠的國都,並建造堅固的城牆。大衛登基時年三十歲,在位四十年,他在希伯崙作猶大王七年六個月,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與猶大王十三年。因耶和華萬軍之上帝與他同在,國力日見強盛,為以色列歷史上最強盛的時代。


大衛城
The City of David
© www.generationword.com

  奠都既定,大衛王便想為神建造聖殿,將上帝的約櫃安置其中,為其最大心願。推羅王還將黎巴嫩的香柏木運來,並送來許多木匠,石匠,要為大衛王建造宮殿。當祭司將約櫃運到時,大衛獻上牛,羊,並在耶和華前跳舞,歡呼。但神差先知拿單告誡大衛王,自出埃及後從未住過殿宇,都是在會幕中與百姓同在。而大衛為一位馬上君王,殺人無數,雙手血腥,不可為神造殿宇。此事日後便交其子所羅門王完成,但神必與他同在,使其國位堅固穩定。
  大衛行施仁政,善待仇敵之子,為民秉公行義,威鎮四境。大衛雖為一位戰略家,但每次出征前必先求神指示,故每戰必勝。四境綏靖安寧,為以色列歷史上最強盛的時代。

英雄難過美人關

  大衛一生戎馬,打出以色列王國的江山後,也應該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儘管外地仍有戰事,多由元帥約押統兵,大衛不需再御駕親征了。一日,他睡到太陽平西才起床,閒來無事,在王宮平頂上蹓躂,卻無意中看到宮外百姓院落中有一個美女出浴,此女體態俊美,容貌出眾,正在從容沐浴,大衛一時看得呆了,不覺色慾攻心,立刻差人去打探此女下落。手下告知此女為赫人烏利亞之妻拔示巴,而烏利亞正為大衛軍中的一員戰將,大衛心中暗暗為拔示巴叫屈,這樣一位美人,枉嫁一個不懂風情的赫人。派人招入宮中,拔示巴應邀而至,大衛色膽包天,遂擁美入懷,並未考慮此人為屬下武將之妻,竟讓拔示巴在宮中侍寢,且使拔氏受孕。大衛為要掩飾其罪行,急宣烏利亞晉見,大衛略詢前方戰況後,令其回家與妻相聚,但鐵漢烏利亞忠於職守,不肯回家,竟與其手下宿於宮門外。次晨大衛問他何以由遠地返回,不回家休息,烏利亞答:“神的約櫃與猶大兵卒皆宿於帳棚,主帥約押也與士兵宿於營中,我豈可回家與妻子團聚,此事我誓不為。”大衛無奈,賜以酒食,使其大醉,但烏利亞仍不歸家。大衛無計可施,於是修書一封讓烏利亞帶交主帥約押。信中命約押派烏利亞往陣勢險惡之地,然後將軍兵撤回,獨陷烏氏於險境,令其戰死。烏利亞死後,以噩耗走報大衛。大衛得知心病已除,便將烏利亞之妻娶回,納入妃嬪之列,但神對此事極不喜悅。


王宮平頂上的大衛

  這種淫人妻子,又借刀殺人的大罪,何以會發生在神寵愛的大衛王身上?大衛之干罪,只證明了一件事,人性的弱點無人可以勝過。雖神所重用之僕,也難以避免。美國近代兩位盛極一時的電視佈道家,皆因財,色而跌倒,也都一蹶不振,令人扼腕。大衛平時秉公行義,治軍嚴謹,其戰刀並不輕易殺人,但他生平最痛恨賣主求榮者,曾有二人賣其主人向大衛請功,因其所殺者皆為大衛的死敵,但大衛仍將賣主者斬殺,以示其恩怨分明,但事到臨頭,自己卻犯了大罪。可以輕饒嗎?幸爾大衛王有一長處,可納諫臣之言,先知拿單為顧忌大衛王的顏面,講了一個故事暗喻大衛的罪行,讓大衛自己定自己的罪。接着,直接指陳其罪,並責問大衛何以違背耶和華的命令,行祂眼中看為惡的事,並宣告了神對大衛的懲罰:“刀劍必永不離你的家。必從你的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你在暗處所行的事,神卻要在以色列眾人前,在日光之下,報應你。”大衛認罪說:“我得罪耶和華了。”拿單告以:“神已除掉你的死罪,但你因犯罪所生之子,必不能存活。”拿單宣告判決後離去。這是大衛犯罪得到的第一個惡果;他與拔示巴所生之子立刻病死。大衛雖為神所深愛之人,但神並不護短,犯罪便要懲罰,絕不寬貸。大衛犯罪後,在神前坦誠認罪懺悔,並寫下了詩篇三十二篇與五十一篇兩首懺悔詩,流傳千古,使人受益。然而先知預告他的禍事,均無一能免,大衛後裔間相互殘殺,逆倫出醜,其最愛之子押沙龍起而造反,要奪其大位,並在宮廷陽台上,公然在白日與大衛之妃嬪當眾親近,並將大衛逼走,王位幾乎不保,演出宮廷政變,大衛逃走如喪家之犬,沿途受人辱罵,備極羞辱。後其位雖得保全,但愛子押沙龍卻命喪槍下,讓大衛痛不欲生。神的懲罰都一一實現,絲毫不爽!


先知拿單直斥大衛之過
“Thou Art The Man”
by Peter Frederick Rothermel

大衛犯罪後寫下的懺悔詩

  大衛為著名的行吟詩人,詩篇中載有多篇名詩,皆為大衛所創作,其中尤以第二十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最為著名,無以數計的信徒由此詩篇獲得安慰與鼓勵,也為牧師在信徒臨終前最後宣讀之詩。但如論到感人最深,令人受益最多者,仍比不上大衛的兩首懺悔詩:詩篇第三十二篇與五十一篇。
  大衛在詩中坦誠認罪:

“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凡心裏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黑夜白日,袮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乾旱。我向袮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袮就赦免我的罪惡。”(詩篇32:1-5)

“神啊,袮是拯救我的神;求袮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我的舌頭就高聲歌唱袮的公義。主啊,求袮使我嘴唇張開,我的口便傳揚讚美袮的話!袮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燔祭,袮也不喜悅。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袮必不輕看。”(詩篇51:14-17)

  大衛在懺悔詩中所承認的罪惡,應是普世眾人所共犯的罪惡,這些罪即保羅所說的,在罪惡之律控制下,無人能免。因此大衛的懺悔詩,應為普世一切信徒都能在痛悔憂傷的靈感動下,共同祈禱的。
  神的僕人大衛其實應是每一位信徒在某些情況下的影子與代表,因具有肉身軟弱的信眾,皆難逃過撒但的攻擊。堅強如大衛,也會倒在撒但腳下,但大衛最值得人效法的是坦誠向神認罪,乞求神的恩寵與赦免,所以他這兩首詩為人人心靈深處的寫照與生命之鑑戒,也是大衛所有詩篇中的瑰寶。(下期續)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由小書齋到百合書屋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