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少女的祈禱

陵兮

 

  我覺得好開心,又好陌生的回到了這個少女時代的城市:那個晨曦和日落的淡江,薄薄的霧紗輕鬆的遮住了遠山,現代化的汽艇替代了點點的漁帆;渡船碼頭的熱鬧氣氛,不能索回過往的寧靜!
  古早味的食物和老店並沒有挑動我的食慾,更不能令我的味蕾共震!因為我從未見過這麼多的食品,也沒辦法回憶跟它們的連繫!倒是學校住宿的飯餐:竹簽魚,青魚,秋刀魚及簡單的祈禱,快速的開動令人驚嘆女生餐廳紀律對於我的新經驗。
  開始學會自己洗衣服,燙制服,晚自習後要去琴房練琴,Sonatina,John Thompson… fingering配上北風吹着的古老玻璃窗搖動的聲音,我恨不得馬上丟下琴不練習就跑回宿舍去!“不行!媽媽替我繳了這些額外費用:鋼琴老師,琴房租用…”我勉強忍住淚水練習完才離去。
  私立學校的新鮮是有宗教課程,有崇拜及晨報間的廣播及訪問老師,校長的節目,我覺得很親切,友善;尤其是留在宿舍的週末,我們圍坐在床上分享故事也吃一些南部同學家裏帶來的點心和崗山花生米,好自由自在一起在校園裏,漸漸地沒有那麼害怕這個陌生又可愛的學校了。

  那一天,是我們上宗教課的第一天,一位高大英武的男老師進來,在黑板上寫了一行英文: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
  然後他就開始唱起歌來,聽聽就是重覆的說這一句!我們都安靜的聽,不知道這個學期的課程是甚麼?!
  純德的女子籃球隊非常出色,淡江男生的美式足球超級棒,我們都有機會看到這些比賽!
  更難忘懷的是那個立體的聖誕節崇拜:樓上閣樓的詩班有校長陳泗治先生指揮,樓下的三博士帶着禮物:黃金,乳香,沒藥隨着“東方三博士”的音樂向前邁進,直到台前,獻給約瑟及懷抱着聖嬰耶穌的馬利亞…那天晚上我回到宿舍久久無法忘懷…
  這種宗教教育及音樂竟然影響了我的一生:在十八年的教育生活中,韓德爾的“彌賽亞”神曲,聖經故事中用影子戲,擺聖景甚至到大會堂舉行改編的音樂劇“Oliver”不過都是從這裏孕育出來的嗎?我繼續漫步在這裏尋索…

  那個淡水老街,路寬了,店舖整齊摩登得不能找到它們的古早味了!有禮貌的售貨員,免費大方的試吃樣品令我感到非常溫暖,有點賓至如歸的感覺⋯但我還是在尋找一點失去的東西!
  正在繼續向前走的時候,猛然發現一位略胖的中等身材的短髮女士擦肩而過,我好想叫她一聲:“唉!林白燕!好久不見了!妳還好嗎?”白燕那一頭的捲髮,滿額的汗珠,可愛的笑容吸引着我每次經過老街去搭小火車到臺北時都會駐腳找找看她有沒有在老街的店舖裏幫忙看舖,她是我高中一年級的同班同學!
  媽媽的執着,送給我淡江的教育卻是開啟了我一輩子的生命渴想:宗教,敬拜和音樂的人生。
  住在宿舍裏,生活紀律除舍監外,我們還有兩位高班大姐姐作我們的室長,給予學習的典範…
  到底為甚麼找不到逝去的時光,和曾經熟悉的曲子呢?為甚麼“少女的祈禱”那個曲子成為了倒垃圾的呼籲?是否時移事轉,少女已經不再了呢?那又何必再現一次“少女的祈禱”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