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以廉為恥

于中旻

 

  早前常有人說:“勤能補拙,儉以養廉。”現在很少人說了。相反的,節儉成為見不得人的事。因此,“豪華”取代傳統的“物美價廉”,成為廣告的新“寵語”。
  美國有個連鎖店叫“Pay Less”,可翻譯作“買賤”。去那裏買些貨品的人,或許是不得已而為之,有的儘快把包裝丟掉,或外面另加包裝,免得給人看見不好意思。巧在新加坡有個連鎖超級市場“Fair Price”該翻譯為“平價”,生意可挺不錯的,至少眼前如此。可見東方人到底還沒到逢洋必崇的地步。
  “以廉為恥”的風氣,似可解釋為甚麼不提倡“儉可養廉”了。美國流行消費文化,特別是電影明星之類;一般人效法他們的低賤品德,也連帶模仿其高價消費;以為外面的高價華美,可以遮蓋裏面的低賤腐敗,就是“富而有名”(Rich and Famous)的文化。
  其實,聖經化的生活原則,非常簡單,是說原則就是非常簡單:神賜有最基本是生活需要就夠了:“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提摩太前書6:7,8)這是感恩敬虔的生活,自然就不涉及發財圖利的道路,也遠不是啥“發達神學”的教導。
  工商業社會,講究的是價格觀念,以低為賤,以高為貴。其實,低賤與高貴很多時候,是價值的分別,並不像價格那麼簡單。如果還承認有品德這回事,就能夠領會不能以數字決定一切。在美國幽默作家馬克吐溫筆下,曾經描述兩個孩子對話;其中一個說:“你那麼聰明,為甚麼不發財呢?”那是“鍍金時代”(Gilded Age)的標準想法。問題是,今天的大人們也作同樣想:錢多,代表智商高,其思想是對的;錢多,也代表品德高,其作為是好的。錢講話,聲音響亮;推而言之,是應該跟着向前跑,快跑!
  聖經更教導我們,不要注目地上的事,要仰望天上,遠見未來。

卑微的弟兄升高,就該喜樂;富足的降卑,也該如此。(雅各書1:9-10)

嗐!你們這些富足人哪!應當哭泣,號咷,因為將有苦難臨到你們身上。你們的財物壞了,衣服也被蟲子咬了。你們的金銀都長了鏽,那鏽要證明你們的不是,又要吃你們的肉,如同火燒。(雅各書5:1-3)

因為人對於財物的觀念,決定他處世為人的行動。財物不是固定的,使用的正確,才是最重要的。

  據可信的消費統計,現今的中國人,從最大的旅遊目的地,成為最大的旅遊人群,消費也最高!當然,這是改革開放好一方面的結果。不幸,這消費群中,有很多是“官二代”和“富二代”,他們所花費的是怎來的,頗有疑問。

  且回到旅遊的話題。從前交通不發達,旅行或“被旅行”(時下流行的後白話文),如果可能的話,大家寧可以眼代腳。沈周(石田)臥遊圖冊,黃公望的富春畫卷,或其他山水畫,可以賞目寄情。這代人呢?代之以照相;各種形式的相冊,或放大的壁上展示,背景多是海,陸,空的龐然大物,比人偉大的多了,人反成了點綴。
  十九世紀的美國,不以貧為恥。出身木屋的林肯,更為大眾所景仰,幾乎到崇拜的程度。粗獷的傑克生(Andrew Jackson)總統,更以毀滅所謂“怪獸”為職志,就是取消國家銀行。那個時代,也是敬虔節約和品德的時代。

  鍍金時代的到來,使金錢登上權威的寶座。更糟的是,把消費刺激生產的理論,應用到最可怕的方向。二次世界大戰,使美金發揮最大效力,更不幸的,領袖們發現製造販賣殺人武器,是獲利最快,回報最豐的途徑。於是形成了邪惡的三部曲:藉理由,造謊言,傾銷存貨過多的武器;向人民要錢研發新鮮的武器;中間再作“好人好事”,協助重建所摧毀的國家。於是美國領袖們,既可誇口兩次拯救世界,又成為全球出口武器最多的國家,比起落在其後的九個國家加起來還多!無原則的侵略戰犯,相繼坐上了領袖的高位;提倡節約國庫開支,使全民經濟豐富和平的節儉領袖,如:卡特(Jimmy Carter)和克林頓(Bill Clinton),為國家省得數以千億計的美元,大都不得軍火老闆們的歡心。可恥的是近年綁架民意的選舉,弄出個素行不端,不學有術的領袖:其人無原則的弄錢,自己揮霍無度,還勾結軍火商的巨頭,大幅增加軍費支出,妄圖稱霸世界。更不幸的是,很多基督徒,在倫理上冷淡,對大奸巨惡自然不察,則熱心盲從;如此看來,頗有可能將要成為神的“刑鞭”,懲罰自私不顧別人,唯我是尊,唯錢是視的一代。
  中國人有句“經典”的俚語,說“三長兩短”。你極可能聽見人或自己也說過。可你知道是怎麼來的?原來中國人除了王公將相,可以用得起石棺金棺而外,普通人民能用得上木板棺材就不錯了。其基本結構,是六塊木板合成的箱子,四長兩短。三長兩短構成箱子,到蓋棺未必論定,再加封上面的一長。這樣流傳下來,就成為避諱言死的代用語詞。有一件肯定的事,無論如何豐厚的陪葬品,只能為盜墓賊受惠,或出土後作為古董,從來死者不能真彁帶走。


洛克菲勒
  現在,說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 1839-1937),這位慈善家說過:“我相信自己的責任,是照神所託付的恩賜,賺錢,賺更多的錢,憑良心的用於人類同胞的利益。”這仿佛是約翰衛斯理千古高調的迴聲。約翰衛斯理以節儉知名。他晚年的日記中記載:“早年時,我年收入三百英鎊,用於我的人食馬料三十英鎊;後來年收入三千英鎊,人食物馬料的開支,也是三十英鎊。”不過,洛克菲勒那位正牌“發達福音”(Gospel of Wealth)的創始人,最為人熟知的名言,還是他說的:“人死而富有,是最可恥的。”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