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秦城監獄關押過的兩位即墨人

北郭居士

 

  秦城監獄位於北京市區北部,燕山東麓,西面群山重疊,北,東,南面則是一望平川。秦城監獄是中國當代最著名的監獄之一,曾關押過眾多高級別囚犯,有“中國第一監獄”之稱。
  秦城監獄前身是北平第二模範監獄(功德林監獄),位於德勝門外功德林廟街一號,專門關押重要犯人。1955年根據公安部長羅瑞卿的指示重新選址修建,新址位於北京市昌平區小湯山鎮附近秦城村,因此將這座監獄習慣稱呼為“秦城監獄”,1960年建成開始關押犯人。“南橋北秦”,指的就是上海的提籃橋監獄和北京的秦城監獄,兩座監獄都是以囚禁高官與名人而著稱於世。

  秦城監獄一開始就由國家公安部直屬管轄,先後關押過晚清乃至老民國北洋時期至國民黨的一些首要人物和戰犯,各類大案要案的案犯,美蔣特務等,再有解放後歷次運動中落馬的中高級領導人物。
  秦城監獄曾經先後關押過兩位即墨人:一位是韓慶恂(1913-2001),即墨區金口鎮棗行村人,其堂兄韓慶堂是當年的武術狀元,杭州國術館著名武術教練。他跟隨堂兄在杭州學武時,被國民黨軍統總部選拔進入軍統核心內勤,逐步升遷至軍統上校銜高級特務(軍統最高軍銜為少將),先後在軍統闖蕩十六年,是軍統局長戴笠手下的得力幹將之一。1936年十二月西安事變發生後,韓慶恂曾經奉戴笠指派為小組長,帶領三十名內勤特務看押過張學良二年。1939年元月,韓慶恂等三人跟隨戴笠,到香港兩次刺殺跟隨汪精衛投靠日本的鐵杆漢奸,時為香港南華日報主編的林柏生(兩次刺殺均未遂,林先後擔任汪偽國民政府行政院宣傳部長,安徽省長兼保安司令等職,是汪精衛的心腹和汪偽政權主要成員之一,1947年10月8日被蔣介石國民政府以漢奸罪在南京處決)。1949年國民黨敗退大陸時韓慶恂看到國民黨大勢已去,拒絕跟隨去臺灣,於1949年秋天回到家鄉當時的即東縣棗行村,隨即到即東縣公安部門進行國民黨軍政人員登記,投案自首交代了自己的軍統歷史。1950年春天被公安部派員逮捕,自此數十年與家人斷絕了聯繫。直至1975年第七批(最後一批)特赦國民黨軍政人員時,公安部門才告知家人韓慶恂在北京秦城監獄服刑。韓慶恂被特赦後繼續留在北京,由公安部內部控制,直至1984年才通知即墨有關部門,將其領回即墨原籍。韓慶恂回到家鄉和家人團聚時,已經是七十多歲的老人,他人體格高大硬朗,經常幹些力所能及的農活。當時國家對這些特赦人員有一份生活補貼,使他們安度晚年。即墨縣政協聘請韓慶恂為五,六,七,八屆政協委員,為政協文史委撰寫了不少他所經歷的國民黨軍統內幕史料。2001年,韓慶恂在家鄉去世。

  即墨另一位曾經多年關押在秦城監獄服過刑的是于民一,又名于秉南,1914年生,即墨區鼇山衛街道新河莊人。上世紀三十年代初期于民一在即墨縣立中學師範速成班畢業後,在即墨城裏的後庵街小學擔任教員,期間國民黨中統在即墨小學教師中發展地方組織時,于民一被發展為中統外圍組織“三民主義革命青年社”成員。七七事變後抗日烽火席捲膠東大地,于民一和即墨的廣大教師青年學生一起,加入到國共合作共赴國難的抗日遊擊隊中來。于民一和即墨城東關的江濤,鼇山衛的張仙洲,馮廉生等人最先參加了由青島滄口鐵路支部幹事,國民黨員孫殿斌拉起的第二縱隊,任中隊指導員。1938年秋天,孫殿斌在即墨東部的三個支隊被韓炳宸兼併後,韓炳宸又帶領所部投靠了駐即墨城的日偽軍。于民一恥於當漢奸跟隨日本人助紂為虐,憤而脫離該部西去劉家莊,投奔與中共失去聯繫的李兆歧魯東行轅特務團,擔任連指導員。期間由李兆歧介紹,和已經恢復黨組織關係前來策劃特務團起義的嶗山王家泊子王雲九認識(王雲九在其回憶錄中有記述,原件現存城陽區檔案館)
  1938年冬當特務團起義北去黃縣根據地後,于民一在八路軍六五團擔任連指導員職務。1939年三月六五團在審幹時,團政委王雲九將于民一等七八名有國民黨員和國民黨嫌疑的人,送膠東軍校去學習。于民一由於在軍校期間學習積極,表現很好,在七月被發展為中共黨員,由此于民一成為鼇山衛最早參加中共的共產黨員。軍校學習後于民一被安排在膠東大眾報社擔任校對和編輯工作。抗戰後期于民一被調離膠東,去沂蒙山區山東分局大眾日報社工作,擔任報社總務科科長。1945年春于民一奉命到山東分局黨校學習(整風審幹),恰逢原六十五團政委王雲九也來分局參加整風學習,在王雲九的證明和引導下,于民一深刻交代了自己參加國民黨中統外圍組織的問題。1945年秋天山東八路軍主力奉命進入東北,于民一跟隨山東分局機關和八路軍一一五師總部,由龍口渡海去東北民主聯軍總部擔任宣傳工作,先後擔任安東日報社印刷廠廠長,遼東日報社新聞學校秘書主任,東北日報社業務科科長,東北人民政府財政部教育科科長和中共吉林省委宣傳部理論教育處處長等職務,行政十二級。1955年冬天肅反時,他的歷史問題被再次提起,1957年六月省委五人小組錯誤的將其定型為“歷史特務”,開除黨籍後調出省委機關降職使用。同年七月反右鬥爭開始,人民日報社論“在肅反問題上駁斥右派”公開點名批判了于民一,使得于民一的歷史問題進一步激化。十一月,經五人小組重新決定:“將于民一清除出黨,送勞動教養”。由於于民一不服處分,多次上告,於1960年被判刑七年。“文革”開始後于民一即將出獄,有一起關押的犯人舉報他認識劉少奇,彭真等人。有關部門秘密將于民一轉到北京,準備讓其揭發劉,彭等人的問題。結果,于民一揭發了許多有關江青的問題。當時的公安部長謝富治發現後,將有關揭發江青的材料銷毀,把于民一長期關押於秦城監獄。
  打倒“四人幫”以後,吉林省公安廳在審案時發現了于民一案的問題,向黨中央打了報告:認為于民一在“文革”期間也是受迫害的,於是中央“三辦”指示對此案進行複查。經反覆審查後,認為當年五人小組的決定是錯誤的,應立即解除對此人的關押,恢復組織關係,對長期關押造成的精神分裂症,應送精神病院治療。
  1987年8月28日,中共吉林省委宣傳部為于民一的歷史問題進行了徹底的平反,平反書中最後說:“經覆查,于民一同志的歷史是清楚的,肅反中將其定為歷史特務,實屬錯案。經省紀委批准,撤銷原省委五人小組所作的結論,徹底為于民一同志平反恢復名譽,恢復黨籍,黨齡連續計算,恢復原行政十二級工資級別。”出獄後于民一由於長年關押已經失去工作能力,有關部門為其辦理了離休手續,上世紀九十年代在長春去世。


有中國“第一監獄”之稱的秦城監獄大門

 


1975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宣佈特赦釋放全部在押的國民黨戰犯和軍政人員
圖:秦城監獄特赦釋放大會現場

 

1987年8月28日,中共吉林省委宣傳部為于民一平反的決定
圖:中共即墨市委黨史研究室存件
(點擊放大瀏覽)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