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福音的侵略性

于中旻

 

  先說甚麼是侵略。聯合國對於“侵略”的定義,大致是:越過國界,改變政體,影響人民。這樣說來,人會對侵略有負面的形象,以為是惡的。有些敏感的人,故意加以藝術性渲染,延伸出經濟侵略,文化侵略,宗教缺略等,凡他不喜歡的,都當作不好的。當然,也有些強權國家,正在進行侵略,並不改變其如此作,只是換個說詞,包裝。
  不過,我們還是不必多涉入“人心比萬物都詭詐”的事實,單從語言方面來說。如果純以語詞是中性的,侵略並不都是壞事。因為“侵略”與“保衛”是相對的;一是積極行動,一是消極行動,這樣來看,事情就簡化得多了。或許有人不喜歡這字眼以為醜惡,特別中國自十九世紀以來,吃帝國主義列強侵略的苦太久;可想聖經如何說到復活的基督:“祂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將各樣的恩賜賞給人。”(以弗所書4:8)何堪基督會“擄掠”!其實,喻詞是藉意象表明基本的真理。
  我們且說福音的侵略性,希望沒有誰對此誤意。福音是愛的侵略,是光的搶掠。人類歷史上,最偉大,最重要的事件,是福音入侵這黑暗的世界。這是基督耶穌的道成肉身。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被聖靈充滿,發出美好無比的預言詩:“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裏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78,79)相信的人,誰肯迷失這光明溫暖呢!

  神創造的宇宙和萬物,原是好的。因為始祖違背神,罪進入了世界,死亡因罪而來,魔鬼就成為佔據世界的王。我們屬神被拯救的人,是光明的子女,絕不承認黑暗的合法性。復活的主基督向門徒宣告:“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翰福音20:21)這“差遣”也是軍語,是“派遣軍”的意思,其使命是侵略黑暗,把福音傳給人,得人脫離撒但黑暗的權勢,進入光明的國度。得救的人,出滅亡而進入永恆的福分,所行是凱旋的道路,必須經過侵略的靈戰而得勝。
  耶路撒冷的門徒,領受了這使命。從懼怕的關門自守,改變為喜樂的團契,抱團取暖,契合無間,自然是好事。可是他們沒有侵略性。直到遭受迫害,才開門出去。不過,那不是報復的迎戰,而是遵從主的差遣,傳揚主大能的福音。使徒保羅說:那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它都順服基督。”(哥林多後書10:4,5)
  因為人嫌惡“侵略”這語詞,正給政客們顯手段的機會。其語詞魔術之一,是提出“人權高於主權”的說法,拿別國的人權問題大作文章。不過,那是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忽視自己眼中的梁木,完全表現兩面不同的衡量標準。當然,這話不是絕對錯誤,但應該只是神能這樣說。人受造而平等,應該各自有尊嚴自由的生存,這是人權的基本觀念。四大自由是:信仰的自由,言論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缺乏的自由。
  人權普遍的被侵犯,是跟歷史同樣久遠的事。因為人類社會有共同生存的需要,就形成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統治者常以為善待被統治者,是他的恩惠,人權可以予取予奪。那惡者可不是容易對付的,主耶穌稱它是強暴的“壯士”,全副武裝,看守自己的家宅。沒有那惡者的邀請,也不是參與它的分贓會議,大能的主就入侵,遠不是它能夠同意的;主捆綁那壯士,擄掠那惡者(路加福音11:21-23)。得勝的主並不是要祂所擄掠的人來作為奴隸,也不是把他們轉賣;而是要解放他們,使他們成為祭司:“叫我們既從仇敵手中被救出來,就可以終身在祂面前,坦然無懼的用聖潔公義事奉祂(路加福音1:74,75)。
  神的合理統治,在於世界是祂創造的,也是屬祂的。所以不論甚麼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都不能限制祂。福音就是這樣。福音本來就是“不合法”的;因為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世人的法,不會合於福音。聖經說:“耶和華是審判我們的,耶和華是給我們設律法的,耶和華是我們的王。”(以賽亞書33:22)不信的世人,怎會有可能合神的法?
  耶路撒冷的初期教會,因傳福音受到拘捕。面對當權的宗教人,彼得和眾使徒回答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你們掛在木頭上殺害的是耶穌,我們祖宗的神已經叫祂復活;神且用右手將祂高舉,叫祂作君王作救主,將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賜給以色列人。我們為這事作見證,神賜給順從之人的聖靈,也為這事作見證。”(使徒行傳5:29-31)這是說,教會有更高的義務,是順從至高者的權柄;為此,信徒惟有順從,聖靈也支持聖徒的順從行動,不論其遭受如何對待,這侵略黑暗國度的使命,是不可能妥協,也不能違背的。
  誠然,基督徒是奉復活主的使命,傳揚和平的福音。但這世界是服在撒但的手下,“光照在黑暗裏,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或作“不能勝過光”;世界的王矇蔽了人的心眼,使他不能欣然接受,神的恩惠。也就是說,撒但拒絕承認人的合法歸屬;所以這侵略戰爭就不可避免。
  為了這個緣故,軟弱的保羅,被視為“如同瘟疫一般”(使徒行傳24:5),意思是到處侵染,雖然被捆綁,但神的道卻不被捆綁。基督大愛的激勵,為使徒保羅提供了侵徹的動源。他豪氣干雲的說:“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我開了,並且反對的人也多。”(哥林多前書16:9)這完全是侵略銳猛,因為只要肯關門與世無爭,就不會有甚麼麻煩。只是那不是保羅,不是傳福音的使徒。他奮勇西征,不到三十年的時間,“如今在這裏再沒有可傳的地方”,他切心盼望往士班雅(羅馬書15:23,24),就是西班牙,是當時所知陸地的邊限。我多麼希望,基督徒都有這樣的心志,勇猛直前!
  你可見過失去鬥志的基督徒嗎?他們像鈍刃,殘火,使基督蒙羞,叫撒但歡喜;無心於外侵,只着意內鬥;使教會成為虛耗的機關,自己得過且過,最好不作一事,也無心這樣作。他們只以地上的事為念,並不思念天上,沒有任何屬天的記號。可憐!簡單說,那就是失去“基督徒性”,是無光的燈,失味的鹽。一個適當的問題:怎能叫他脫出這樣的困境,揚起真理的旌旗呢?只有回到各各他,經歷五旬節,才可成為基督見證的軍隊。十字架福音的大能,廉頑立懦,叫信的人不安於現狀,安逸的坐在帳篷裏,而是奮起作侵略的勇士,佔領黑暗的國土,使其成為光明的國度,直到主的國降臨。阿們。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