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聖賢之心

亞谷

 

本心之明,皎如白日,無有有過而不自知者,但患不能改耳。一念改過,當時即得本心。…蘧伯玉,大賢也,惟曰:欲寡其過而未能。成湯,孔子大聖也,亦惟曰:改過不吝,可以無大過而已。有皆曰:“人非堯舜,安能無過?”此亦相沿之說,未足以知堯舜之心。若堯舜之心而自以為無過,即非所以為聖人矣;其相授受之言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彼其自以為人心之惟危也,則其心亦與人同耳。危,即過也。惟其兢兢業業,嘗加精一之功,是以能允執厥中,而免於過。古之聖賢,時時自見己過而改之。是以能無過,非其心與果與人異也。(王守仁寄諸弟書)


王守仁

  王守仁(字陽明,1472-1529),是歷史人物中近於完人的哲學家。他資兼文武,功業蓋世,而且在心學上的成就,無人能及。日本明治維新時的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腰間懸個牌子,上面刻着“一生俯首拜陽明”。可見對其崇仰之深。蔣介石先生早年去日本,也接受了陽明學說。特別是王陽明屢次破賊建功,說過“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而蔣自己五次督師剿賊匪,不僅沒有成功,還潰敗逃難臺灣!二賊都未克破,實在不得不加思省。到臺北後,蔣退居近郊的地方名叫草山,又查得王陽明恰巧和他同一天生日,在十月三十一日,於是給草山賜名“陽明山”。
  睿智的陽明先生,知道中國人的毛病,是空言不行;因此,倡“知行合一”之說:“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行之明覺精察處即是知。”沒有甚麼好爭辯的。只是文人總愛把勝負看得比是非還重要,真理就難以顯明了。他有常被引用的名言:“人生大病只一傲字”。這就是被蒙蔽的真正原因了。
  陽明是一位誠實君子,治學嚴謹。他早年廣為人知的事件,卻是發生在對訓詁的錯誤,把大學的“格物致知”,按照朱熹的傳統解釋,去格求萬物之理。化了七天七夜,去“格”竹。說來問題出在小學上,“格”的字義,應該是“格拒”物欲,才可以跟下文的“正心”相應,進二達到修齊治平的理想。後來陽明想是明悟了,有他在心學上和一生功業的成就。
  從簡單的推理,陽明排“相沿之說”,不肯人云亦云。“人非堯舜,安能無過?”開始堯舜聖人無過的命題,就是錯誤的假定。如果真是有人會是無過的話,所謂“人心惟危”的“危”,從何說起?他說:“危,即過也”。人知道自己有犯過的可能,才會兢兢業業,作精一之功,避免有過,而“允執厥中”。用陽明自己的話說:“如過危橋子”。因此,連孔子也可能犯錯,要在先承認自己有錯,才可以移眚去錯。
  “本心之明,皎如百日,無有有過而不自知者”。這是他的想法。有一天,雨後坐轎子外出,陽明覺得轎子左右搖晃,不如平常安穩。從轎帘縫中,看見轎夫的腳上穿了新鞋,儘量在報名路上積水的小窪;再過一陣子,就平穩了,因轎夫已經習慣了踏泥窪了。可見謹始慎微的重要。
  有一次,陽明經過街上,看見兩個人在爭吵:互相嚷叫:“要憑良心啊!”“你沒良心!”“你,沒良心!”陽明先生對跟從的人說:“聽見未?他們是在講學呀!”原來“良心”是個假定的天平,即使器對了,還有用的實際問題,就像墨子所說的,先要有公,才可有平。回到太平的比論,公是天平中間的立柱,必須不偏不欹,橫向才可平允;也就是說,人與神的關係正了,人間才會有平;其次,就是各人在放自己囊中不同的砝碼,並不會平允可靠。這才是問題的所在。
  還是那句話:問題的中心,是心中的問題。
  良心失衡日久,是因為物欲的塵灰在上面,久積難除。有人頗不恭敬的稱這種次文化為“醬缸文化”,對貪污腐敗略加文飾,形成了“貪而不汚,腐未必敗”的觀念;因此,良心變為不溫不良,哪裏還能作為準衡!
  陽明不是不曾想到,“聖賢”與常人無異,只是沒有進一步解決,所謂“本心之明,皎如白日”,並不是事實如此;“惟因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根本無以解決。因此,匪僅“患不能改”,也是確有“有過而不自知”的事,而且是普遍問題。問題的中心,是心中的問題。
  陽明“知行合一”的道理,真對付中國文人三千多年的積塵,知行有距離,而且時或相對;但解決方案在哪裏?且不說別的案例,單講“齊家,治國,平天下”吧!堯,舜,禹,湯都是所謂“聖人”,雖然我們沒有足夠的歷史記錄,像後世天子的起居注,但知道他們的哲嗣都有毛病,而且是不小的毛病!堯,舜的太子都不肖,夏禹的兒子啟,公開發明了家天下的制度,商湯的兒子被權相伊尹免職下放,經過改造後復位。好人元首還不能齊家,怎能期望後來的最高領袖,好到哪裏去?如果根據同樣理路,逆推來說:國之不治,由於家之不齊;身之不修,心之不正…那還得了?歷史的真實記錄,都得被列為禁書了!
  不過,陽明先生幾乎碰觸到聖經所說的:“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3:23)墮落的人,是心的敗壞:“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耶利米書17:9,10)
  現在該談到的—不是自救,正如落水將要滅頂的人,需要上面來的救援。聖經這樣說:

到了神我們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愛顯明的時候,祂便救了我們—並不是因我們所行的義,乃是照祂的憐憫,藉着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聖靈就是神藉着耶穌基督我們救主,厚厚澆灌在我們身上的,好叫我們因祂的救恩得稱為義,可以憑着永生的盼望成為後嗣。(提多書3:4-7)

  惟有聖靈更新信的人,有新生命,才可以進入真理,而且靠主活出真理,是真誠的“知行合一”。
  願我們時常在神面前禱告:“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裏面,有甚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篇139:23,24)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